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嫌命长吗 > 第471章 石崇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男人是在警局外面的一个空位上见到的石崇善,他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一点也不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

他看着自己,可那双眼睛里却又好像什么都没看见。

男人想了想,他坐到男孩的身侧的塑料椅子上,说:“你好。”

石崇善点点头,“你好。”

男人把干到起皮的嘴唇润了润,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又说,“你之前说的那句话,离开家里的时候,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石崇善侧过头,看着男人的眼睛,“你现在不是明白了吗?”把头转回去,接着说:“应该见到了吧,这个孩子。”

男人无法表述心中的情绪,感觉有什么东西碎了,又有什么东西正在发芽,“你是认真的?”

石崇善把脑袋转回去,男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了,只听得他说:“或许你应该问自己是不是认真的。”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这,男人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小孩子能说得出口的话,他真如外表那样十岁不到吗?该不会是什么天山童姥之类的妖怪……

哈,心里接受了鬼魂的说法后,竟然能妖怪这样的想法也能轻而易举的接受了。男人在心底自嘲一番,紧接着说,“我的妻子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里,我可能看见了那个小孩儿,但那是个梦。”

男人说着话,石崇善就在旁边静静的听着,男人描述了很久,也找不到合适而准确的词来描述他那时候的感受,只能大概的说上一句,“像真的一样。”

男人期待石崇善说些什么,只是可惜,石崇善说的话注定与他期待的内容不相符,他说:“那就是真的。”

男人转过头看着他,石崇善抱着腿,眼睛看着前方,他这个高度大概只能看见来来往往的人腿吧。他继续说:“你身上有他的气息,怨念让他长大了很多,如果不快点制止他的话,会越来越严重的。”

男人又舔了舔嘴唇,“严重?你指的是什么?”

“你脖子上的玉佩救了你,不然你也会躺在医院。”石崇善把腿放下来,抬头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这会他还只能让你们晕倒,但在过一段时间,等他想要你们的命时候,你妻子的身体会越来越虚弱,而你……会和她一样,因为什么意外,躺在她的身边。”

明明四周人来人往,空气也依然灼热,但石崇善每多说一句话,男人就能感觉到一分冰凉,以至于打了个哆嗦。

他在脑海里想象出了那些画面,也许是因为在医院里的记忆还依然深刻,所以此刻他几乎不用怎么费力,就能看到自己倒在人行横道上,瞪着眼睛,眼前站了一双细小的腿的画面来。

他吞了口唾沫,从衣服里拿出烟与打火机,烟放在嘴里,打火机上的火焰飘了好一会才将它点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大口烟,再把它从肺里吐出来,这口尼古丁让他的状态清醒了不少,他说:“你有什么办法吗?”

石崇善想象不到在他看来就是个客观发生的事情对这个人的影响有多大,他淡然的回答道:“我没什么办法,我只是知道这些事发生了,也许你该去找别人。”

“那你知道我可以找谁吗?”男人两三口抽完了一只烟,在地上把烟踩灭后捡起来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

石崇善摇摇头,他怎么会知道,他唯一熟悉的地方只有老婆婆家的附近。

“婆婆怎么样了?”石崇善问。

男人转过头,他的视角高于石崇善的身高,他从上往下俯视过去,看见他扑闪的睫毛。这个小男孩给了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不谙世事,也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但他在乎自己的母亲,也许……他应该把这男孩接回去,养育他长大的钱又不是没有,家里不差这点钱,只要能让母亲开亲,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算好,很挂念你。”于是男人这样说道。

石崇善抿着嘴,轻轻的嗯了一声。

男人见他这个反应有趣,起了逗逗她的意思,便说:“如果你求我,让我带你回去,也不是不行。”

石崇善似乎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他歪着脑袋想了想,一双小腿在椅子上不断晃悠,接着说道:“那我求你带我回去。”

男人哑然失笑,他拽过石崇善,胡乱揉了一通他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崇善,婆婆给取的。”

男人欣慰的一笑,“是母亲的作风,既然这样,你就跟我们姓吧,姓石,叫石崇善可好。”

石崇善点头,这个他真不在乎。

“你坐在这,我去跟警察叔叔们说一声。”男人的两手按着双腿,从椅子上站起,进去警局。这事情其实有点尴尬,毕竟当初就是他和他妻子强烈要求警察同志接走这个孩子,但到了现在,他这个当事人反而改变了主意,少不得会受到一顿说教,不过这是应该的,他做好了心理准备。

石崇善听话的坐在椅子上,他向后靠在椅背,侧着脸目送男人走进警局。他的视线一直都在男人的肩膀上。一个浑身发紫的小孩正骑在他的脖子上。

男人进了警局,那小孩从他身上跳下来,他蹦蹦跳跳的走到石崇善跟前,像一个小霸王那样开口说:“你不要多管闲事。”

石崇善看着他,不说话。小男孩也没打算听他说话的意思,自顾自的消失在了原地。

等男人从警局里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小半个小时,警局同志和他一起出来,他们打算跟石崇善说一声再见,并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如果这家人想要抛弃他,或者作出一些不好的举动时,让石崇善打这个电话。

石崇善看了看纸条上的内容,他认得这些字——刘强国。

男人打了个车,“这件事情也急不得,我先带你去吃个东西,接着我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你和我一起去医院吧。”

石崇善点头,他没告诉男人那个小孩子的事。说了也没用,他是这样想的。

“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