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异界变革录:腹黑魔女妖王宠 > 第17章 气受够了,告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7章 气受够了,告辞

“那就不会错,的确是斯柯比恩。”维恩德将军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龙帝,果不其然对方正眯眼注视自己,“陛下,臣知错了。”

“哼!认错比谁都快。巫师团的分部长都跑进孤的东苑了。你严重失职,自己找雷文领罚。”龙帝叱责着。维恩德将军负责龙族中心的安全工作,统领皇城维德盖兹尔的护城军和皇宫卫队,因此巫师团窃入皇宫,确为皇宫卫队失职,他这个统领自然难逃干系。

至于龙帝口中的雷文,爱莱塔想应该是指另一位六纹上将雷文?希安,医官长艾尔?希安大人的父亲,统管龙族法制与政务。

维恩德将军拱手退到一旁沉思,估计在想皇宫防护上出了什么纰漏。

“有什么需要跟迪特里说,至于艾维瑞斯家的审查,我会亲自负责,你安排个人参与。出事的寝殿,我已命人封查,需要进入的话跟艾尔说一声。”

跟“秘皇”嘱咐了一番后,龙帝的表情已缓和不少,书房内的气氛也没有之前压抑。看着希安大人悄悄松了口气,爱莱塔想估计他也是第一次见龙帝盛怒吧,才如此紧张。

“好了,”至今未参与话题的老师,此刻拍拍手起身,“既然皇妃的事情已告一段落,我们也该告辞了。”

“霍恩大人在龙族的工作算完成了?”龙帝话语间满是讽刺。爱莱塔听来,话的背后还有惋惜之意,难道龙帝仍恋恋不忘要与老师深谈吗?

“朱尔,安全起见,还是等抓到斯柯比恩后再离开吧。”一旁的“秘皇”更是近前挽着老师的胳膊。

“斯柯比恩的目的,本就是龙族皇嗣。如今计划破灭,估计得好好筹谋一番才会现身。魔法团公务繁忙,我可不能陪你们在这儿耗着。”老师说话间,挣脱开“秘皇”的手,往爱莱塔身边靠了靠,“再说,我们俩继续待下去,指不定还有什么不好的流言出来呢。”

老师轻哼着,一改方才闲淡的神情,和“秘皇”闹着别扭。

爱莱塔额头又流了不少冷汗。

老师啊,老师,虽然最近的流言是很难听,但您不是不在乎吗?这会儿您倒在意起来了。再说您跟“秘皇”爽性子、闹情绪,两人私下闹闹也就行了。现下是在龙帝书房,还有不少外人在,我们能不能稍微表现得专业点?

爱莱塔内心吐槽着,发现老师的怪脾气真的可以让自己快速成长。

“嗯哼。”为了不让老师形象毁于一旦,爱莱塔决定出声挽回一下,“陛下,我们的任务本就是了解皇妃近况,老师又答应过您不向魔法团透露巫师团在龙族的事情。因此如果等抓到斯柯比恩,我们再离开,魔法团必会追究老师知情不报的罪责。老师,您是这个意思,对吧?”

一口气说完,爱莱塔发现自己还蛮有外交潜质的,而龙帝,也正用欣赏而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爱莱塔心中不禁自豪地觉着龙族一行,自己成长了不少。

“不是,”偏偏被给台阶下的老师却不领情,一脸严肃地说,“龙帝,于公,我隶属魔法团,并未接到协助龙族猎捕斯柯比恩的任务。于私,我和斯柯比恩没有仇怨,没有要至她于死地的理由。所以,现在离开只是任务结束,不想参合此事。”

老师短短几句话,重重地敲击着爱莱塔的内心。

爱莱塔本就知道老师特立独行,却没想到她的思考如此独特。在所有人心中,巫师团代表着邪恶与死亡,是影响世界秩序的负面存在,人人需与之对抗,若是有机会消灭更应倾力相助。这个道理,或者说思想,深深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成了无需怀疑的共识。作为被魔法团认证的魔法使和魔法师,更是被教育应以剿灭巫师团为己任。

