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结鼎缘 > 第251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时,擂台上身材曼妙的侍奴,缓缓停止了舞蹈,俯着身向擂台下退走。与此同时,一名身着广袖罗裙的妖娆美人,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上擂台。

女人眉眼含笑,举止妩媚却不显轻浮。她在擂台中央站定,美目环顾台下一周,福了福身道:“诸位道友,欢迎你们莅临黑暗斗场,今日的比斗即将开始!”女人的声音轻柔悦耳,却能绕梁而行,稳稳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场内原本的靡靡之音停顿了片刻,立即就被欢呼声取代。众人期盼的眸光投向女人。像期待明星到来的粉丝,激动的高喊着一个个或陌生或熟悉的名字。

女人勾唇一笑,抬手压了压:“奴家知道你们希望奴家立即退下去,好正式开始你们期待已久的比斗。可是,今日奴家还有一个好消息,不知大家是否感兴趣呢?”

“什么样的好消息?不会是蔂雪今日要将自己的身价报与我们吧?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可真是期待已久了,你们说对不对啊!”一个男修不等蔂雪说完便出言调笑,引来不少人跟着起哄。

被称蔂雪的女人嗔怪的瞪那人一眼:“冯公子可别打趣雪儿,公子要是真好这个,莫京城里多少大姑娘、小媳妇不排着队等你挑,会稀罕奴家?!”

“我说冯锦文,你就别开这种玩笑了。雪儿怎么可能有价,我们雪儿可是无价之宝啊!”与冯锦文邻桌的一名青衫男子,在蔂雪话落后跟着附和,“依我说,一定又是那些赖不住寂寞的道友,想来黑暗斗场试试身手吧?!雪儿快告诉我们,是些什么人这么想不开?”

说完,这人还不忘得意一笑,对着擂台上的女人投去一个求赞许的眼神。很明显他是那蔂雪的爱慕者。

“是啊、是啊,雪儿姑娘快些说、快些说!”擂台下众人也赶紧催促,虽然大家动机不同,但目地总是一致的。

“嘻嘻,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奴家可就继续了哦!”蔂雪娇媚一笑,装着看不懂男子眼中的神色,“今日,仗剑门弟子顾云,向灵丹门弟子齐明罄发起黑市挑战。比斗以一名齐家炉鼎为赌注,赢家可获得这名炉鼎,输家则不得再做纠缠……”

“切~!”不等蔂雪说完,周遭传出一阵唏嘘嘲讽,对他们的赌注极为不屑。

“呵呵”蔂雪无奈苦笑,她知道很多人都对这样的赌注嗤之以鼻,为了一个炉鼎赌上自己的性命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好了,由于时间的关系,奴家就不再多说了,诸位各自斟酌着尽快下注吧!”说完,蔂雪再是一礼,退出擂台。

随即,两名高阶修者腾空而起,挥手间,在擂台上设下数层防御禁制。

对这场比斗感兴趣的众人,此时也没闲着,一部分四处打听二人的实力,另一部分则凭着自己的直觉开始下注。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齐明罄与顾云二人终于战在了擂台上。

顾云出自制符世家,又在仗剑门修练了几年,按理说应该比出自灵丹门的齐明罄在斗法上更占优势。可真正打斗起来,才发觉并不是那么回事,斗法不但需要拼实力,还得拼财力。

齐明罄虽然不是出至制符世家,也不是以战斗力强横而出名的剑修,但架不住人家灵石多啊!符箓、阵法、法宝只要有灵石什么买不到?再加上他灵丹门精英弟子的身份,那低阶丹药更是多的可以当糖豆来吃。

两人的比斗一开始,就是让人眼花缭乱的符箓对攻。不只一二级的符箓、甚至有三四级的符箓,毫不顾忌消耗的乱砸。若非两人都有不错的防御法衣,还有品阶不低的防御符箓在不断补充防御,怕是早就两败俱伤了!

