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青春 > 结鼎缘 > 第249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家住手!”李吉莲几人也冲入那群人之中,齐齐拔出佩剑挡在顾云身前。

林自远微侧身看了看顾云,又看了看对面几人:“顾师兄、诸位道友,你们先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别忘了这里是莫京城,城里修者之间不允许私自打斗。”

顾云闻言一滞,立刻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投给几人一个感激的眼神。

抓住齐明罄衣襟的手慢慢放松:“齐明罄,你那些话倒底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什么意思,你会不清楚?还是……”齐明罄顿了顿,满含讥讽的挑挑眉:“明知故问,或是想让我给你更详细的描述一下?哈哈哈……”

听到齐明罄刺耳的笑声,顾云原本松开他领口衣襟的手再次攥紧,浑身因强压怒气而颤抖着:“该死的,你说什么?难道,你们齐家真的出尔反尔,将我弟弟送进了你家的炉鼎院?你,你…快将弟弟还给我,否则……。”

一想到这人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很可能就是弟弟的现状,顾云身上的灵力便忍不住外溢,真想直接掐死眼前这人。

“否则你又能怎样?”齐明罄一点也不在意的挑挑眉,“那样好品质的炉鼎,是你说还就能还的?你想什么呢你!”漫不经心将衣襟从顾云手中拉出,挑衅的拍开顾云攥的发白的手。

“怎么,生气了?想掐死我是吧?行啊,那动手啊!也让我看看你们仗剑门弟子有多少能耐,看你们能不能在城卫队的手下,全须全尾的离开?”说这话时,齐明罄还不忘瞥一眼李吉莲等几人,眸中满是鄙夷与挑衅。

“你……”顾云气结,瞪着齐明罄的眼眸寒光凛冽,却迟迟不敢动做。

靠,这家伙绝对有病,还想挑衅我们门派怎的,真是没事找事的节奏!

齐明馨这有恃无恐的样子在李吉莲看来特别欠揍,眸光闪了闪似笑非笑的道:“道友这话有点意思啊!怎么听着就有点儿阴谋的味道呢?”

“恩??”沉吟片刻,才一脸恍然的点点头:“哦,我明白了!就说你们之前为何要故意挑衅顾师兄呢!原来是想引我们对你动手,这样就可以借城卫队的手,将我等全部留下。

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可是……你们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呢?除顾师兄外,我们这几人与你可是素不相识哟!难道……你们别有目的?!比如受什么人指使,专门针对我们这些试炼者……”

说到此,李吉莲突然捂住嘴,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神色慌张的瞟向周围人群。

“针对试炼者什么?师妹,你倒是说啊!”黄武夷闻言,眸光一亮提高嗓门问道。

李吉莲摇摇头紧抿着唇,并不回答。

却听林自远若有所思的道:“恩,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应该针对的不只是我们,说不定其他人也有类似的遭……遇……”像是突然明白过来李吉莲捂嘴的原因,林自远也讪讪的闭了嘴。在外人不易察觉时,眸中却是一闪而过的狡黠。

早在美艳女子嘲讽顾云时,便有路过的其他门派弟子前来围观。李吉莲几人意有所指的一番话,不免让这些人开始胡思乱想,很快便传出一阵窃窃私语。

“对啊,会不会是他们门派什么人指使,又或者……”有人像恍然大悟,正要说出原由,就被同行的师兄弟给拉走,并小声的在他耳边道:“嘘,别出声,知道就行,没见别人都不敢说吗?我们快走。”

“恩,的确有这个可能。我听说前几日,也有人在这一断路上被找麻烦。原来是这样……”也有人不怕死的点点头,讲术起自己听来的八卦。

一时间,围观的人群沸腾起来,不少还放出了传音符。

“你们干什么?!”与齐明罄一起出来的师兄弟,一阵错愕,忙出手拦截那些飞出的传音符。

却没想到他们不出手还好,一出手,更多的传音符飞了出来。因此,还是有不少传音符飞离了这里,向着各自门派的聚点而去。

看到事情的发展,李吉莲也感到不可思议,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反映会如此激烈。

“该死的贱人!你竟敢污蔑我门派,我杀了你。”之前说话的那名美艳女子,见此情景心头大恨,出手就是一个强大的攻击术法,向着李吉莲的面门砸去。

李吉莲本就打算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这女人的率先出手,也正合了她的心意,因此,毫不躲闪的站在原地等着这一击落下。

她此时体内灵力充沛,身体自是堪比上品法器,即使不动用术法,她也有自信接下这女人的全力一击,最多外表看起来狼狈一些。

“住手!”就在李吉莲一边等待攻击落下,一边盘算如何坑人时,一远一近两个声音突兀的同时响起。

美艳女子的攻击术法,也在刚脱手便被另一道术法给拦了下来,在她身前绽出一抹灵光,也将她推着连退了好几步。直到靠在同行的另一名弟子身上这才停下。

“……”抬起有些泛白的脸,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表哥,刚要质问。

这时,远远的一名银甲侍卫领着一队青甲卫兵快速奔来,将齐明罄与李吉莲几人全部围在中间。

银甲侍卫带着让人颤栗的冰冷寒意走到美艳女子近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不知道我们莫京城里有不允许修士之间私自打斗的规矩吗?来人……”

“大人,”不等银甲待卫命人将美艳女子拿下,齐明罄便出声道:“我等乃是灵丹门的弟子,这事,全因我与仗剑门弟子顾云之间的一些小争执引起,还望大人听我解释。”

哼!这是在用门派压我咋地?已是金丹修为的银甲侍卫,被人打断命令很是不满,听得齐明罄自报灵丹门,便以为他这是在要挟自己。

当下,冷哼一声,又加大几分威压:“小辈,你不用与我解释,什么原因,谁对谁错都与我们无关。我们的任务只是将在城里打斗的修士拿下,至于怎么处理,可不归我们管。”说着,又向身后招了招手,示意属下去拿人。

“等等!”齐明罄眼见这人根本不为所动,瞪一眼李吉莲几人,急急地道:“大人,我等并没打斗。师妹刚才出手的术法已被我拦下,这样应该不算打斗吧?!”

“这……”银甲侍卫一愣,良久才道:“虽然这还不算打斗,但之前却有攻击术法的灵力波动。所以,你们看是与我走一趟,还是自己另找地方解决?”

“齐明罄……”

“贱人……”

银甲侍卫刚说完,双方队伍中同时响起两个愤怒的声音。

“呵呵,看情形,是谁都不愿善罢甘休啊!”银甲侍卫撤去一身寒意,笑着对手下招招手道:“那就送几位去黑暗斗场走一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