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总裁爹地太给力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报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百九十一章 报应?

黄智这才放了手。

何子桑感觉着下巴吃痛,却是忍着。

黄智到时退了两步,而后坐在了一张红木椅子上了。

”知道为什么只抓了你们两个吗?”

何子桑适应了灯光,这才看去坐在椅子上的黄智。

他的表情满是得意。

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是看来让人厌恶。

“因为你在害怕。”

何子桑努力的支撑着自己坐起来。

她不知道黄智的如意算盘是如何打算的。

不过黄智对于陆云琛一定是有提防的。

“哼,怕?在我这里,就没有这个字存在。”

“那你把我们弄在这里是为什么?为了你得试验吗?”

何子桑一针见血的说着。

黄智顿时眯缝着眼睛来。

“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馆长被你威胁,还被你注射了药物,岳知妤和胡可烟都是被你的试验给害了,现在你还要把这些药卖出去……”

何子桑一字一句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没等她说完,便是听见“啪”的一声。

何子桑便觉得耳侧一阵鸣响,几乎是天旋地转。

接着便又倒回了地上。

黄智是狠的。

徐松仁在一侧看着这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是一愣。

“你这样做是会遭报应的!”

徐松仁愤恨的说着。

黄智也转过头来看去他。

张宜安在一侧很是遗憾的摇着头。

“报应?那你不应该遭到更多的报应吗?”

黄智冷眼看着徐松仁。

徐松仁顿时有些惊慌了。

“徐松仁,原实锤八卦周刊的狗仔,因报道了一位女明星的不真实新闻,逼的那位女明星跳楼自杀,之后便被周刊开除,你以为你又有多干净?”

徐松仁顿时头低了半截。

这些事实,他哪怕再想隐藏,也终究没办法逃避。

可是这一切黄智能查出,陆云琛又如何查不出呢?

只是他本以为可以和徐松仁划出界限,没想到会在这次的品酒会上遇到。

他此时坐在车上,看着手机上何子桑的位置闪着标记。

虽然心急如焚,可是却丝毫没有多余的办法。

“咱能不能再快点啊?”

秦时也是坐在他一侧,瞟了一眼陆云琛,自然感觉到了陆云琛几乎要杀人的心态了。

也是赶紧的催促着司机。

“没法再快了,这里一向很堵的。”

那警员开着车,正回答着,又看着前边路口正好红灯,又是慢慢的停了下来。

陆云琛更是心烦,往旁边一瞧,正见着傅小乐来敲窗户。

陆云琛甩了个冷眼过去。

“完了,前边地图显示堵着车呢,要是绕路,那又是大半个小时了。”

秦时凑去看着地图,很是郁闷的说着。

“哎,陆总,想要救何总,还是坐我的车吧!”

陆云琛在车里坐着,又是将傅小乐的机车仔细看了一遍。

这才直接打开了车门,下了车,秦时想去拉住他,结果没有拉住。

陆云琛看了一眼傅小乐。

“下车。”

“陆总,你必须得带着我,我没有何总得位置,但是我看着这个方向,也知道是要去那个废弃得建筑楼了,那儿有个地下车库得位置,刚好我知道门在哪儿,你要是不带我去,你也救不了何总。”

陆云琛皱眉。

“画已经不在我这儿,我们送回给张宜安了,你找我要也没有,不用你付出代价了,我的女人我自己救。”

陆云琛将傅小乐赶下车,直接发动了机车,然后扬长而去。

傅小乐很是无奈的抹了一把脸,然后看去身边还在等着红灯的车。

然后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你们这群警察可真迂腐,直接拉着警铃,闯过红灯不就完了,还这么遵纪守法,一会儿人都死了,你们赶过去救个屁啊!”

这话一说,倒是秦时也是一个拍掌,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对啊,赶紧赶紧的。”

“可是这样容易打草惊蛇。”

原则性,他们自然是有的。

可是这个节骨眼,也真是让人郁闷了。

傅小乐懒得继续说了,反正再说,还是这个节奏。

不过他们到底还是认同了傅小乐的说法。

他们今天这警员做的也是真够窝囊了。

前边是听陆云琛的安排,后边还得被傅小乐戳着脊梁骨说,也真是倒霉的一天了。

机车一路跟着闪烁的位置标记去了,陆云琛也终于在废弃的建筑楼前停下了。

他倒是细想了一下,傅小乐说的还真是不错,确实是个建筑楼。

他看着正面的位置,自然也知道这就是之前新闻报道着胡氏烂尾楼取的景象。

他没再多想,下车然后迈步进去了楼里。

墙壁水泥,上方未完成的地方,还能见着钢筋高耸着,似乎要努力一下冲上天上去。

他整个一楼,没见着什么多余的光。

各处还有空荡荡的风呼着,听来像是哀伤的呼喊。

他打量着四周,看着手机上的位置,就该是这个正中的位置。

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此时在地下车库中的房间里,黄智看着平躺在自己面前的一男一女,又是看着那监控里,不停打量着的陆云琛,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你说,我们是把这里夷为平地好,还是让这两个人先体会一下人生的快乐,然后忘记这些烦心事的好呢?”

黄智伸手抚摸着何子桑的脸颊,然后轻声的询问着。

一侧的张宜安也是伸手去覆在了徐松仁的脸颊上。

“若是为了一时的安稳,随便注射一点就好,可是据我所知,你这药不便宜,所以哪怕现在劳神一些,也还是永绝后患的好。”

“也对,想来他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这里。”

黄智笑着,倒是挽了挽袖子。

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很小却很是锋利的刀。

正朝着何子桑抹胸裙的胸口处伸去。

看着眼前何子桑这般容貌的女人,说没有欲望那是假的。

毕竟他不是张宜安。

更何况张宜安这会儿的心思是在徐松仁身上。

所以欲望都在不停的膨胀。

“虎哥,警察好像来了……”

他的刀子正将那衣衫拉开一个小口子,便是一顿。

听着门口人的惊呼,他顿时一个冷眼过去。

“哼,来了能怎么样?等他们找到这里再说吧!”

黄智不急不忙。

刚刚顿住的手又忙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