使用符箓对战,虽然比使用术法要节省些灵力,但是,那也得看修为和符箓本身的品级。

一般来说,练气低阶的修者催动一级符箓,所需灵力是同等术法的六层左右。练气中阶修者则需四层左右,而练气大圆满修者则只需一层。

如果换成三级符箓,即使练气大圆满修者使用,也需要同等术法六层左右的灵力来催动。反之,练气低阶的修者想要借助三级符箓,发动超越自身修为的攻击,则需要自身全部灵力的六七层才行。练气中阶催动三级符箓,只需自身全部灵力约四层左右。以此类推,四级符箓,就算练气圆满的修者,使用起来也有些吃力。

因此,像二人这样不过练气后期的修为,却不停的催动一至三级的符箓,这完全就是一种不计消耗的打法。所以,当大家看到两人一边吞服丹药,一边仍然不停使用符箓时,无不咋舌不以。

这样的战斗足足持续了一刻钟,台下不少人开始百无聊奈的小声议论:“这两人的符箓和丹药真不少,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的子弟,真是…呃…好有财!”

“对啊,对啊”不少观众嘲讽着附和,“不过,这样的比斗真无趣,也不知道要延续到什么时候?!浪费时间!”另一人很不屑的道。

“切,这有什么,我就不信他们的符箓、丹药真用不完?看着吧,很快就会变招的……”像是为了印证这人的说法,不等他将话说完,擂台上的齐明罄再将一枚红亮的丹药抛入口中,猛的甩出几张四级符,随即飞速后退。落地时,将一支浑身通红的小药鼎向着顾云抛去。

“糟糕!”角落里的一个青年惊呼一声,转向身边一脸淡然的男子,压底声音轻叹道:“唉,这些小家伙平日里就是被保护的太好,一点做战经验都没有。符箓是这样用的吗?这明显是浪费灵力嘛!你说是不是啊?师弟。”

被他称做师弟的男子,目光始终淡然的落在擂台上,不曾移开半分。当然,也没有回答这青年问话的意思。此时,见齐明罄拿出小鼎,男子的眸子眯了眯,神情终是有了一丝变化。

小鼎脱开齐明罄的手,温度便快速上升,在它周围瞬间形成一圈又一圈宛如实质的高温墙,并飞快以鼎身为中心向外延伸。

顾云刚刚躲过之前的四级符箓,将手中的符箓抛出,便感觉灵力有所不继。

正打算再次吞服丹药,擂台上温度骤变,他刚刚抛出的符箓,一部分还没来的及引动就被高温碾压,化做灰飞。另一部分虽已发动,威力却尽数被阻,既没伤到对手,也没能对小鼎造成任何影响。因此,小鼎仍就速度不减的向着他撞击而来。

猝不及防之下,顾云只来得及退后半步,抬剑抵挡。

“嘭当!”伴随一声金铁撞击的闷响,顾云被撞飞数米。落地后,又滑出数米,这才狼狈的以剑拄地停在擂台边缘,面如金纸的大口喘息着。

持剑的右手虎口已经崩裂,从手指至手肘焦黑一偏,随着他不住的颤抖,点点黑灰掉落而下,露出一道道猩红狰狞。手中所握法剑早已折断,此时,握在手里的也不过半尺青锋!

艳红小鼎在与法剑碰撞后,摇晃着停下,在齐明罄的几道手决下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看向一身狼狈的顾云,齐明罄冷冷一笑,神识传音道:“鼎鼎大名的越方城天才,仗剑门的所谓剑修,原来也不过如此!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呀!身为剑修,连法剑都毁了,还有什么脸活着,不如我发发善心,送你去死吧!”说着,又一道法决打入小鼎。

小鼎震了震,发出一声低悦的嗡鸣声,随即,一道耀眼的红芒从鼎口冲天而起,化做一只长着长喙雀鸟向着顾云府冲而下。

“火灵!”擂台下原本百无聊赖的一人,看到这一幕惊出声。

与他同桌的友人皱着眉摇摇头:“不对,应该是器灵,好像…也不对…是什么呢?管它呢!总之这法器不错。”

“那是一只八阶焰雀鸟的一缕兽魂。”场中有人看出了那东西的来历,忍不住感叹道:“喝,这真特么的大手笔啊!”

“那仗剑门的小子看来是输定了!还是尽早认输吧,说不定还能保下一命。”一些下注买顾云胜的人,沮丧的叹气:“那可是八阶妖魂啊!相当于金丹期的修者,就算只是一缕残魂,这一击,也不是他一个练气修士可以接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