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星际逆袭指南 > 第391章 战(8)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道道银矢状飞行器从舱内飞出,转瞬出现在轨道上,进入大气层时解体,白色气流肉眼可见地爆发,像冷热交融升腾时的烟雾。

紧接着,急剧下降的冷气让空气凝结起了冰晶。六角状的冰花璀璨晶莹,流蹿着闪闪流光。

冰晶靠近陆面变成雪花,一片片从头顶上方飘落。

地面的人影不约而同地停顿了动作。

这是什么?

突然下雪了?

周围能见度却渐愈增高,如遇日光的晨雾,在快速消散。

零在半空现出身形,抬头仰望。

能量封锁失效了。莫小莉伸出小手接住飘落的雪花,疲累一瞬从脸上一扫而空,满是高兴,“姐姐来了!”

坦提落到地面让她爬下,锐利眼神透过薄薄晶体试图探出玄机。

“什么东西?”见麻烦没跟过来,路薇师闪至杜兰德身侧,问。两人身上伤口已愈合,仅余凝结的血污残留破损衣衫上。

分开的多路中,只这一路身后紧跟着实力相当的对手。

且想要解决对方可没一开始那么轻松了。

杜兰德摇头,没回,神态却松泛下去。研究室出品的两样东西,此为一样,超微纳米回收器,与魔方相似的材质,借助人工气候干预,专为扩散的能量而设。

至于何时利用、如何恰到好处地步步逼进、步步诱导,以达到理想效果,可比一味的杀戮耗费更多思量。

接下,方为关键了。

白净的雪花飘飘扬扬,为埋在阴影下、千疮百孔的阴暗城带去奇异的安宁感。

遍地扔下的尸体似乎也变得没那么触目惊心。

就在这种万籁俱静里,陆南娜悄然无声地出现在半空中,对上直立的背影挥拳肘击踹腿,一连串一气呵成的动作,上方光芒大闪,她堪堪擦着边缘退出。

一切发生在数毫秒之间。

等陆南娜接住缩小下落的囚笼,定睛瞄上一团血糊时,不禁暗自喃喃,这也太容易了吧,这人不是头领吗。

唔......她抛着魔方,双目往慢一拍出现围拢的人影扫过一圈。

俱没什么表情。有猫腻是了。陆南娜推测,转眼见到外围晃过的同伴,穿梭的影子带动被踹离的身形形成一道道抛物线向外激射。

安瑟从中似慢实快地靠近。

陆南娜默契地将魔方抛过去,“怎么看?”

“等等便知道了。”安瑟接过,没细回。她也说不清是分身还是别的缘故,但无论是直觉还是基本判断,对方就此被解决的几率趋于负值。

周围重回一派腥风血雨,两人所处方圆之内异常平和。

“带去给杜兰德首领。”安瑟就近招来一人,将魔方递去,吩咐道,“让他带上所有人先撤。”

所有人,是除了自己带来的、尚在的所有人。

“是。”

随着应声,球球唰地从胸前升至头顶上方,顷刻间延展出去的嶙峋白光铺满地平线尽头,被感应锁定的人影随即先后消失在城内。

再出现已是身处于悬浮在外太空静候的大型舰船内。

不少仍然维持蜷缩姿态蹲着瑟瑟发抖的居民们在片刻后,方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周遭环境的不同。

密密麻麻的身影塞满在原来空旷的有着深灰色金属质感的甲板广场上。

他们都是被滞留在阴暗城,没有私人飞船、亦没赶上各类出逃舰船的幸存者,约有十来万人。

“你们好,我们是星际联盟救援行动二组。此行目的地,太空城青城,行程三十六个小时。请所有人员分别前往B区16-33层自行安置,擅闯其它区域者,死!”

“重复一遍,请所有人员分别前往......”

广播音无差别地响在舰内每个角落。

面面相觑了片会,外围的人尝试性地循着指示路标往下走去。黑域的人素来与其它地域形成一个平衡的微妙存在,此番交集,尚属第一回。

被救援?

这场景根本没比做梦来得真实。

但以后如何......想起扑鼻的血腥黑夜,现在还是保了命再说吧。

“真有闲心。”路薇师边替受伤的族人清洗伤口,边出言说道。

他们这些人与外面的不同,早先一步直接传送到了医疗部。纯白的壁面光线,空旷的廊道,只有寥寥十余人。

来时对比现在,死伤惨重。

杜兰德从来人手里接过血色魔方摆弄着,心不在焉,“顺手的事。”

不知道能不能从它身上得出什么有用消息?阿瑟送过来是这个意思?杜兰德思索着,下一秒便消失于原地。

路薇师不禁翻了个白眼。

什么是顺手?星域各地为一个进入基地的名额吵得翻天覆地,抢得头破血流,搁这里随随便便带十来万难民回去,让人怎么想。

真是......有权,任性。

“阿克哥哥......”不甘心地把传回的人来回搜索了几遍,仍是不见丝毫身影的莫小莉丧气地屈膝蹲坐在地面,低垂着头。

坦提大手往她脑袋拍了拍,“跟你姐姐说了没有。”

莫小莉摇摇头,“姐姐应该知道了。”

这里还剩多少人,其实一目了然。

“丫头。”正说着,耳际声音传入,“去监控室候着,哪条路线有偏差及时通知我。”

“哦。”莫小莉蓦地站起,顺从地回。

路线是指正从其它黑域赶往阴暗城的敌方来援,那些按指令溜爬在某小洞穴的小东西们身上都有内外置联络跟踪器。

或许作为原形赶路会更有优势,但受控制的人仍须借助载具,是以,也给了能追踪的缺口。

露出的第一张底牌,打破能量封锁,就是为了与外界信息交流的通畅。

从而进退有度。

安瑟还想说什么,然下一秒眼皮微抬,挂了通信,望向前面缓缓露出的身形,颇有意思地笑,“我以为你......”

她耸耸肩,“那啥,不堪一击?啧。”

陆南娜紧挨身侧,身形略绷,微微眯起眼打量。刚才下手可没留情,人也没怎么看清。倒是选得一好看皮囊。

零依然如故地微笑,“我,不死。”

那种高人一等,又带那么点莫名的慈悲为怀的目光看得真让人牙齿痒痒。安瑟懒得跟他废话,“上!”

“杀!”

我就看看你能死多少回能一直保持好脾气。

安瑟眸底深冷,脸上却一派气定神闲。

陆南娜在“上”字未落时已冲了上去,同时翻了翻眼皮。这是不是哪里不对?

不是要耗时间吗。她急着上什么?!

“数个小时前有一艘战舰带着人离开了。”诺亚话语插入。

“哪?”

“去向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