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她身娇体软 > 第108章 十五颗糖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温欢第二次睡完齐照后, 才真正体会到, 什么叫做精力旺盛。

打着重新装修房间的理由,他搬进她房里, 正式霸占她的床。

因为每晚的激烈运动, 她房里的床单每天都要换。

偶尔她会嫌自己没出息, 喊着不要, 却又主动往他身上贴近。

除了惊讶齐照的体力之外,温欢更多的是喜欢。

她觉得和他做那样的事非常有趣开心。

一开始他们的运动地点很固定, 都是在她的房间里。

直至她房间每个角落都落下印记, 他们开始尝试着在别墅其他地方。

对于那种事的态度,他比她保守些。

他们第一次尝试在泳池时,齐照脸全是红的, 生怕被人看到,可能由于紧张的情绪,那一次他格外凶猛, 仿佛想要借此掩饰自己的胆战心惊。

温欢简直爱死了他那副矛盾反差的样子。

男人一边温柔细语说着:“欢妹妹, 我们进房吧,好不好?”一边扑在她身上犹如野兽。

她得到的欢愉比平时更多,所以自那次之后,就喜欢拉着在他在外面泳池。

体力上他占主导, 但从精神层面而言,每次都是她占据上风。

一开始,她次次都能让他害羞,到后来, 他渐渐放开了羞耻心,也就没有再脸红过。

直到温欢偶然翻出旧的电子资料。

云端里有一段录音。

温欢听到那段录音,蠢蠢欲动,当天夜晚,就拿给齐照听——

“我,齐照,扮狐狸精,永不反悔。”

齐照果然和她想象的一样,俊脸爆红:“这什么跟什么。

温欢软绵无力地趴在齐照怀里:“齐哥哥是不想认账吗?”

齐照沉思,片刻,他掀过被子盖住脑袋。

温欢推他:“齐照,我要看狐狸精。”

齐照没声。

温欢喊了几声,得不到回应,觉得没意思,也就没再继续往下提,重重哼一声,翻身转过去。

他们刚结束高强度的运动,温欢体力不支,眼皮沉得睁不开。

睡意冲淡一切心情,她本来也只是随便说说,没怎么放在心上,沾枕即睡。

几分钟后,齐照见温欢没动静了,从被窝里钻出来看。

温欢已经睡着。

齐照轻手轻脚,去浴室拿了热『毛』巾,像平时那样,替温欢擦身体。

为她换上干净的内衣裤,听她无意识地发出哼唧声,最后将人抱进怀里。

屋里的灯全都熄灭。

齐照搂着温欢,一双眼暗『潮』涌动。

她总对他出其不意,弄得他方寸大『乱』。

这次,也该轮到他了。

他自己说过的话,他怎么会不认账。

想看狐狸精是吧。

好,他扮。

只是,该怎么扮,又在哪里扮,得由他说了算。

独奏会演出在即,为了达到最好的状态,温欢开始斋戒禁欲。

斋戒容易,禁欲难。

温欢咬咬牙,将齐照赶到客房睡。

反正也就四五天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

结果四五天变成了十天。

独奏会很成功,她这次的演奏风格混合了摇滚和古典,在年轻人里口碑甚好,有好几家电视台找上门希望能邀请她上节目做一期专题综艺。

在国外时,温欢也接受过电视台的采访,上过节目,但是接受国内节目的邀请,还是第一次。

她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小提琴,但又担心节目剪辑『乱』炒作,并未立刻应下。

齐照知道她的担忧后,约了她想上的那家节目电视台的副台长,又将节目负责人喊出来,几个人凑一桌,吃完饭,温欢再无顾虑,开开心心地去录节目。

录完节目后,独奏会的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温欢闲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将齐照的枕头床被从客房抱回自己房里。

天知道她是怎么忍到现在的。

天知道他又是怎么忍下来的。

温欢给齐照发微信:“我将你的枕头抱回来啦。”

齐照秒回:“欢妹妹辛苦了。”

他正在外出差,她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齐照:“想我了?”

“不想。”

“那我不回来了。”

几分钟后,温欢改口:“超想。”

齐照那边没回应。

温欢闷哼撤回消息。

不一会。

李妈来敲门,说许秘书来了。

温欢下楼,看到客厅坐着的许驰,好奇问:“许秘书,有事吗?”

许驰笑:“老板说,温小姐这几天勤劳工作需奖励,让我来接温小姐。”

温欢:“去哪?”

许驰:“去签收礼物。”

“礼物?”

“老板出差前备下的。”

温欢上楼换了件小礼服,精心打扮过后才动身启程。

路上也没问许驰要带她去哪,直到车开到齐照公司楼下。

许驰面有愧『色』:“温小姐,很抱歉,公司临时出了点状况,我必须立刻处理,可以请你上楼等一会吗?”

