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美女总裁的兵王高手 > 第867章 会叫别人误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先到床上休息下。”

段国彬二人走后,陈东轻声对柴梦情说道。

总这样站着也不是长久的事情,陈东还好,就时间久了怕柴梦情受不了。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柴梦情此时身上只有一条浴巾,这样被柴梦情搂着,隔着一条薄薄的浴巾,就算陈东定力再好,也有些扛不住了。

“嗯!”

柴梦情说话的声音非常小,要不是陈东的听力远超于常人,还真听不到柴梦情发出的声音。

陈东搀扶着柴梦情,使柴梦情躺到床上。

柴梦情躺到床上后,身体又开始颤抖了起来,并且死死地抓着陈东的手不放开,陈东想要坐在床边都不能。

没办法,这样的情况陈东还能怎样。

“陈东,有件事情你可以答应我吗?”

柴梦情盯着陈东的眼睛,可怜楚楚的对陈东说道。

陈东见到柴梦情这样的表情,想不答应都难。

陈东没有回答,而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答应柴梦情。

见到陈东答应,柴梦情有点放心下来。

陈东并非一个不守信的人,只要陈东敢答应,那么就有信心可以做得到。

“你到床上来好吗?我真的好怕。”

柴梦情说出自己的请求。

什么?

柴梦情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请求来?

这可是孤男寡女啊。

柴梦情在玩火自焚?

“这样不好吧?”

陈东保持着自己最后一点定力,对柴梦情反问道。

“求求你了。”

柴梦情对陈东恳求道。

一个美女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陈东要是再决绝,那可真不是一个男人了。

“好吧!”

陈东知道拧不过柴梦情,便答应了下来。

陈东心想,先让柴梦情休息,等下柴梦情睡着了在离开就好了。

陈东躺在了床的另一边。

但是让陈东万万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发生了。

柴梦情竟然直接钻进陈东的怀中,十分用力的搂着陈东。

柴梦情可是还没有换上睡衣啊。

陈东这才么明白,原来之前黑衣人撒的白色粉面是一种无味的春药,并且调制的非常谨慎,一般人无法发现其实春药。

整件事情发生的太紧凑,白色粉面接触到地面后又‘蒸发’了,所以陈东无法直接研究白色粉面。

陈东还没来得及给柴梦情把脉,药效就开始发作了。

柴梦情身体发烫,面色十分红润。

陈东快速点击了柴梦情身体几下,想封住柴梦情的一些血脉,好控制住药效的发作。

但是陈东所做的,很快就没有任何作用了,药效实在太强大了。

别说柴梦情只是一个普通人了,陈东相信如果刚才自己也将白色粉面吸入体内,灵力都很难压制药效。

陈东想炼制解药,但是现在身边又什么都没有,将柴梦情自己留在这里陈东肯定不会放心。

就在陈东想办法的时候。

柴梦情就像一条蛇一样,缠在陈东身上,并且撕扯着陈东的衣服。

一时间陈东还真没有办法。

柴梦情体内的药效已经发作,若果不发泄出来,柴梦情很有可能爆体而亡。

紧接着,柴梦情亲向陈东。

陈东将头别了过去,但很快柴梦情的嘴还是贴在了陈东的嘴上。

陈东只感到一个非常滑溜的东西进了自己嘴里。

陈东想要反抗,已经是不可能了。

二人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在床上缠绵了起来。

柴梦情的身体真的很完美,在漆黑的夜晚中,陈东没有用眼睛去看,全凭手上带来的感觉都感到很完美。

而且柴梦情的肌肤非常细腻,别切带着丝滑,使陈东感到欲仙欲醉。

当二人‘战斗’结束后,柴梦情好像整个心情都放松了下来。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柴梦情竟然睡着了,可能是因为被吓到再加上太累的缘故吧。

一个美人就这样躺在陈东怀中,并且二人身体上没有一根线的遮挡。

对于任何一个健全的男人来说,这样的事情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是陈东这样做,是有自己的原因。

第一,柴梦情这样的情况,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救柴梦情,否则柴梦情真的会没命。

第二,这样的事情有多少男人能做到作画不乱?反正陈东是做不到。

这是陈东重生以来第一次在夜晚的时间没有修炼。

这一夜对于陈东来说,是一件好事,同时也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一夜,陈东没有合眼。

首先陈东担心黑衣人是一个团伙,偷袭没有成功会再次来人偷袭。

其次是陈东真的睡不着啊,心中有太多的事情要考虑。

身边多出一个女人,对陈东来说就是多了一份责任,陈东不是一个不负责的人。

第二天刚刚天亮。

“嘤~”的一声响起。

这是柴梦情在翻身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翻过身后,柴梦情背对着陈东,面向卧室的窗户。

透过窗帘,射进来微弱的阳光刺进了柴梦情的眼中。

柴梦情从小睡觉就不算沉,有些声音都会响起。

而且此时又是早晨五点多钟,柴梦情每天都这个时间起床锻炼,这已经是柴梦情的生活习惯。

柴梦情平躺在床上,用力伸了个懒腰。

就在柴梦情抬手之际,发现好像碰到了身边的什么东西。

柴梦情下意识的转头看去。

柴梦情只见一个男人躺在自己床上,并且与自己的距离非常近。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传进陈东的耳朵里。

“你干嘛?”陈东捂着柴梦情的嘴问道。

陈东担心大早起柴梦情就发出这样的声音,会叫别人误会。

“呜呜。。。”柴梦情还是想发出声音,但是陈东的力道对于柴梦情来说太大,柴梦情向发出声音都不能。

“我放开你可以,但是你不可以向刚刚似的叫了。”陈东明白柴梦情的意思,在其耳边小声的说道。

柴梦情只感到一股热浪在耳边传来,迅速在柴梦情的神经中传递着。

原本由于陈东躺在身边,柴梦情已经感到面红耳赤,这下陈东又贴在自己耳边说话,使柴梦情的脸色更加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