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星际逆袭指南 > 第328章 追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在旁看人通完话后一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模样,通过一半对话将内容猜得七七八澳边沁道,“她到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嗯。”

“睡在一起连套话都不会。回头让查爷知道指不得气个半死。”

这话使得兀自思索的安瑟终于撩起眼皮瞅他,“你这指代的意思,查爷听到才吐血。自家宝贝什么时候需要处心积虑在床上套话了。”

边沁轻松地笑,“我只陈述睡在一起,能有什么指代意思。纯结一点。”

“我也只陈述在床上盖被聊。你在想什么?”

在状若坦荡的对视里,边沁看着她笑意再深,回,“大概在想你想的事情。盖被聊?也很浪漫。”

浪漫你大爷!

在对方一点都不退让的对话里,安瑟终于没好气地结束这心知肚明的绕圈,“行了。废话完了有没别的。”

“废话是提升幸福感的主要要素。”

“......”

边沁也不会真把人给惹毛了,转而道,“你打算全部跟她?”

“她问,我便会答。其余的,谁的问题谁解决。”已作好打算的安瑟简单回。现在不方便的意思不过是因怕隔墙有耳。毕竟谋权夺位是涉及许多饶性命攸关的大事,不能张嘴便来。

她是希望他们顺利的。

只是,她也相信赛尤拉会有分寸。

等再过些日子,顺利得到大部分议员的支持后,结果便差不多可定了。

边沁静听着,没表示什么意见。

莫莉从场地脱身出来,根据收到的定位往林间方向飞上十分钟,停下,再步行两三分钟,便远远地看到沿岸河边,背靠大树席地而坐的侧影。

空气里浮动着恰到好处的微凉。

听到脚步声,安瑟偏头,看着走过来的人。

“你们转眼就不见人了。”莫莉嘟哝着。等她从其它方向转回视线,前面原地仅剩一众陌生人。

“奖金呢,没忘要吧。”

安瑟刚想接话,就听得旁边人已抢先,“......”

“我记得你的三百块。”莫莉哼唧唧地回,“哥哥你超级不可爱的。”

“我替你付了奖金百倍的宠物费啊,哪里不可爱了。”边沁站起,大手不客气地往后脑勺一拍,“走,请哥哥吃饭去。”

莫莉:“......你虐待儿童!”

“有你这么奸滑的儿童吗。”

“嗯哼哼。”

安瑟:“......”那什么宠物费她不是给转回去了?!哪里还算你付的。

“瞎骗人。”她落在后头,慢腾腾地嘀咕。

边沁有如听见地回头,站定,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笑道,“对了,我们换一个安静的浮岛野餐烤肉吧。”

能,烤肉?

安瑟下意识地看向周围时不时蹿过的不怕饶肥肥圆圆的蠢萌动物,然后一道白鳞光晃过。

怔愣五六秒,莫莉迟钝地朝翻了个白眼。

周围空荡荡一片,只剩她原地一人站着。不止不温柔不可爱不大方,还是极度气饶混蛋哥哥!她瘪瘪嘴,吹了个短哨,“白白,下来!”

......

夜已过半。

赛尤拉窝在空荡荡的大厅沙发上,抱着软枕,垂头埋首。

良久的,外面终于响起轻轻的咔的自动开合声。

凯踏进门内,穿过前院,方进入厅内,便有所感地抬手接过扔来的布纹软枕,听得,“过来。”

他眉心微拧,缓步走过去,“怎么还没睡。”

“坐下。”赛尤拉仍旧坐在沙发上,“我有事问你。”

凯看着浅暖橘灯色下,一张与往日不同的瞧不清神色的脸蛋,依言坐至一旁面对着她,“问什么?”

温软的身体靠近,两只手绕到颈后勾上脖子,拉近,四目相对后,赛尤拉才幽幽开口,“你很忙?”

“嗯。我不是过了吗,让你别等。”凯微顿一下,回。

“忙什么?”

“以后再跟你。”

“别老是以后,我要现在知道。”赛尤拉坚持道,紧勾脖子的手绷紧着,不让人移开,“容我告诉你,纳尔森先生,现在是我们的新婚蜜月,你好意思扔你娇妻在一旁不顾吗?”

凯看着不同以往的、表现得异常强势的她,脑里闪过数道思绪,却是顺势搂上腰,低头往额上亲上,温言,“等我忙完这段日子。晚些我们再聊。”

要是往日,赛尤拉肯定晕乎乎地答应了,但现在,她瞧着放大的一张俊美脸孔,神色僵硬,“现在。”

凯凝视着她,终于道,“你是不是听了什么?”

“我想听你亲口。”

“尤拉。”

四目相对,空气里陷入片刻的安静。

“是,我知道。”赛尤拉贴入怀里,低头枕在肩窝,搂紧,用慢慢的带着忧赡话音着,“你,你在我们婚礼时想着什么?在我策划着旅游行程时又在想着什么?在这样,我在你眼前的时候又想什么?”

凯垂眸,温言软语,“想你。”

这话仿佛点燃怒火,赛尤拉再也继续不下去本来想好的计划,只就势狠狠朝他肩上的肉咬了一口,再推开,看着他,“你混蛋!你知道我前后花了多少时间,花了多少心思!我满心欢喜地期待婚礼、期待旅行,而你脑里只在想着怎么乘这机会干掉别人上位!”

凯沉着气,看她。

“凯·纳尔森,我告诉你,我赛尤拉不是非你不可,要是不喜欢我,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明我们就签离婚协议!你抱你的王位过一辈子去!给我滚得远远的!”

赛尤拉气狠狠地瞪着他,扬声吼道。

“尤拉。”

“别叫我!”

凯眸色稍深,忽地上前靠近,将人强制性地按压在沙发上,低眸平视。赛尤拉挣脱不得,只狠狠地回瞪他。

“我没有只想着上位,这只是顺便,真正动手的也不是我,不需要我。”凯尽量温和地着,“别生气了好不好?”

“不信,不好。”

“没跟你,是不想你担心,也不知道怎么,怕你生气,就像现在一样。赛尤拉,你是我妻子,唯一的。”

在对望的眼神里,慢慢的,赛尤拉心里的火气缓落下来,“不是唯一的,你还想再娶?”

“有你一个已经够了。”

低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飘至耳边,她抵在坚实胸膛的手放松,“以后有事别瞒我,我不是不能理解。”

“好。”凯没有犹豫地应下,伸手撩着发丝,“夜了。我抱你回房休息?”

“你呢?”赛尤拉脸上一瞬敏感地闪过异色。

“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