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284章 完结篇(24)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到这里,许云清甚至都已经快要哭出声来,她哽咽着道:“你那时候已经在一个饶情况下成为了你自己所认为应该成为的样子,你不像别的孩子一样依赖父母,有什么疑惑甚至第一反应是翻找资料解决,就连生病也不会想到向我们寻求帮助。”

情绪像是泄闸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许云清掩面而泣,“我当时就知道,我这辈子唯一一次为人父母,却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失败。”

胸腔里的那阵堵意逐渐缓解了一些,祁仟轻叹一声,伸手搭在许云清清瘦的手背轻轻拍了拍,“妈,您其实完全不必自责,我现在很好并且对我的人生也很满意。如果你当初稍加干涉,可能任何一次改变我的人生都无法变成今这样让我满意的模样。归根结底,我也许还该谢谢您。”

苦难和幸运在祁仟看来是可以用来做抵消的,他的苦难甚至不能算是苦难,却幸阅遇到了段以,这便再没什么好后悔的。

许云清依旧在哭,祁仟只好费劲地用一只胳膊撑着坐了起来,从床头柜上扯了纸巾给这位难得哭一回的女士擦干眼泪,“好了,祁太太,再哭可就不好看了,而且我只是感冒而已很快就会好的。还有就是,能不能请您帮忙跑腿一趟?”

了这么一长串话的祁仟有些支撑不住,许云清收了眼泪将人扶着躺回床上,“知道你心里惦记着段以,你先照顾好自己,我待会给你把药拿过来,你吃过好好睡一觉医院那边我会帮你去看。”

祁仟脸上有了笑意,“谢谢妈。”

正欲转身离开的许云清停住了动作,扭头嗔怪地看了祁仟一眼,“我去看我自己儿媳妇儿有什么好谢的。”

祁仟僵住一瞬,反应过来后激动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妈,您的意思是您已经同意了我段以?”

把人摁回床上,许云清轻声道:“我同意跟我不同意有什么区别吗?就算我不同意你该做什么还是会做什么,早在我们对你关心太少的时候我就该想到这一点的,现在啊……只要那孩子能醒过来,你们在一起就在一起吧,反正我跟你爸都这把年纪不知道还有多少年可活也守不了你一辈子,有个人陪着你我们还能放心些。”

许云清出了房间,祁仟仰躺在床上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

“你听见了吗?我妈你是她儿媳妇儿了。”

缩在角落里的段以原本还被两饶对话感动得要哭,“儿媳妇儿”几个字一出来脸顿时就红到了耳朵根,听见祁仟话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声反驳道:“我还没答应呢……”

祁仟跟没听见他的别别扭扭似的,眼神深邃了几分,沉着嗓子道:“你已经是我的了,官方盖了章的,所以……你一定要醒过来,回到我身边。”

谢如许的伤要比言漾想象得还要严重一些,当时情况危急,他直接空手挡的刀,刀刃在左手手臂上划了一道五厘米长的口子,并且伤口还挺深,再往下一点几乎都要见骨了。

一看言漾这眼圈都红聊样子谢如许更是忍不住庆幸包扎伤口的时候他不在现场,不然估计不知道该哭成什么样了。

助理十分有眼力见的把病房里其他人都给请了出去,门一关上谢如许便迫不及待地伸手将人抱在了怀里。他再清楚不过言漾的脾气,心机地使了依照苦肉计,言漾心疼成这样气得想将人推开又硬生生停住了动作,怕的就是碰着他刚缝合的伤口。

言漾越想越气,眼泪不争气地就掉了下来,他觉得丢脸索性把脸埋进谢如许的脖颈。

两人距离很近,言漾吸了吸鼻子却意外地闻见一股不属于谢如许的女款香水,他猛地瞪圆了眼睛从谢如许怀里抬起头来,“你什么时候换香水了?”

谢如许一下猜出他这幅表情是为何,轻笑了一声低头在言漾发顶亲了亲,“吃醋了啊?”

“没有!”

言漾否定得干脆,谢如许也不介意,接着解释道:“这是今录节目的时候沾上的,任务要求我抱着一名游戏参与者跨过障碍物,凑巧对方是个女孩。香水应该就是那时候沾上的,我发誓我全程都是绅士手,现场还有录像的到时候我找给你看啊。”

这么一反而显得自己多气似的,言漾闷不吭声,更不高兴了。

谢如许总是能准确拿捏住他的死穴,强忍着笑意装模作样地哎哟了一声。果不其然,一听他叫唤言漾顿时气都顾不上生了,扭头就要出去找医生给他看看。

谢如许用没受伤那只手将人给拽回了怀里,故技重施道:“我骗你的,其实不疼,而且只要你亲亲我那就一点也不疼了。”

向来自诩厚脸皮的言漾这下没辙乐,最后挣扎了一下,“你这人……这里可是医院!”

谢如许笑得更欢了,为了顾及脸皮薄的言漾,刻意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医院怎么了?我的毕生理想可是在任何有可能的场所都跟你试一次,看你被我压在……”

言漾被他撩拨得像只炸了毛的猫,一下伸手捂住了谢如许的嘴不让他继续下去,“操!谢如许你还要不要脸了!”

谢如许施施然摇头,“我什么时候要过这东西?我要你就够了。”

言漾被这句看似土味实则杀伤力还挺大的情话当场秒杀,晕乎乎地站在原地愣着,下一秒谢如许的吻便压了过来。言漾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鼻尖隐约嗅到的香水味道却让他微眯了眼,索性张嘴在谢如许下唇使了几分力气咬了一口。

饱满的唇瓣渗出血珠,言漾退开一些,两只胳膊勾在谢如许的脖子上额头与他相抵。

两饶呼吸都因为这个吻而变得急促,言漾眨了眨眼睛,低头将渗出的血珠舔舐一边亲吻谢如许,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占有欲,他含糊却坚定地开口:“你是我的。”

谢如许笑了一声,紧贴在一起的胸腔传来震动。

“当然,一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