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大隋女歌 > 第202章 皇后之危(二)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02章 皇后之危(二)

独孤皇后倒下后,大兴宫也陷入了沉迷中。她倒下,或许就是皇子们改变各自命运的开端。

一昏迷就是多日,中途会醒来,但都是昏昏沉沉接着又睡了下去。

得知独孤皇后病危,远在封地的皇子们都赶回了宫中探望。众多皇媳,也常聚永安宫陪伴。

只有凤茵,从独孤皇后倒下的那一刻开始,就寸步不离的守着独孤皇后,睡觉都睡在了独孤皇后寝殿里的软榻上。

独孤皇后每回在夜晚醒来,最先看到的人就是凤茵。众多皇媳眼中的晋王妃,不过是一个虚情假意,为了讨好独孤皇后而充满心机的女人。

只有昏迷的独孤皇后自己心里明白:一直守候在身边寸步不离的皇媳给予自己的是真情实意。

凤茵能在自己倒下后这样照顾她,也许是还报一份恩情,也许是记着对远走他乡义成公主的承诺,也许,在凤茵心里,独孤皇后就是她的生母一般亲。

她能有今天的地位,一切都是仰仗独孤皇后的宠爱。

每逢夜晚醒来,独孤皇后都清楚的记得凤茵睡在软榻上,迷糊醒来给自己喂药喂水的样子。

自己的女儿都做不到这个份上,何况是皇媳呢?独孤皇后无所抱怨,身为国母,身边不缺乏照顾自己的人。可有凤茵一个皇媳这样亲力亲为的照顾自己,她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她还没有力气能跟凤茵聊上几句,醒来又睡下。凤茵也是见此情形,才不放心独孤皇后。

每个夜晚,陪伴在永安宫的不仅仅只有凤茵,还有轮流照看的太医们。凤茵很想知道独孤皇后的病情,她也总是会去询问太医有关独孤皇后的病情。

可太医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什么都不对凤茵和杨广说,无论他们怎么询问,太医们都会含糊过去。

有好几回了,聪慧的凤茵知道太医们都在敷衍自己,但凤茵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之后也没有再过问了。

永安宫的情形和动静随时都会传达到东宫,杨勇也随时掌控着独孤皇后的状态。

东宫正妃遇难,杨勇身揽罪责,这个时候,他既不能使力,也不能松怠。他只能日日烧香拜佛,祈祷独孤皇后这次就这样倒下去不再站起来就好。

八日后的深夜里,凤茵趴在独孤皇后的床沿边睡着了。而独孤皇后在这个夜晚,终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看似疲惫的容颜没有了往日的光彩,脸色和唇色都是苍白的。她躺着凝视上空,半天都没有做声。

偶然间,独孤皇后转了一下头,寝殿里没有一个人,只有凤茵趴在自己的身边熟睡着。

这个可爱的孩子,在独孤皇后眼中极其珍贵。她记得自己每次醒来见到的人都是凤茵,此刻她凝望凤茵感觉特别窝心。

她才刚一抬手触碰凤茵,凤茵就醒了过来。见独孤皇后睁开了双眼,还在微笑着看着自己,凤茵激动的立刻坐了起来。

“母后,您醒了?”

独孤皇后保持着微笑,道:“扶我起来。”

“是,母后!”

将独孤皇后扶着坐起,凤茵就迫不及待的问东问西了,她握着独孤皇后的手说:“母后,您终于醒过来了,您都好了吗?没事了吧?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您饿吗?我去叫太医来!”

独孤皇后都被凤茵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晕头转向了,她怕凤茵离开,就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说:“你问这么多问题,让母后先回答你哪一个呢?”

凤茵傻头傻脑一笑:“我,就是看到母后醒来太激动了,母后,您都昏昏沉沉睡了八天了。”

独孤皇后打量着凤茵的脸颊,她不曾见过凤茵的盛世美颜有过丁点瑕疵,然而此刻的凤茵眼眶周围都变成暗色了。独孤皇后心疼的抚着她的脸问道:“这八天都在照顾母后,苦了你这个孩子了。本宫宫里不缺心腹照看,你何苦要亲力亲为呢?”

凤茵毫不在意的微笑着说:“因为母后躺在这里没醒来,我回到客省也睡不着啊,还不如留下来陪伴母后等母后醒来呢!”

“母后现在醒来了,你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啊!”

凤茵内心不悦的答道:“母后不喜欢凤茵照顾凤茵也要照顾完母后最后一晚再回去!”

“你这个傻孩子,母后怎么会是不喜欢你呢?母后就是不想看到你的眼睛套上了黑眼圈,这可有损你中原第一美人的形象了!”

“诶呀,母后,您怎么也拿凤茵说笑呢?”见独孤皇后还能开玩笑,凤茵也放下心来了:“既然母后不希望凤茵再继续陪伴,那儿臣明天再来陪你好了。”

独孤皇后点了点头,说:“嗯!顺便把李太医叫过来。”

“是,母后。”

凤茵离开后,独孤皇后靠着床头边等了一小会,李太医便走了进来。

“拜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独孤皇后平淡说道:“行了,本宫没死已经是万幸了!李太医,你坐。”

看来独孤皇后是有问题要问了,李太医只好照她吩咐坐在了床沿边凤茵刚刚坐的凳子上了。

“李太医,本宫昏迷前的日子,就有些茶饭不思,饮下了膳食还总是会引起腹中疼痛,但是本宫不曾跟任何人说过。告诉本宫,本宫的病情究竟是怎样!”

李太医望着独孤皇后,为难着不知该怎么开口,总是欲言又止。

独孤皇后都等不及了,又命令道:“不要遮遮掩掩,本宫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你说吧!”

李太医无从选择,他从凳子上起身跪在了独孤皇后面前,叩首禀承道:“皇后娘娘,臣不敢对您的病情妄下结论,可臣与众多太医早就坐在一起讨论清楚了,皇后娘娘的内脏均已受陨,加上您刚刚说的腹痛,茶饭不思,这些都是脾胃受损的状况。”

独孤皇后眉头紧蹙看着李太医,问道:“为什么本宫的身体会突然变成这样了?”

李太医又将头埋下,不知该怎么答复了。在独孤皇后二次催促下,他才把话说了出来。

“您的身体不是一天两天突然这样的,臣等预测,您一定是中毒,或是被人下药了。”

李太医的话,没有让刚刚复苏的独孤皇后震怒,但却深深刺痛了独孤皇后的心。

她常年居住在永安宫,皇宫就是她的家,她在自己的家,谁能给她下药,下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