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269章 完结篇(9)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段以持续现在这样的状况后祁仟曾经是有过一蹶不振的时候的,这回动静实在太大,消息从公司传到了家里,就连许云清都拦不住自己丈夫让两父子好生针锋相对了一番。

到底是亲父子,祁仟在对方的劝下最后决定了辞去目前所担任的编辑职务回到公司帮忙,他原本也是为了段以才会跟着进了公司,对之前那份工作谈不上讨厌却也不至于太喜欢,如果再回到当初岗位他无法保证自己能否保持冷静。

祁仟本身就有经商赋,大学也是学的商科,就算这时候才开始接触业务也并没有难到哪里去。

更何况,他已经有了计划要带段以去国外接受更加先进的治疗,这其中花费一定不会到哪里去。毕业后他便跟着段以进了公司,虽工资在普通毕业生里还算看得过去,可祁仟毕业后就没再接受过家里接济,手头存款基本都是闲来无事拿闲钱炒股投资存下来的。

如今这样的状况他自是不能问家里要钱的,倒不如就遂了他们的心愿回家帮忙,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今正是中秋,公司员工过节当都放了假,祁仟这个总经理自然也是一样。基本的礼貌总还是要的,他一大早起来便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回了一趟家里跟父母吃了顿中饭算是过节,又陪着了一会儿话这才来医院陪段以。

照例的擦身和按摩后,祁仟总算有了时间能坐下来好好看看段以。

几个月时间过去,段以因为一直没醒过来进食也只能靠鼻饲或是营养液支持,即使祁仟已经尽自己所能将这一切做到最好,段以却还是肉眼可见地瘦下去许多,原本尚算圆润的脸颊凹陷下去,皮肤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像是随时要碎裂开的陶瓷娃娃。

祁仟有太多过的没过的话卡在嗓子眼,堵得连呼吸都难受,最后却只是很轻地握住了段以没在输液的那只手。

最开始的时候祁仟是有遵照医嘱跟段以讲一些以前的事情试图看看能不能将人唤醒的,段以一点也不想看到祁仟用上这样的办法,提起的那些从前不过就是在他早已经伤痕累累的心上再捅进去刀子。

段以心疼这样的祁仟,可祁仟却毫不在乎。

开始的两个月,他几乎每一有空闲时间就会守在段以床边跟他讲高中大学乃至之后上班的事情,他从不刻意避开什么,即使那回忆使他痛苦懊悔不堪,却依旧能多加一分唤醒段以的可能。

从来都那样高高在上的祁仟就这样傻乎乎坚持了两个多月,躺在床上的段以依然半点动静都无,守在他身边的段以却心疼得像是又再死过去一样。

可无论他做出怎样的尝试,哪怕是歇斯底里地崩溃大叫也没有人能听到他看到他,他像是被名为绝望的潮水从四面八方淹没,看不到一星半点的希望。

段以看着越发沉默寡言的祁仟,心中烦躁更甚,气得狠狠将摆放桌上的碍眼绿植狠狠一拍。

心想着反正自己也碰不到东西的段以压根没有想到,就在极短的一个瞬间,他似乎是碰到了东西的,微凉的叶片从他的指间划过,因为他那一使劲而在空气中兀自颤动着,门是关着的,窗户也吹不到桌上,空调的风更是不可能将叶片吹动。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可以碰到东西了?

只可惜这一点力道实在太,段以刚确定自己看到的的确是真的,叶片便恢复了之前静止时候的模样,更别提让陷入情绪的祁仟察觉到。

在之后无数次的尝试中,段以总算是摸清楚了这之中的规律,他的的确确是可以碰到东西了,不过能碰到的却仅限于有生命的、有呼吸的活物。虽然这除了能吓人以外也就没什么用了,可总比之前好多了。

冷静下来后段以移动起来都得心翼翼,生怕到时候把祁仟给吓着了。

祁仟的晚餐是在病房吃的,一向对吃的要求还挺高的一人为了能多些时间在这等着已经吃了好些日子的外卖,再加上休息得不好连带着人也瘦下去一圈。言漾早猜到这个,晚上回了趟家便随手拎了和月饼来医院了。

“吃点吧,好歹今过节不是。”

把月饼盒子在祁仟身边放下,言漾大喇喇地扯了条椅子在病床边坐下,他没刻意放轻动作,椅子刮过地面发出刺耳响声,床上那人却依旧是半点反应都无,只余细微起伏的胸口证明人还活着。

祁仟精神状态不佳,抬手在发涨的眉心摁了摁,“你怎么来了?”

言漾往椅子上一瘫,“无聊呗,你也知道我因为那事儿跟家里两位闹成那样,没敢在家多待。”

言漾以往是个很怕寂寞的人,大多时候身边总是呼朋喝友地围着一大群人。那些人什么的都有,其中不乏一些言漾不爱听的话,不过却极少开口阻止,同样的他也很少主动去掺和那堆烂事。

白了,他就是觉得身边有人围着的感觉不至于那么孤单。

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到认识谢如许,两人有一个相当错误的开始,中间的过程却像寻常情侣一样美好到回忆起来都觉得那些场景像是被加了柔光特效。

比如谢如许手艺很好会给他爱吃的菜,还换着花样改掉了他不吃胡萝卜的毛病,因为他有轻微的夜盲。谢如许教会他滑雪以及射击,在谢如许名号还没有那么响亮的最开始,两人还会趁着不长的周末假期飞去其他市里泡温泉探店,这样的习惯在谢如许红了之后也没有改变,只是地点换成了相对不那么有风险的国外。

从前被言漾所以为的孤单空白的时光被谢如许尽数填满,现在这人终于在被多次拒绝后赔了公司大笔违约金一走了之,此后便再没了踪迹。

言漾却觉得整个人似乎都空了下来,他没办法拉下脸去求谢如许回来,又无法让自己回到从前那样的生活。

想来想去,最后也只有来祁仟这里陪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