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漆黑狭窄又阴暗潮湿的地牢里,一股子霉味夹杂着血腥味儿直冲鼻,向南浔是被冻醒的。

她打了一个哆嗦,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张开双臂被绑在了木架上,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暗光线。

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环境,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前面一面墙上摆的全是刑具。

像极了古代的天牢,阴森潮湿,冰冷刺骨,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那夹杂着霉味的血腥味,让她胃里一阵不舒服。

又被人抓了,向南浔意识到这点也很快安静了下来,只是下一刻心就提了起来,云吞呢?

他也被抓起来了!向南浔急了,“云吞!云吞你在哪儿?”

她试着喊了几声,地牢安静的可怕,并没有人回应她。

心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冰凉,脸色煞白,云吞不在这里!那他会在哪儿?难道是被分开关了!

向南浔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云吞还那么小,谁也不敢保证抓他们的人会对他做些什么。

可就看眼前的情景不用想也知道,这群人没安好心思,绝对不会让她们好好的出去的。

她倒无所谓,可云吞,他还是个孩子!

越想心里越着急,她试着动了动手腕,心里一咯噔,是手铐,完了,她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突然她后悔把君湛寒推出去了,要是有他在,她们一定不会被抓住的。

可是这些人为什么抓她们,难道是江晨曦的人?

可她转念一想,江晨曦虽然说是骗了她,但是她还是相信他的为人不会把她们抓起来的。

还是那句话,要是他有那心思,早就动手了,没必要等到这个时候。

那还会是谁?君奕轩吗?用她们来威胁君湛寒?

若真的君奕轩那么她们就凶多吉少了,也不知道君湛寒有没有发现她们不见了。

现在唯一能救她和云吞的,也只有君湛寒了。

向南浔觉得有些可笑,明明是要推出去的人,却到了紧要关头,成了她唯一的稻草。

就在这时,她的肚子突然剧烈的疼了起来,疼的她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遭了!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疼起来了,她这是之前难产留下的后遗症,见不得阴冷,不然肚子就剧烈疼痛。

这里也没有药,估计得硬撑过去了,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喊出来,现在一切都还不明了,她得让自己保持清醒。

对于被抓她已经有经验了,不能坐等别人来救你,那就等于把自己的命交到了别人手里,未免太草率了。

所以一定得抓住机会,能自救就自救,把希望寄于别人,跟赌博无异。

她还不能倒下,云吞也被抓了,她不能就这么倒下。

这样的念头在她的心里一直想着,可身体却不容许她这样,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

终于,她还是没能撑住疼的晕了过去。

良久,门终于打开了,一个男人进来看了一眼,随即又退了出去。

酒店里,秦岳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正在思考这件事要怎么办才好,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要是云吞在的话肯定能认出来,这就是之前在广场一直跟着他的那个人。

秦岳上头的那位让他把人交过去,但是他留了个心眼,一直都把人关在地牢里,没有交出去。

就是怕这个所谓的后台会对他置之不理,毕竟那个位置他还没有五成的把握能够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