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美女总裁的兵王高手 > 第672章 一脸纳闷地望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72章 一脸纳闷地望着

当雷军将这个告诉给马明辉的时候,马明辉沉声道,“看来这个赵四还真不是等闲之辈,我先前是小瞧他了!”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只能坐?”雷军还不甘心。

马明辉无奈道,“下次打电话的时候,我尽量拖住他们,你们行动再快一点儿。”

“也只能这样了!”

雷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结束了与马明辉的通话。

此时,马明辉还站在南航小区2幢楼1206房门的过道外。

静心看着紧闭的房门就道,“马大哥,要不咱们再试一次?让我再劝劝他们?”

“试是肯定要试的,不过咱们得争取这次就能成功,不能再吃闭门羹了!”马明辉凝声道。

静心点点头,“这个殷老先生不想让自己女儿嫁给赵四,无非是看不起他,所以我觉得让那个赵四拿出点儿诚意来,殷老先生应

该会被打动的。”

“你的意思是让赵四准备一些丰厚的彩礼?”

马明辉微微一沉吟,忽然冷笑道,“那要给彩礼的话,早就让我带过来了,他是不想花一分钱,就想让我把事情办好啊!

“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静心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也感到无计可施。

马明辉看了看左手的时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先去找个地方吃点儿晚饭再说。”

其实,回忆起刚才见面时殷世全的脸色,这个时候马明辉心底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主意,只是他在这里也不好说破,就带着静

心出了小区,先去解决了温饱问题。

天色渐晚,赵四将殷素素送回他新买的别墅后,战神忽然来报,“四哥,那边已经安排好了,那人也去了雅馨高级会所。”

“我知道了,容我去跟夫人告个别,你去开车吧。”

赵四微微一笑,立即走进卧室去跟殷素素打招呼,“素素,今晚我在外面有个应酬,要耽搁一两个小时,就不能陪你和佳琪了,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告诉保姆牛妈就可以了。”

“你去忙吧,你的事要紧。”

殷素素看着别墅内豪华的摆设,内心竟是一阵激动;等赵四一走,她就拉着殷佳琪的手泪流满面地说道,“佳琪,妈妈可能这几天要走了,以后你跟你爸爸过了,你还是跟他姓赵吧?”

“妈,我不要你走!我情愿时间停下来,我情愿再回到过去跟你住那间低矮的小房子也不要你走——”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无非是生死离别,此刻,殷佳琪抱住殷素素的肩膀,又像小孩子一样痛哭失声了。

雅馨高级,某间秘屋内。

罗怀礼忐忑不安地坐在一张沙发上,时不时地看看左手的百达翡丽。

约莫七点的时候,屋门终于从外面打开了。

赵四满面春风地从门外走进来,望着罗怀礼就抱拳行礼道,“罗s长,不好意思,赵某因为家里有些事,来得晚了一些,还请你见谅啊!”

“赵四,你以为你人放了一把在我的枕头旁边,我就怕你了吗?”

罗怀礼一个箭步上前,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赵四盯着罗怀礼脸上的表情就呵呵道,“如果你不怕,您现在也不会单刀赴会了吧?”

“你。”

看到赵四那阴鸷的眼神,罗怀礼心中一凛,猛然退后两步又问,“你,你究竟想搞什么鬼?”

“我是正经人,不搞鬼!”

赵四慢慢走近罗怀礼身边,似笑非笑地问,“罗s长,我前两天请您帮我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小屋密不透风,昏暗的光线打在赵四脸上,配合着他那一脸的阴笑,让人看了竟格外胆寒。

罗怀礼心惊肉跳地从怀里摸出一张新办的递到赵四面前道,“你要求的名字已经改了,也重新办好了!”

“赵德才,嗯,有德有才,这名字取得好!我喜欢。”

赵四拿着自己的新,得意的笑了,一口烟熏过的大黄牙很快也露了出来。

原来,两天前赵四找到罗怀礼的时候,还特意让他帮自己去改了一个新名字,并重新办了一个新的。

罗怀礼看着赵四坏笑的样子,忍不住就怒道,“这是我破例为你改的名字,换的新,希望你以后重新做人,也希望你

别再来为难我了!”

说罢,罗怀礼转身欲往小屋外走,赵四一把抓住罗怀礼的手又道,“且慢!”

