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星际逆袭指南 > 第161章 格格不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比起昨儿,经过充分准备落实策划的第二天,不止城堡内,就是整座岛屿都落入了微妙的热火朝天中,处处涌动着可见的忙碌影子。

视线从外面收回来,阿方索查看了一下具体位置,然后眉心微拧,打开了监控屏幕。

还是睡觉。

现在已是午时了。

三天时间已耗过半,但直到现在,她所表现出来的,大多就是一副随遇而安,乐于天命的姿态,做得最多的就是折腾场地,其它不过就是追西恩跑了两回。

这行为本身没什么,但目的若是要离开……要干的肯定不止。

有什么忽略了?

正罕有地轻拧眉心,准备将监控调到其它时间看看时,就见屏幕上的人影动了动,然后睁开怔忪双眼慢腾腾地坐起来,眼神茫然地往四周转了一圈后,环抱着膝盖脸埋在里面,一动不动起来。

阿方索才准备划过去的手就顿住了。

似是过了很久也仿佛就是那么一两分钟,人便若无其事地从床上下来往隔间而去。

接着空落落的一片屏幕画面才在接续的动作下快速往前退回回放。

几乎一半的时间都是立于落地窗前,面向外面的一个背影,其余就是睡觉,极其单调的,乏善可陈,只是……弥漫着无声的落寂。

另一边。

安瑟则是在哗哗水声下,拍了拍脸提神。

今儿要干的事还是很重要的,要不然到了最后,啥都成了,就自己这里掉链子可就悲剧了,白忙一场也不足以形容,她肯定会死得很惨……

片刻后出去,就见诺亚在床上滚着玩,“这日子也特无聊了。”

“……”安瑟一瞬心塞,顿了顿才开口,“怎么样了?”问的自然是监控,她人其实是被诺亚唤醒的,想了想便直播现场示个弱,以降低警惕心吧。

有时候,没有破绽就是最大的破绽,恰到好处地露一丝情绪上的问题,传导一种无能为力感,或许能混淆一下方向注意力。

至于有多大效果就不大好估量了。

闻言,诺亚有些不屑的回,“我谁啊,这点程度的怎么可能有问题。”

安瑟一手将之拎近,“好好的正面回答?”

“……关了,走了”,声音霎地奄奄一息,所以说,它最讨厌这种小身子了。

“走了?”疑惑才落,下一秒就见这货自动地滚到床头,跟其它玩偶玩排排坐去了。

安瑟警醒地扭头看向外面。

果然,两三秒,嗒的轻微开门声后,就见一道身影出现在视线之内。

没等人开口,安瑟就扬声微怒道,“进来不会敲门?隐私权懂不懂?”

一张脸孔霎地凝结成冰。

安瑟当然只敢趁机怒这么一句,怒完后便大步往外走,她这么半天还没吃过东西,化发挥不出的暴力为食量总是对的。

当然,能溜就溜更是对的。

她又不是真的怒而出口,生命都不在自个手上握着的人跟人家谈屁的隐私权,做戏做全套而已,甭管来干什么,小小的忿过去就是了……

然而还是没溜成。

安瑟靠在被禁锢的门背上,对上眼前摸不清情绪还不说话的人,默了一默后,便伸出手主动的揽上了脖子,“好吧,你的地盘,不敲便不敲吧。我饿了,去吃饭?”

……远处等着看好戏的诺亚情不自禁的抖了抖,它刚还想赞弱渣胆子大了来着?

感受着传来的柔软温度,阿方索寒气慢慢散去,也放弃了从监控开始的真假难辨的揣摩,低头耳语,“你会习惯的。”

安瑟从善如流,“好。”

心满意足地吃饱喝足,一个半小时后,她便出现在岛的另一侧,不远不近地望着前面延伸至海上的长桥海屋。

小西恩就是窝在这儿住下了。

紧随其后的大胖球总管自觉有些不妙,“夫人,你说的某个地方缺少人烟还缺装饰,就是……是这儿?”

小少主不好惹啊,难得清静了两天,谁会主动前来?况且,这两人……不会闹起来吧?

要不要通知刚离开不久的大人?

正想着,就见夫人笑眯眯的回头瞅着他,“没事,这倍儿棒的风景啊,冷冷清清的也太寒碜人了,我最不喜欢。你看,之前的要求你家大人也全同意了对吧?”

“这个……”大胖球还犹豫着,安瑟就冲后头跟来的一群人道,“行了,就前面,都干活儿去吧。记着,所有都要求与城堡布置一致,我想在那边也能看到这里。”

“是。”

走至前面,安瑟一眼就看到了出来察看情况的黑袍人。

两人迎面对视着。

“你又在干什么?”

“装饰啊,这里太暗沉了,孩子嘛,该喜欢一些活泼鲜艳的颜色搭配才是”,安瑟笑着道,“况且,你看看周围,与这里也太格格不入了,对不对?”

“你不能进去”,黑袍人没回这话,转而道。

“小西恩怎么了?要我说”,安瑟慢腾腾的道,“人呐,是对未知事物恐惧而已,我这么和蔼可亲温柔漂亮好说话还特讲道理的一个人,你让他看多我几回呗,保管啥事儿都没有了。”

气氛霎地一静。

好几秒,才听得粗沙笑声传出,然后才是同样难听的声音,“可以,但不是现在。现在的你太危险。等过多一段时间,将心里残存希望消磨殆尽再来提吧。”

这人……貌似有点意思?安瑟笑容更灿烂了些,“那么,你是赞同我的自我看法了?这就对了,我最是心软了,小恩这么可爱的孩子啊我一看就可喜欢了,但脾气不好啊,我原也是爱之深责之切,性子就急躁了些……”

听着眼前吧啦吧啦地诉说着的女子,黑袍人静静地看着不动。

这是来示弱?

“滚,我让你们不要烦我”,喧闹的声音从各处响起,西恩知道肯定又是那女人提的主意,这岛上简直被折腾得没有一处安静的地方了,他要搬,对,就搬到上面去,他不信她还能继续跟上,正烦躁不安地想着的时候,就听到门嗒的打开的轻微响声,他抬起头便吼过去。

只是,下一秒,他血液仿佛就被冻住了一样。

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