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271章 完结篇(1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段以实在没了办法,愣是等着外边只剩下祁仟一人这才出声求助。

这一开口祁仟总算是确定了对方身份,他这回没再怔神,一步上前迈进了更衣室动作利落地将拉链给拉了上去,已经戴好的黑色假发在白皙的皮肤上越发显得扎眼,祁仟做完自己分内的事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卡在衣服下那一缕给勾了出来。

租赁假发略显粗糙的质地擦过皮肤,段以像是忽然受惊一般扭头望过来,正正对上祁仟闪过一丝惊诧的眼。

跟拉链斗争这一番下来段以脸都红了,因为肤色极白,浮上的红晕也越发明显。祁仟只觉呼吸似乎停滞了极其短暂的一瞬,他后退一步将两人距离拉开一些,“好了。”

段以很快又低下头去将衣服给整理,跟着走了出来,“谢谢。”

“不客气。”

丢下这么一句话祁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门被打开又合上的声音落进耳中,祁仟像是骤然松了一口气,睁眼看着对面镜中一派平静的自己,脑子里却全是方才所见所看的画面。

这让他觉得有点不妙。

不多时房门再度被打开,祁仟只当是晚会快要开始进出后台的工作人员,脚步声从身后慢慢靠近,一瓶染着温度的牛奶被递到了面前,“给,你待会要上台主持,喝点热牛奶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祁仟从镜子里看到戴着口罩的祁仟,好不容易彻底平静下来的心绪又是一阵翻涌。

见对方盯着自己,段以不好意思地把口罩给拉到下巴,声解释道:“我刚是去卖铺借微波炉加热的,外面人太多了……”虽进入高中以来段以给自己的定位一直是没什么存在感的透明,可在初中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师眼中老鼠屎般的人物。

倒不是他想,纯粹就是因为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不能不合群。

本身就是孤身一人无亲无故,若是再做那个乖乖听话却在那个学校里被当做异类的人,他肯定好过不到哪里去。

好在段以初三那年总算想通,最后拼了一把擦着分数线考进了如今的高郑当初跟他一块当老鼠屎的基本到不了这里,不过每个学校总归是有那么几个好读书的,那仅有几个就在现在这个高郑

段以虽已经装了一年多透明了,可到底不愿意被那几个人瞧见自己穿着女装到处晃悠,这才防患于未然找人借了个口罩。

见祁仟没接,段以捏着瓶子的手不由紧了一下,顿了片刻有些尴尬地笑笑:“我好像忘了,去年这时候也是你主持的来着,应该已经不会紧张了,不过你还是拿着喝吧,算是……刚才的谢礼。”

祁仟抬起头哎,眼睛一瞬不眨地看了段以一会儿,嘴角勾出一个笑来,接下了还温热的牛奶,“谢谢。”

那次之后祁仟能够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关系发生了细微到几乎无法察觉的变化,他自己也很难相信,光是一瓶热牛奶就让他主动将自己围了十来年的玻璃罩打开了一道门缝,他主动地伸手去牵住了那双伸向他的手。

比起之前的惶恐,这感觉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糟糕,或许……还挺好。

长时间睁着的眼睛过分酸涩,祁仟眨了眨眼几乎要被这逼出眼泪来,他总是在一味地希望着对方多亲近、多依赖自己一些,可这个“多”却又每一个具体的范畴,他永远觉得不够,永远缺乏安全福

以至于忽视了一个最开始就客观存在的事实,他想,也许他其实早在察觉到自己喜欢段以之前就已经喜欢他了。

边明月高悬,段以坐在陪护床的床头看着祁仟终于沉沉睡去心里压着的那块石头不曾有半分减轻,甚至有愈发加重的趋势。白祁仟对言漾的那番话一字一句钻进脑海里。

他怎么能?怎么能让祁仟这样为他耗费一辈子呢?

夜已深四下俱静,段以沉默着在床边站了许久,终于在确定对方熟睡后弯下腰心翼翼地亲了亲祁仟的嘴唇,紧闭的双眼里藏着太多还来不及出口的爱意,他吻得虔诚又温柔。

如果一切还有能够再重来一次的机会,绝对……绝对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也不够。

段以自从变成这样的状态后是不需要像人类一样睡觉的,只是偶尔记忆会出现断层,等再回过意识来或许是几、几个时,抑或是几分钟过去都是有可能的。

这样的情况在中秋过后毫无预兆又来了一次,段以的意识经历了几分钟的空白,变化倒是不大,唯一一个最为显着的大概就是他能够走出的范围更远了一些,基本能在祁仟所在的那栋建筑里来去自如。

正遇上周末,假期还有一,祁仟自然依照惯例留在了医院,将电脑带了过来处理一些不那么要紧的事务。

段以自打能碰到人以后就跟突然间得了皮肤饥渴症似的,况且有句话这么:认真工作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

这话得没错,段以也实在不怎么能招架得住祁仟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专注盯着屏幕的样子,生怕自己一个激动到时候没忍住扑了过去那就尴尬了,于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医院里兜一圈。

段以自己都没想到,这兜一圈还能兜出事来。

这医院是市里有名的私立,不过医疗团队和器械之类都排的上号,所以来这里的大多都是些疑难杂症或是有钱的病患。阶级这东西在有钱人中格外明显,因此这医院单独分出了两层给VIP病人。

按理送到这里来的都是些七老八十一条腿踏进棺材里面的,又或者是重病加身的,毕竟再有钱也不能没事跑来住VIP病房烧钱不是?不过眼前这个看着就不太寻常。

东西碎裂声以及暴怒的男声从紧闭的房门内传出来,被厚重的木门削减了几分,气势却依然不减。段以挑眉,视线在门口面无表情守着的两个黑衣保镖身上转了一圈,果断决定神不知鬼不觉飘进去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