温欢:“当然可以。”

乘专属电梯直达顶层。

许驰打开齐照办公室的门:“温小姐,你先进去坐。”

齐照的办公室,温欢上次来过。

宽敞亮堂,奢华大气。

室内装饰没什么变化,只除了一样。

地上摆着一个诺大的礼物盒,绸带蝴蝶结,粉『色』少女系。

温欢隐约猜到几分,又惊又喜。

齐哥哥真是的。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一套。

回来就回来了,竟然还将自己装礼物盒里。

她踩着高跟鞋,迫不及待地跑过去,手搭上蝴蝶结,深呼吸一口气,装模作样地说:“哎呀,这么大的礼物盒,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说完,她将蝴蝶结解开,摁下盒子旁边的开关,盒盖自动打开。

“齐……”

温欢皱眉。

盒子里空空如也,哪里有她的齐哥哥。

心头瞬间涌起巨大的失落感。

温欢委屈地探进去,将盒子看了又看,背后响起脚步声,男人戏谑的声音传来:“欢妹妹是在找我吗?”

温欢一愣,回眸看见齐照一身西装挺括,姿态慵懒,嘴角勾起顽劣的笑,朝她张开臂膀。

温欢别过头,气他捉弄她:“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她不肯上前抱他,他自己送过去。

任由温欢挣扎,齐照牢牢抱紧她,柔声哄:“别生气,我真的给你备了礼物。”

温欢『揉』『揉』眼,瓮声瓮气:“谁要你的礼物,你回来了都不告诉我。”

齐照低眸望她,刚才还嚣张得意的人,此刻说变就变,眼中写满无辜。

对他可怜巴巴的眼神,她根本抵抗力。

温欢捶他:“什么礼物?”

“我。”

温欢啧啧,耻笑:“俗气,毫无诚意,你还不如躲进盒子里呢。”

齐照拦腰抱起温欢,缓步朝办公桌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吻她:“难道你不想要我这个礼物吗?”

他吻得极有技巧,浅尝辄止地诱『惑』她。

温欢口干舌燥,死鸭子嘴硬:“才不要。”

齐照一双手滚烫,扣在她腰间的力道隐隐加大,不慌不忙,继续贴着她的唇说:“欢妹妹,我们好几天都没做过了。”

他炙热的呼吸喷洒下来,温欢浑身酥软,身体的**开始叫嚣。

他对她的诱『惑』力有多大,她心知肚明。

不然也不会为了专心准备独奏会,而提出和他分房睡。

光是被他抱在怀中,就足够让她心『潮』澎涌。

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口子,要想停下来,根本不可能。

温欢嘴唇半阖,感受齐照暧昧的摩挲。

她试图推开他:“不行,不能在这里。”

齐照将她放到办公桌上:“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温欢声音软成水:“反正就是不行。”

顶层办公室三面都是落地玻璃。

此时窗帘全都升上去,下午三点的阳光,明媚刺眼,室内情况一览无遗。

在家里她可以肆无忌惮拉着他在泳池。

可是这里,对于她而言,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一切都不可控。

齐照站在办公桌边,温欢坐在桌子边沿,两条细细的腿悬在半空。

温欢作势就要跳下去,被齐照挡住。

他凑近:“欢妹妹平时不是喜欢刺激吗?”

温欢:“我……”

“你什么?”

温欢绝不让自己『露』怯:“我声音有多响亮,你又不是不知道。”

“欢妹妹放心,我办公室的墙经过特殊处理,隔音效果特别好,你就是叫破嗓子,外面的人都不会听到任何动静。”

温欢没辙了,小声快速:“你不要脸。”

齐照笑得开心:“对,我就是不要脸。”他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东西戴到头上:“还有更不要脸的呢,欢妹妹怕不怕?”

“我怕什么。”温欢看清齐照脑袋上戴着的东西,下面的话都忘记了。

他戴的,是对『毛』茸茸的小尖耳朵。

温欢:???

齐照松开领带,硬朗冷峻的外表,乌黑漆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紧盯温欢。

当着她面,他慢条斯理地脱衣服。

温欢快要撑不住了:“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别想动摇我。”

齐照解掉衬衫最后一粒扣子,笑意缱绻:“是吗?”

温欢屏住呼吸。

哪里想得到,俊美优雅的男人,端得人模人样,一身高级西装下,竟然穿着『毛』茸茸三点式。

齐照认真地给自己装上尾巴。

他晃晃尾巴,扶稳脑袋上的尖耳朵,抬眸望她,神情再自然不过,威严而冷硬的语气,说的却是——

“来和妲己玩耍吧。”

作者有话要说:  我妲己,五连绝世——一个单排上王者的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