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老板,夫人逃跑了! > 第476章 她的命好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本来以为叶柏茶在这里过的是江夫人的幸福生活,可是没想到,她过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她所想象的那样幸福。

“柏茶,我一直以为你在这里过得是江家少奶奶的生活,一定是又自在,又奢侈,想着都令人羡慕,可是我没想到,却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你就真的甘心一直这样下去吗?江南似乎也不太关心你,是吧?”

叶柏茶看了她一眼,挑了下眉梢:“其实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至少在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不会对这里的人和事有任何的留恋。”

“柏茶,我听你的意思,你还是想离开这里,是吗?”

“人与人之间,不可能永远都不分开,都是迟早迟晚的事儿,早晚都是要分开的,我也只是早做打算而已。”

白玲当然不相信她说的话,她一直都想离开这里,可是怎么了?她还不是继续呆在这里吗?

“柏茶,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叶柏茶也不傻,听到白玲这么一问,她也意识到了什么。

便反问道:“怎么?你是等得着急了吗?”

白玲就算再着急,也是不可能承认的。

“也不是,我怎么会等着急呢?我都已经等了江南这么多年了,还差这一朝一夕的吗?”

这话说得也真的是够直接的了,这是公然在撵她离开这里,她又何尝不想尽快离开?可是她真的不能那样做,因为她和他之间是有约定的,而且她也不想欠他的。

“应该用不了多久了吧!”

“柏茶,我觉得你嘴上说想要离开这里,可是心里面还是有些舍不得的,不想离开这里,对吗?”

“舍不得?不想离开?这话从何说起?我怎么可能舍不得呢?这里又有什么是值得我留恋的呢?”

“那你为什么迟迟都不肯离开?以前只要趁江南稍不注意,你就会想方设法逃跑,可是现在江南根本就不在家,你为什么就是不走呢?千万别说怕他回来找不到你。”

白玲看上去对叶柏茶有很多的不满。

“我不走,自然有我不走的理由,等有一天,我该离开了,我自然也不会多呆上一秒的。”

“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得上的吗?”

“没有,到时候我会光明正在地走出这里,他也不会再阻拦我。”

“柏茶,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没有。”

说完,叶柏茶便站起身:“饿了,我去找点吃的,你要不要吃点水果?我帮你拿过来。”

“哦,随便。”

白玲愣怔地坐在沙发上,她觉得叶柏茶真的好奇怪,既不想同江南在一起,又不会现在就离开,她和他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秘密?

虽然叶柏茶说没有,但是白玲是不可能相信的,就算是真的有秘密,她也是不会对她讲的。

白玲蓦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去了厨房的方向,叶柏茶看她走进来,便皱了一下眉头,片刻之后才出声:“白玲,怎么了?看上去的你的脸色不太好,是哪里不舒服吗?”

白玲勉强地让自己发出了一道声音,这声音有些干涩,又有些沙哑:“没怎么,我突然间觉得胃有些不太舒服。”

“你有胃病吗?”

“嗯,可能是胃炎犯了。”

可是叶柏茶真的不知道家里面有没有治胃病的药,她只能打量着白玲,问道:“不要紧吧?”

“嗯,不要紧,有胃药吗?”

“胃药?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应该是没有吧?江南好像没有胃病,所以他也不会有胃药吧?”叶柏茶从来都没看江南吃过胃药,所以她不太肯定地说道。

“那厨房里有小苏打吗?”

“这个……我找找啊。”

叶柏茶说完,便马上打开了厨柜,在里面翻了一会儿,找出一个还没有打开包装的塑料袋子。

“找到了,你看是不是这个?”

“嗯,对,就是这个,麻烦你帮我用温水冲一些,不用太多。”

“这个真的可以吗?”叶柏茶有些不确认地问了句。

“嗯。”

叶柏茶把冲好的水,递给了白玲,白玲一边道谢,一边把水喝了。

“白玲,你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我这胃病是很小的时候就有了,那个时候,我爸忙着挣钱,所以就把我扔在家里,虽然给我请了保姆,但是我不喜欢那个保姆,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虽然爸爸给我准备许多吃的,但是我也不愿意吃,所以就经常饿着肚子,时间长了,也就得上了胃病。”

听着白玲讲述她小时候,叶柏茶觉得她小时候似乎是吃了不少苦,也挺可怕的。

“白玲,看来你小时候吃了不少苦。”

“嗯,小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苦的,我只是天天哭,我现在想想,才觉出那个时候挺苦的,但是我小时候并不知道,我以为所有的小孩子都和我一样,过着那样的生活,也都没有妈妈,也都会饿着肚子,现在想一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好傻,怎么会幼稚的以为别人也和我一样呢?”

“白玲,真的对不起啊,让你想起了伤心的往事。”

“没有什么的,这么多年来,我都已经习惯了,我从小就没有了妈妈,我也不知道我的妈妈是去逝了,还是和我爸离婚了,后来我知道,别的小朋友和我不一样,他们有幸福的家庭,有爸爸,有妈妈,甚至有的还有爷爷和奶奶的呵护,而我,每天只能看到爸爸,虽然爸爸也在努力地想要把我照顾好,但是却越是想要让我生活得更好,我却偏偏生活得没有那么好。”

“白玲,你现在也没有找到你的妈妈吗?”

“没有,我小时候一直都在问我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可是爸爸说我的妈妈早就已经死了,我也不是很相信,就问他要我的出生证明,那上面总该有我妈妈的名字吧?可是爸爸说出生证明早就已经没有了,每次问及关于妈妈的事情,爸爸的态度都不是很好,渐渐的,我也就不再问了,我不想再看到爸爸那难看的脸色,他看上去也并不比我好受,小时候,我需要妈妈,但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不再需要妈妈的羽翼了,我还找她做什么?”

“白玲,我觉得命苦的不只是你自己,还有你爸也挺苦的,一个人带着你这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