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结鼎缘 > 第250章 黑暗斗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咚。咚。咚。”一阵微弱的敲门声,将冷子辰从修练中唤醒。他起身打开房门,只见一张传音符带着灵光悬停在门外。

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这张近距离传音符,伸手将其拍破:“二位师弟,速来前院,我有急事与你们相商。”

是歆英师姐?冷子辰略微诧异,但还是很快向前院而去。

刚出院门,便与同样收到传音符,赶往前院的黄慎师兄相遇。

黄慎不久前得到一张新的丹方,这些天一直在房间里研究。收到师姐的传音符出来,心有不舍,想着如果没什么大事,他就继续回去研究丹方去。

此时遇见冷子辰就急忙问道:“冷师弟,可知歆英师姐找我们所为何事?”

冷子辰驻足,向黄慎真人淡淡拱手:“不知。”又继续前行。

见到冷子辰清冷的转身,黄慎真人愣神了好一会儿,一拍额头懊恼的快步跟上:“唉,我也是糊涂了,他这性子,我问他做啥呢?”

两人尚未步入前院,就见歆英真人与几名筑基弟子站在院内说话。另有两名筑基期弟子等在院外,正一脸焦急的频频向这边张望。

他们走近,那两名等在门外的弟子忙上前迎接。

见此情景,黄慎不等二人给他们见礼,便快步往里走。并率先开口道:“发生了何事?”

两名筑基弟子跟在二人身后,恭敬地答道:“两位师叔,这件事弟子了解的也不多,还是让歆英师叔与您们细说吧!”

“二位师弟,你们可算来了,快快里面请!”正在与几名筑基期弟子说着什么的歆英真人,察觉到动静忙转过身,一边安排人上茶,一边亲自领着几人进入前厅。

歆英真人在首位上坐下,接过弟子奉上来的茶水:“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你们听我慢慢说,也帮我想想办法。”

“行,师姐你说。”黄慎点点头,在前厅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大有一副我会认真听故事的架势。

歆英真人皱着眉头继续:“事情是这样的,不久前,付东他们收到有弟子发来的传讯符,说是有人正准备阴谋针对各门派前往试炼的弟子,像是要做点什么。”

“啥?做点什么,能做什么啊?”黄慎真人听的认真,忍不住好奇的问。

“我怎么知道具体能做什么呢?传讯符上也没说。”歆英师姐没好气的漂给他一个如刀的眼神:“这正是需要我们去思考与调查的。好了,你别再打岔,听我继续讲。”

“好,师姐您继续。”黄慎真人讪笑着耸耸肩,示意歆英真人继续。

歆英真人端起茶轻啜一口继续道:“正在他们拿着这张传讯符与我商议时,我的弟子青芒又接到城卫队那边传来的另一个消息,说我们门派的几名弟子与灵丹门的几名弟子发生了冲突,现在已经被送去了黑暗斗场。”说完,歆英真人的目光在二人面上一阵逡巡。

顿了顿,“我找你们来就是想听听你们对这两件事的看法?我门派弟子与灵丹门弟子起冲突一事,会不会与那所谓的阴谋有关?否则,我派弟子在明知莫京城规矩的情况下,又岂会将事情闹的那么大?”

“嗯~,师姐是怀疑灵丹门吗?照此情况来看,的确有这可能。”黄慎真人沉吟片刻点点头,“但是,我认为不管这件事是否是一个阴谋,又是否与灵丹门有关,被带走的那几名弟子都是与我等一同前来,是我们需要保护的对像。出了这事,怎么着也应该去看看,先将人救下来才是正途。”

说着,黄慎看向一直没有接话的冷子辰:“冷师弟,你说对不对?”

“不对,”冷子辰不带任何感情回答,声音依旧是那么清清淡淡。

黄慎闻言一呆,面色微变道:“冷师弟,你不会真的那么冷血吧?你可知道那黑暗斗场是个什么地方,不去救人难道让他们在那儿等死吗?!你……”

“黄师弟!听冷师弟说完。”歆英真人喝止住还要继续说下去的黄慎:“我相信冷师弟也许有更好的方法束解决此事。”

说着,歆英真人的目光又落到了冷子辰的面上,“冷师弟,不如把你的想法说出来给我们听听。”

其实,歆英真人之前也是想着先救了人再说。毕竟,黑暗斗场那地方可不简单,不仅有点到即止的官方比斗,更有以生死为目的的黑市比斗。要是那几名弟子被人算计,参与到黑市比斗中,那万一的后果……她一个人可抗不下来。

因此,她才一定要等他们二人来了再做决定。现在,听冷子辰有不同的意见,当然也希望能有更完美的解决方法。就算没有,有个人能替她背锅也是不错的。

“嗯,我确实有点别的想法。”冷子辰肯定的点点头,深吸口气道:“既然师姐也怀疑这件事与那所谓的阴谋有关,我们就不能盲目行动,以免打草惊蛇。”

话说到这儿,屋子里几人静默片刻,黄慎真人缓缓开口:“师弟这话确实有点道理,但是……那几名弟子怎么办?难道不管他们的死活?”

屋子里的几人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

良久,大家商议决定分头行事。冷子辰与黄慎带着两名筑基期弟子赶去黑暗斗场,但只是暗中观察,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出面解决。歆英真人则与剩下的筑基弟子去别处调查此事。

半个时辰前

李吉莲、齐明罄等两方人,在城卫队的押解下从侧门走出城主府,步入西区的繁华街道,在所有人的注目中,进入城中最大建筑——黑暗斗场。

刚一进门,一股喧闹掺杂着各种怪异气息的温热气体袭卷而来。让习惯了修仙界空气清新的李吉莲狠狠皱眉。

强压下胃里的不适朝里望去,入目所见的奢靡,让拥有两世记忆的李吉莲都为之惊叹。

四层中空环形楼阁,灵锦流苏灵珠为帘;每层楼栏用光滑圆润的日明石与月明石镶嵌出各种瑞兽图腾;高高的穹顶上,还悬浮着八盏金莲,且每一盏莲心处各有一枚人头大小的夜明珠。这些看似奢华的饰品,却无一不是价值连城的法器法宝。

斗场内外完全就是两个世界,这里的奢靡没有道德的极限,充满了各种各样迷离的声音,不少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发泄着,人性的坠落,在这儿展现的淋漓尽致,不管是魔修、妖修,还是正道修士都在此地放开了自我。随处可见一对对一群群不分男女,不分种族的修者在狂乱厮磨。

跟随城卫上到二楼登记处,李吉莲顺着这个角度望去,视线正好落在擂台上,此情此景也不比下面好多少。只见一轻衣薄纱,额有红点的美艳女子正蜂腰轻摆,跳着诱人的舞蹈。突然,有一道黑色灵光卷住美人将她拉下擂台,一阵轻纱裂帛过后,靡靡之音在此处响起。而此时,擂台上又补上了一人,歌舞任然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