而老师的话语,则完全从自身角度出发,什么大义、重任,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爱莱塔曾听过,“异族人的存在对世界秩序不利”这样的言论,她嗤之以鼻,但老师的作为让她不禁思索,异族人独特的思考方式会给世界秩序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的确,与众不同。”龙帝第二次跟“秘皇”赞赏老师,获得对方首肯。

“既然笃定要走,我送你吧。回埃弗洛特斯城吗?”“秘皇”不死心地走近老师,拉起她的小手,双手包裹着。

“我还有些私事要办,不用送我。你忙你的。”这次老师没有挣扎,说完又转头面向龙帝,“龙帝可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都退下吧。”龙帝望了眼老师被“秘皇”拉着的手,垂下眼睑淡淡地说着。

爱莱塔与其他人一同转身离去,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不知是否还有机会和陛下私下说会儿话?她想着,准备跨出大门。

“丫头。”身后龙帝的呼唤,让她喜出望外。

“是。”爱莱塔雀跃着回身应他,看到龙帝朝她招招手,示意她留下来。

陛下也想和我说几句话的。爱莱塔满心欢喜地想着。

于是她独立留了下来,待到老师他们离开,护卫军贴心地将门关上后,龙帝伸出右手,掌上躺着龙帝的发带。

“帮孤把头发绑上。”话毕,龙帝不再多言,在右边的首位坐了下来。

“是。”爱莱塔疑惑地接过发带,走到龙帝身后,以手代梳整理他的头发。

听说头发能看出一个人的真性情,固执的人发质硬,温柔的人发质也柔软。而龙帝陛下的头发,爱莱塔摸来十分柔顺,长长的金发在她的掌中,如绸缎般光滑又耀眼夺目。

“丫头。”前方龙帝唤着她。

“唔。”爱莱塔放慢梳理的速度,她舍不得那么快就结束,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小心你的老师。”然而龙帝却大煞风景地说着奇怪的话。

“哈?”爱莱塔试图理解龙帝话背后的意思,“陛下,老师虽然性情古怪,但是为人随和,对我也很好。”

“孤说的不是她的脾气。”龙帝转过身,长发从爱莱塔的手中滑落,“孤见过很多异族人。有生性木讷跟普通人无异,也有如布恩德斯皇后般聪慧过人的,但他们来到这里后都努力适应着这里的规则和环境。但你的老师不同。”

他站起身,面向爱莱塔,两人隔着座椅面对面站着,爱莱塔仰头望向龙帝,此刻他的眼中满是担忧。

是,在担心我吗?爱莱塔心想着,眉头也如龙帝般皱紧。

“你的老师,她看似喜怒无常,无规无矩,但每个重要时刻她都恰到好处地出现。你真以为是自己运气太差,才会在东苑碰到斯柯比恩吗?还有前几日,真如她所说要避嫌,她为何要拉你一同到东苑,又正好碰到黑虫事情?”

龙帝一桩桩一件件地分析着老师的行为,爱莱塔不是不对这些产生疑惑,但是她没有怀疑过老师的初衷。

“丫头。众所周知,‘血魔女’足不出户即知天下事,更何况四大正黑级魔法师中,她的预知力是最强的。”

“可是,即使是最强的圣启预知,也只能了解到事件大概。您刚刚说的这些,均是细节,老师再有能力也不可能预测这么详细。”爱莱塔内心深处,认同着龙帝的观点,但她不愿意承认老师明知她会遇到危险,却仍怂恿自己独自探索皇宫。

“所以,孤才让你小心。至今无人能看透她的魔法,连罗瑞与她这么亲近,都不知道详情。可见,你的老师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龙帝轻抬起爱莱塔的下巴,让低头沉思的她与自己对视:“保护好自己,你还小,不应该成为你的老师实行阴谋的工具。听懂了吗?”

爱莱塔看着龙帝的金色眼眸,那里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脸庞,光洁的皮肤上泛着红晕,眉间轻皱,两眼迷茫地望着。

“嗯。”她重重地点点头。此刻心乱如麻,老师真的在利用自己?龙帝又为何如此关心我?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先答应。

“很好。”听到满意的答复后,龙帝拍拍她的脑袋,重新坐下来,让她给自己束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