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科幻 > 星际逆袭指南 > 第21章 礼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时间慢慢过去,在安瑟的视线内,两人终于神色倦怠步履蹒跚的出现。折腾了半夜,看来每个人体力都消耗得够呛。

看见安瑟安稳地靠在树下朝他们浅笑,苦苦跋涉的两人俱是精神一震,小莉吭哧吭哧地迈开步子跑了过去,站在她面前。

“姐姐,我们来了。你怎么样……疼不疼?”小莉看着眼前的血迹斑斑,眼眶瞬间红了。

“没事”,安瑟毫不在意地笑笑,转了话题,“你们捡了吃喝的?”

“嗯嗯,在爸爸那。”提起这个,小莉急急地转身,看着后头。

刚走到的莫九恰好听到最后一句,他立马绽开了笑容,放下肩上随意扎结的沉重布包,迅速地打开,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

安瑟低头看着地下,近十份的清水和干粮,眼熟的药瓶,以及……一把手枪和两枚手雷?

很好,这下她觉得就是受伤也值了,这样的人不妨再给她送上十打百打。安瑟拿起手枪把玩着,这当然不是无限能量枪,而是旧式武器,里面只有六发子弹,不过,昨晚并没听见枪声,这人不会用还是怎么的?

至于手雷,如果有机会……安瑟眯了眯眼,还是以牙还牙的好。

见她半天没说话,莫九神色踹踹,这,难道有什么问题?

“没……没问题吧?”

安瑟回过神来瞅一眼他神色,“没,很好,辛苦了。”看来他循迹翻尸倒货还是有一套的……安瑟把药瓶扔过去,“和白天的一样,自己藏好,三天一粒,延缓毒素。”

“啥?”莫九有些傻眼。

“我不是跟你说了?”

“没,没啊……”莫九嘴巴有些发苦,你只说没事,哦,不,好像是暂时没事?

看着他皱成一团的脸,安瑟挥挥手,“死不了,等你吃完这些,我们估计差不多也能出去了。出不去也死了,也就没关系了。”

“……”

“好了,赶紧吃喝完休息,大概快天亮了。”

然而,等他们刚要歇下,透过枝叶已能看到一丝朦胧的光亮。安瑟抬头看了看茂密的树冠,还是道,“爬上去,继续睡。”

不睡觉是会死人的!坚持着磨刀不误砍柴功的她,还是带领两人安稳地趴在树上呆到了……傍晚。

许是昨夜这里刚刚灭了一片,一直很是清净无事,最后,醒醒睡睡间,他们是被新一轮广播给彻底震醒的。

独特的乐声过后,一把男声再次响彻四方,“各位玩家,很高兴通知你们,现人数总共为四千六百一十二人,离目标大大的前进了一步,接下来继续加油吧,祝你们好运。”

安瑟坐了起来,揉揉额头,看来前三四天,就能刷下绝大部分的人,剩下的人,才是棘手。

“天……怎么又暗了?”莫九惊奇。

安瑟抬头,淡淡道,“估计昼短夜长。”

在他们看不到的屏幕外,这话震翻了一群自昨晚起暗暗关注他们的人,他们看看其它屏幕上正在上演的生死大戏,再看看这边好不容易转醒后正在磨磨蹭蹭地再次吃起东西……这画风,貌似有点不对?

很快,安瑟就收到了自昨晚起的第二份礼物,她打开,将东西拿出来,瞅了瞅便戴在另一边手腕上。

“姐姐,这是什么?”

“手表。”真的是最最简单的计时器,光洁的电子屏幕上只能看时间计时,其它什么功能也没有,真的是……吝啬。

她叹了口气。

“为什么给我们这个?”莫九好奇的凑过来。

安瑟想了想,垂眸,眼里透出狡黠的笑意,“可能……是看我可爱?毕竟游戏里能送的种类大概不多,这个,算贵重的吧?”

众人回想起她昨天坑人灭怪的狠辣劲,忍不住纷纷吐槽,可爱?别开玩笑了。况且,在游戏里打赏生存物资可比打赏这类无用的装饰贵多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安瑟有幸在极短的时间内,再次见证了一架无人机稳稳的朝她飞来。

在所有人眼里,她是不知所措地巍巍颤颤地打开。

而事实上,安瑟完全是激动所致,因为她发现,除了碰运气和杀人越货外,还有第三种办法可以获得生活物资。

现在呈现在眼前的是她以前常见的东西,执行星球探索任务时必备的单品之一,漂亮的有着湛蓝莹光的纳水瓶。和普通的水容器不同,它整体经过高科技压缩和空间处理,小巧的外观内最低也可容纳一方以上的水体。

她按下凸起的位置,倒置,澄澈的清水淳淳流出。

很好。安瑟笑眯眯地将瓶子挂在身后,然后才看附带的便条,“破表提醒你时间,这个提醒你这才叫贵重,麻烦继续你的冒险。”

她抬头看着凑过来的小莉和莫九,轻笑,“走吧,金主等着看表演。”

收东西不干活不是她的风格,不过,方向可就由她定了。而她,可没有自虐的喜好。

以前她没深思过打赏的问题,因为她从打心底厌恶这些以生命取乐的人,所谓没有买卖就没有市场,他们可谓是一手促成了血色的发展壮大。

因而她忽略了,陷入局中的她是可以利用它的。

金主想要你活得更长久,提供更长时间的娱乐,而这,一定程度上真的可以。它不能帮助自己躲避危险和赢得每一场战斗,但至少,饿了渴了能吃饱喝足,受伤了能更快恢复,这很重要。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追求是一致的,无论是活着战斗或者活着出去,都是活着。

而且,也许,她可以利用得更彻底。

安瑟眸内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恢复如常。她瞧了瞧微暗的天色,再仔细观察了一下地上凌乱的痕迹,慢慢迈步前去。

“姐姐,我们现在去哪?”

“报仇。”

一旁的莫九愣了一下后摩拳擦掌,“那老女人?”对于昨天他差点命丧兽口这事,他可把帐全记下了。

“嗯。”

“怎么找?”

“碰运气。”

“……”

三人的身影越走越远,渐渐消失在渐愈深幽的丛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