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270章 完结篇(10)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以后……什么打算啊?”

“打算?”祁仟很轻地笑了一下,“还能有什么打算?他病着我就带他去治,治好了不管他想要什么,愿意留在我身边便留着,想开始新生活也随他。”

言漾犹豫片刻:“那……”

像是知道他接下来要什么似的,祁仟抬起头来,极其自然地接话,一双沉黑的眼眸却是一直都落在床上的段以身上的,“如果真的是最糟糕的状况,那我就一直等着,等他醒过来。”

饶一辈子只有这么长,祁仟从没有那么坚定地相信过,他等得起。

言漾停了很久,长出了一口气,上前在祁仟肩上拍了拍,露出一个释怀的笑来,“你年纪虽然比我但方方面面都是要优于我的,我相信你,也每时每刻都愿意为你们祈祷,你所的第二种可能永远不会发生。”

祁仟眼里终于有了微末笑意,“借你吉言。”

言漾在医院待到十一点多才走,临走之前还从盒里拆了月饼强行给祁仟塞进去四分之一,再看着不喜吃甜的祁仟眉头拧得死紧,嬉皮笑脸地丢下一句,“毕竟今过节嘛,生活总需要一点仪式感的。”

软糯的红豆馅夹着饼皮滑过略显干涩的喉道,等人走远了,祁仟才自顾自地拿起剩下的月饼一点一点吃干净。

“段以,中秋快乐。”

兴许是因为白言漾提起了过去,祁仟久违地去回想了一下自己还没认识段以的那十来年的岁月。他从学的东西很多,钢琴、跆拳道什么都有,参加的比赛也不少,奖杯自然也捧回来许多。

在很多人眼中,他的童年几乎可以跟万丈光芒几个字对等。

纵使各种荣誉加身,如今再回想起来祁仟更多却还是觉得那些过往的岁月几乎像是一条波澜不惊的河,这条河直至遇上段以这第一个敢趟水而过而的人才终于有了波澜,不再沉寂得仿佛一潭死水。

相比起没有感情甚至连搭伙火日子都谈不上的言漾父母,祁仟作为祁家的孩子相对来算是比较幸福的。

他的父母因为爱而结合,最后生下了祁仟。但约莫是骨子里的性格作祟,祁仟从看似跟谁都亲,跟谁都能玩得来,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与人交往时候都在周身罩了个玻璃罩子,看似不存在,却是结结实实的一道屏障。

这样的屏障就连在祁仟与他父母之间亦是存在的。

祁仟父母很恩爱,不管是家庭的温暖抑或是物质上的富足从来都未曾欠缺过,只是祁仟早在那些缓慢成长起来的年岁里有了自己一套为人处世的方式,将不愿意被人看到的那部分给藏了起来。

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祁仟应该成为一个从各方面都完美无缺的人,即使父母从并未刻意给他灌输这样的教育,却也在潜移默化间认同了别人对他所固有的看法。

作为一个嫌麻烦的人,祁仟自是理所当然呈现出他们所希望看到的那样一个人。

在认识段以之前,言漾是他唯一能产生倾诉欲望的对象,而这一点微薄的信任来源于言漾的毫无保留。可性格使然,从的生长环境决定了言漾是一个凡事以自己为优先的人,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事实却的确如此。

祁仟没费什么力气看穿了这一点,自然也很少再主动走出那个玻璃屏障。

直到高二文理分科重新排班,祁仟被排到了跟段以一个班上,两人还挺有缘分成了同桌。

段以那时候也算不上是个多话的人,两人之间不过是些寻常同学的交流跟别人并无太大差别,祁仟是个聪明人,他能感觉对方是想亲近自己的,只是过程进行得心翼翼并且缓慢。

这对他来不是什么稀奇事,从到大想要以各种方式接近的人数不胜数,有的是为了让他帮忙解决作业或是帮什么忙,有的是单纯为了跟他交朋友,年纪稍长一些以后交朋友的那部分里又添了一部分想跟他谈恋爱的。

他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却只需一直站在自己框定的玻璃罩之内便足以令他们知难而退。

转折发生在学校组织的元旦晚会上,按照惯例,形象气质台风俱佳的祁仟被点名成了主持人,段以在班上存在感不怎么强,不过因为长相还属中等偏上被班上文娱给拉去给话剧凑数。

节目顺序是按抽签决定的,班上的话剧一发入魂抽中邻一,一行人在晚会还没开始就在后台开始准备。

早在高一那时候祁仟就早已经崭露头角了,如今自然也是运筹帷幄。话剧的男演员不多,唯二的两个主要角色已经换好衣服去舞台上最后对一遍剧本了,祁仟早已经整了造型也换好了衣服,正独自坐在后台化妆镜前闭目养神,忽地听见一声低如蚊呐的嗓音叫了自己的名字。

“祁仟……你在外面吗?”

声音是从更衣室隔间里传来的,学校礼堂的后台有单独配备的男女更衣室,传来声音的那间是男更衣室。

祁仟没做多想,起身步行至门前抬手轻叩了两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里头静了一瞬,在祁仟准备再度敲门时门却在里面被打开了。第一眼冲进视线里的便是一截光滑而略显消瘦的肩背,连衣裙的拉链不上不下地卡在中间,中间的脊骨因为少年弓着腰的动作而微微凸起,白皙的皮肤在昏黄光线里被镀上一层暖色。

祁仟第一反应是要回避,又及时反应过来这是男更衣室,刚出声叫自己名字的也是道男声。

视线落到轻微煽动的两片蝴蝶骨上,祁仟少有的失了态,右手虚虚握拳掩在唇边轻咳一声便听对方极声地:“你……能不能帮我把拉链拉上去?”

段以是个不怎么懂拒绝的人,加上文娱软磨硬泡,他没了办法才答应了女装上台顶个人头。

妆都化上了,等到真要换衣服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坎其实没那么容易过去,好容易心理建设完毕拿着衣服进来换,结果因为以前没穿过裙子拉链硬生生地卡在了中间,他一番折腾下来脸都红了也没能把它给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