“又——又咋了?”

罗怀礼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此刻他真后悔自己一个人糊里糊涂地跑到这里来了。

“罗s长,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我还没有感谢你勒!”

“不用你的感谢,咱们以后别见面了就好。”罗怀礼态度坚决地说道。

赵四坏笑道,“不见面也可以,不过我明天就结婚了,地点就定在东海大酒店,我希望您明天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并做我的

证婚人,我希望东海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叫赵登喜了,我现在叫赵德才。”

“就以为你改了这个名字就不是以前的赵四了吗?”罗怀礼定了定神,厉声问赵四。

赵四诡笑道,“为什么不可以?你先前不是说了让我以后重新做人吗?那我就以赵德才的重新开始我的人生了!”

“我明天还要去省城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没法来参加你的婚礼!”

罗怀礼觉得自己越软弱,赵四就会越爬到自己头上来拉屎,于是摆出自己坚决的态度后,他就快速转身,大踏步朝小屋的门口走去。

“罗s长,这么快就走了?一起吃个晚饭都不行吗?四哥已经为您订好了上好的晚宴啊!你这样走了他会恨伤心的!”

没想到,房门刚一拉开,战神就挡住了罗怀礼的去路;这小子也不出言恐吓,更不出手吓人,只拿着一把亮晃晃的,佯

装提着左手的手指甲。

罗怀礼又看到那把让他做噩梦的刀子,吓得连连后退两步道,“你们,你们别乱来啊!我告你们,我这次不是一个人来这

里赴会的,我还带了的人来,只要我半个小时没出去,他们就会冲进这里面来找我!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二十五分钟了,

最多还有五分钟,他们就要进来了!”

“呵呵,我不过是想请罗s长给我做个证婚人,怎么就把您吓得这样啊?”

赵四又笑着走到了罗怀礼面前。

罗怀礼注意到,这小子手里此时竟抓了一把,看他的样子,好像还在往里面装。

“罗s长,有些事情,别以为自己把得干净,别人就不知道,我听说你的小舅子两年前在修建东海到南江的高速时承包

了一个工程,还听说贵公子两年前去澳大利亚留学时,那笔所谓的奖学金不过是金老九捐献的。”赵四边把玩着手里的,边

有条不紊地跟罗怀礼絮叨起来。

罗怀礼内心一阵砰砰砰乱跳后,赶紧用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你,你听谁打胡乱说的,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呵呵,如果真是子虚乌有的话,罗s长干嘛这么紧张?”赵四装完了,不由得将一抖,罗怀礼猛然一惊就连连点头道

,“我想起来了,我明天有时间,有时间来参加你的婚礼了!”

“您不去省城开会了吗?”赵四坏笑着问了一句。

罗怀礼连连摇头道,“不开了,是我把时间记错了,我应该后天去省城!”

赵四嘿嘿道,“那就谢谢罗长了!咱们明天见吧!记得,我的婚礼十二点在东海大酒店准时举行,到时候一定请您准时参加哦!”

“一定,一定!”

不知道罗怀礼现在的心里阴影面积有多大,不过看到那副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的神情,或许就能猜出个所以然来。

“那好吧,我就不打扰罗s了,请您再在这里面坐上一会儿,我还会有惊喜送给您——明天见!”

赵四说完这句,忽然揣上出了屋子,就在他前脚刚迈出房门的刹那,两个打扮得的女人就走进了屋内。

罗怀礼还没有回过神来,那两个的男人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转而呈现的是两抹艳丽的春色。

南江市,暮色四合。

马明辉带着静心在南航小区外的中餐店吃过了晚饭,又来到了殷世全的家门外。

一抹白炽灯光线隐约从门缝里出来,屋内电视机的声音开得。

静心站在马明辉身边,却有些静不下心来,她深怕马明辉这次再吃一个闭门羹,而马明辉却胸有成竹地按响了门铃。

“怎么又是你们?还没有走啊?是不想让我用脏水泼你们啊?”

两分钟后,防盗门打开了,殷世全一脸不耐烦地出头来瞪了马明辉和静心两眼就要关门。

马明辉挣大嗓门,黯然摇摇头道,“不妙啊,大事不妙!”

“什么不妙?!少在这里的!”

殷世全一脸纳闷地望着马明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