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星际逆袭指南 > 第263章 起源发展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实战场是安瑟的弱项,但这项可以靠时间磨,击杀不够说明死的次数不够。

相反,虚拟场和泛学,在强悍的接受力、意识力和融会贯通下,成了绝对的强项。

第二十五天,她便提前完成了全部课程进度表,开启了另一项隐藏条。

她的个人信息板,变成了简单的:

终章:

起源与发展,01。

她躺在舒适的软长椅上,闭上眼,回到了一百四十亿年前的宇宙,在虚无的时空里,参与了宇宙大爆炸与膨胀,看到了在引力坍塌下形成的无数巨大恒星,看到了它们不断的进化、爆炸,看到了随之产生的越来越多变的新星,物质元素在源源继续的生存和毁灭里加速丰富。

视觉随之缩小,转到了某个星体。

古细菌悄悄繁殖,多细胞生物出现,生命进入大繁衍时期,海生藻类,陆生裸蕨植物,两栖动物、昆虫、种子植物、爬行动物、裸子植物、哺乳动物......

直至,灵长类动物开始快速演化,进化为有着相似形行的现代人类。

社会随之出现,开始进化。

荒野的村落小镇,木建建筑和石建建筑随意地修建,低矮敦实,道路歪扭杂乱,延伸至森山野林河流。

接着,繁衍加速,建筑越修越高,道路越修越宽,林立的烟囱、河岸码头、铁轨开始出现,村落小镇发展成城市,建筑物加剧拆装,直冲天际,陆空交通起起落落繁忙异常。

战争开始,大规模杀伤力武器进入视线。

城市在摧毁中持续扩大、进化,巨型建筑间搭建起天桥,漫天霓虹投影,空列飞车穿梭于苍穹。

科技开始往星空发展。

探索信号被接收,外族生命降临,种族战争拉开。

视觉随之放大,跨星系星际殖民在浩瀚宇宙变得如火如荼,由黑暗殖民种族时代跨入帝国时代,秩序在彼此僵持和对抗中建立,星际距离在技术和斗争中拉近。

繁衍扩张加速,虫族开始联结出现,虫巢意志所过之处,无坚不催。

人族星际联盟为之建立,由七个初始成员国迅速扩张至星际所有人族存在的地方,复仇之战拉开帷幕。

连绵战火覆盖全星际,虫族几近被扑杀殆尽,残余力量消失无影。

至此,帝国时代正式跨入星盟时代,星际进入平和的光明纪年。

宇宙的诞生与发展,生命的降临与进化,文明的进程与更替,磅礴的悠远历史将人的身心完全浸泡其中,不能自拔。

安瑟从虚拟现实中退出后,怔忪了好一会才回神。

这是她接触过的最详尽最逼真的历史场了,如灵魂跨越了一百四十亿年,经历了所有的起起落落。

她重新打开了信息板。

总积分,10300。

......加了1000分?

嗯?安瑟愣了一下,想了想,走出去。

廊外,正对环绕的中央空地上,悬空的十块投影屏正中,赫然变成了她的影像。

01,希琳·洛,总积分,10600。

要知道,在她完成所有进程,开启隐藏条前,她的排名仍只是第三,与第一相差了整三百。

她还想着可能追不上了,结果,这一加分,特么的给力啊......

看来,前面两人最后得到的分数与她不一样。

只是......她从头至尾也没干什么啊,难道在看星盟发家史时还能不着痕迹的拍了什么马屁?

安瑟颇为自乐地揣摩着,便听到周围的动响和细语。

在包围圈形成前,她直接一手撑上护拦,凭空跳下去,溜了。

自进入固定前十阵容,她在这圈子算成名了,去哪哪都被认出,在外面被围观和在实战场被围殴的概率一样高。

不过,要是认不出也是真眼瞎了,毕竟这投影如鬼影似的无时无刻矗立在所有训练场馆中央。

溜了一圈,没看到有新的任务刷新,她便回了宿舍。

一入内,侧身躲掉扔来的不知名杂物,安瑟瞄去,“谋杀呢。”

赛尤拉气势汹汹,“你!失踪了一个月!”

“没有,我回来那次等你等到睡着。佐伊你说对吧?”

佐伊斜躺在沙发上,挥手,“别吵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太不仗义了。

好在安瑟此时已抢先扑过去,热情的给了盛气凌人的某人一熊抱,“快累死了呢。你真的还要发火么?宝宝好可怜啊。”

“......”赛尤拉僵了僵,态度霎时软了,语气带着抱怨,“谁让你那么拼命。我本来想跟你说,实在不妥的话让家里私下加派一些自己人过来。”

这操作,骚啊。后门走得光明正大。

不过,想想也很正常。愿意舍身冒险便罢了,不可能连在基本配备上一点私心皆无。

安瑟蹭了蹭,笑,“谢谢。”在能表现实力的前提下,单纯靠关系是很容易招人反感的。只是,面对好意,这话没必要出口,“你们怎么也回了?”

赛尤拉有些莫名其妙,“最后一天了啊。都结束了。”

......嗯?

她一睡一看,五天过去了?

安瑟有些囧。怪不得......回来时觉得特别热闹。

“对了。你名儿为什么不对?”赛尤拉探究的问。

“大名,官方名,嗯,你知道便行了。”

希琳·洛,是真正能追查到出生的名字,毕竟,她出生时,达卡拉星还是好好的,她身份登记没问题。在没亲自去申请更改登记的情况下,这就是唯一的真正身份。

自然,她也没动过更改的念头。那对父母,是一对好父母。

“哦。”

“你们排名多少?”

“喂,这问题不友好......”

正说着,舰层内各处,响起了一把肃然女声,“通知,请所有人于三十分钟内,前往B1会场集合。通知,请......”

如此重复了三遍,恢复了安静。

佐伊从沙发上跳起,扯着头发,“又闹什么,好好的让人歇一晚不行吗。”

安瑟耸耸肩。

这五天,她是相当于一觉睡了这么久。

不过,她刚踏出移动梯,自家教官便突然出现在了眼前,黝黑的脸皮绷得有点紧,“随我来。”

哪?什么事?安瑟疑问的望去。

“首领们要见你。”零伍喉头滚动了一下,顿了顿,补充道,“别紧张,问你什么答什么行了。”

......额,是你在紧张好么。

首领,星盟首领,七大巨头,她只见过赛尤拉的爷爷查普曼,其余大佬们......嗯,莫名的有点兴奋怎么回事?

她擦擦手掌,“走啊!带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