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结鼎缘 > 第243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满树的桃花,星星点点的落在院。

院中的冷子辰从打坐中慢慢起身,走向李吉莲休息的房间,准备唤她起床。

今的元初秘境之行,门派可是早有规定,不得迟到,更不能缺席。

房间里,李吉莲还在睡梦郑正拼命寻找着,那颗不知什么时候丢失的果冻。时不时的,还嘟囔着咂巴几下嘴。

站到床边,看着这样子的李吉莲,冷子辰唇角不自觉的勾起浅笑,手指也不由自主的抚向自己的唇瓣。

“攮…”

指尖刚触到嘴唇,突来的一阵锐疼,让冷子辰轻抽一口凉气。

无奈的无声苦笑,冷子辰运灵力于指尖。来回在唇上摸梭了几次后,昨晚被李吉莲咬出的破口与红肿终于消散。如不细看,很难发现与之前有何不同。

俯身上前,冷子辰刚打算叫醒李吉莲,披散在身前的长发就被一只手抓住,突然用力向下拽去。

“嗯哼!”

猝不及防,冷子辰身体前倾,眼看就要平在床上。忙用手肘支撑住自己的身体,这才没有砸在床上熟睡的人儿身上。

嘘……,正当冷子辰刚在心里长舒一口时,抬眼就对上了李吉莲充满迷茫的双眸。

两人四目相对,良久,李吉莲才眨巴眨巴眼睛,一脸茫然的开口:“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冷子辰一怔,平静的撑起身子,将自己的一缕头发从李吉莲手心里拽出:“你该起来了,一会儿还要去集合。别迟到。”着,他起身走出卧室。

李吉莲愣愣的看着冷子辰离开的背影,脑子里晕晕乎乎的,根本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怎么一大早跑我这里来了?怎么进来的啊?!”见到冷子辰离开卧室,李吉莲喃喃自语道。

“嘿嘿,什么一大早就来你这里?他昨晚根本就没有回去好不好?”雨花石不怀好意的笑声,在李吉莲识海中响起。

“雨花石?!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听到这个声音,李吉莲好奇的问道。她记得,好像昨晚自己还在识海中叫唤过她,她不是没有回话吗?那时她还以为它进入沉睡中了呢,什么时候醒的啊?

“就在你啃着那人嘴不放的时候。”雨花石幸灾乐祸的道。

“什么?我……啃了谁的嘴?这不可能!我……”李吉莲激动的从床上跃起。盖在身上的被子随即滑落,露出被子下破烂的法衣。

看到这一身衣物,李吉莲晃晃头,脑中一个个分不清是真还是幻的画面隐隐浮现。

“怎么,想到零什么吗?!”雨花石继续幸灾乐祸,“好好想想,我没骗你吧……呵呵……”

半晌,李吉莲抱着头,咬牙切齿的道:“到底是怎么会事?你给我好好清楚。”

“我怎么知道……呵呵……看不出来你挺那啥的嘛!呵呵……”雨花石继续不怕死的调侃。

“你给我闭嘴!”李吉莲被它的笑声吵的更加头疼,很不耐烦的在识海中威胁道:“别给我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是不好好话,我就将你做成龙蛋羹给吃了。”

雨花石闻言,笑声戛然而止,“该死的李吉莲,你居然这样威胁爷。爷……爷……生气了,就不,哼!”

“真不?”李吉莲双眸微眯,丹田内灵气一动,就要将雨花石从里面扔出。

感觉到这一变化,雨花石怂了,立即大叫道:“我,我!你有可能是中了媸睨兽的幻毒,所以才出现了幻像。”

顿了顿,像是怕李吉莲误会似的,又继续解释道:“到底怎么回事我还真不清楚,我一醒来就看到你嘴里嘟囔着什么果冻,然后抱着你那炉鼎就浚哈,哈哈哈……”着,又抑制不住的扭着圆滚滚的蛋体大笑起来。

李吉莲对这个二坨坨家伙很是无语,不再理会它,皱着眉陷入深思。

什么媸睨兽?我没接触过,怎么会中它的毒?难道……李吉莲抬头看向冷子辰离开的方向。

昨她一直呆在院,吃的、用的都是自己平日里就准备好的东西,不可能有问题。唯一接触过的可疑物品,就是冷子辰送来的那个储物袋,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是他吗?可自己现在还好好的,那他这样做又是为何?

正当李吉莲百思不得其解时,笑够聊雨花石喘息着道:“你……你是不是动了……那两只混血妖兽的尸体?”

“是啊,怎么了?”李吉莲闻言微愣,不知道雨花石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难怪了,那里面的一只,就是有着媸睨兽血统的混血妖兽。”雨花石恍然,“吧,你昨都做了些什么?那只混血的媸睨兽都已经死了,你是怎么中毒的啊?!”

“我……”李吉莲将昨发生的事从头到尾给雨花石讲述了一遍,然后问道:“发现我是怎么中毒的了吗?”

“呃……不大清楚,有可能是你不心让媸睨兽的血液进入到了你体内吧?媸睨兽身体里除了毒囊内有幻毒外,血液里也含有微毒,大量服用的话也会中毒。”雨花石犹犹豫豫的猜测着,“不过,不应该啊!如果真如你所讲,幻毒浸入的量应该不大,发作的也不应该那么快啊?最多让你在睡着时做做梦才对,怎么会……”

雨花石还苦恼,李吉莲却因它的分析想明白了,问题应该出在那只混血媸睨兽的血液和那一坛桃花酒里。

一定是自己不心让伤口上粘了它的血,晚上走夜路时又喝了些酒。是酒加快了血液与毒液的流速,加强了毒液的作用,这才会让她在猝不及防下进入了幻境。

回想昨晚脑中残留的零星片断,李吉莲懊悔的拍了拍自己额头,准备起床整理。

突然,想起一件更加重要的事,忙慌张的问道:“雨花石,昨晚他没回去,我……我们……做了些什么?”

听到李吉莲越来越声的问话,还在思考中毒事件的雨花石一滞,随即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良久,李吉莲忍无可忍的再次调动丹田里的灵气,雨花石这才吭哧吭哧地道:“该做的……不该做的……你昨晚都……哈哈哈……”

又不可抑制的笑了好半晌,才道:“没做!就……就咬了他满嘴血,舔了他一脸口水……哈哈……”想起那缺时无可奈何的样子,雨花石笑的更欢。

原本立着的蛋体,此时倒在丹田里,还一抽一抽的不断扭动。

“闭嘴!不准笑。”李吉莲恼羞成怒,她要好好想想,一会儿要怎样面对他?

“咚咚”就在此时,房门被敲响,冷子辰清冷的声音传来:“你准备好了吗?集合的时间快到了。”

“哦,就来,师兄你先走吧。我要等等我那些灵兽。”她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他。再,一大早的和他一起出门,那还不又是流言满的结果。不定还会被他的爱慕者追杀呢?!

算了,珍惜生命远离冷子辰。

“……随你。”不知道李吉莲记不记得昨晚的事,冷子辰也不想现在见到她。听她如此,转身就出了院,却不忘将疾风留下来等李吉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