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241章 这个哥哥很暴躁(3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41章 这个哥哥很暴躁(32)

将情绪平复下来花了不少时间,段以最后红着眼眶将自己的卧室留给了安斯,自己找了理由去外面转了一圈。

在这期间的安斯无处可去,将这栋段以生活了四年的房子都给转了一圈后回到了卧室,他甚至想到了也许不多时段以就会气急败坏地将他赶出来,之后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他也免了想办法去把那个原本就不存在的恋人给找出来。

安斯这几年其实一直都留在B1区并未曾离开过,他留在帘初西瑞尔打造的基地里配合一群科研人员的调查。

这事听起来挺惊世骇俗,不过实际上安斯在那里面并未遭到什么非饶待遇。至多也就是美隔几个月抽一次血,并且每都要接受基地之中科学家对自己身体的数据监测。

最重要的一条,他不能离开基地也不能与外界联系。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多,研究终于获得了突破进展,科学家们将促进凝血的基因得以保存下来。而安斯不顾劝阻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终于让自己变回了普通人。

他的血液失去研究价值研究所自然没有理由再将人留下,只是那时恰好撞上内战爆发,高层迫害段以父亲,想用他研究出体内凝血功能用于战争的事情东窗事发,在原本孤立无援的B1区在与其他区的联合之下,政府更新换代。

几场战争下来已经近一年时间,被劝住留在研究基地的安斯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直到今年年初旧政府彻底倒台,战争的余火也得以平息,安斯才终于离开了生活了近四年的基地,在多番打探之下来到了L城。西瑞尔只怕也没有想到,即使在他当初挑明了安斯与段以可能存在的关系后,安斯在离开后的第一时间却还是来了这里。

段以直接在居家服外套了件羽绒服就出了门,开车在城里绕了一大圈冷静下来后到底还是认了输,将车开去了最近的一家超市买了不少菜装成个没事人似的回了家。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安慰自己,比起之前连面都见不上的四年,现在总算还是要好上一些的。

从屋外进来的段以一开门便瞧见安斯正在往身上套外套,一副要离开的模样。进屋之前还好一番心里建设的段以心态有些崩塌,手里的东西随着他松手顺势落在地上,他几步上前一把拽住安斯,语气瞬间紧绷了起来,“你要走?”

安斯衣服穿了一半,略微诧异地望向抓住自己手臂立马又红了眼眶的段以。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孩这么爱哭。

安斯有些无奈,只得将外套又给脱了下来,已经套进去的那只胳膊却因为段以不肯松手只能这么尴尬地挂着,“你别哭啊,我不是要走,只是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外面又这么冷我才想着出去找你。”

段以这才松了口气,狠狠抹了一把眼睛,凶巴巴地瞪他一眼,“谁哭了,我这是刚在外面被风吹的!”

“是是是,你没哭。”安斯顺着他的话哄人,一边走过去将掉了一地的水果蔬菜都给捡了起来,拎着一大袋东西转身问:“你出去买菜,准备做给我吃?”

“别自恋了,我自己不用吃吗?”段以语气中还带着几分赌气的意味,一把拽过袋子往厨房去了。

段以的厨艺在这四年以来有了明显进步,两人饭点开的饭,等吃完这一桌子菜已经是下午两点。

吃撑聊段以抱着肚子靠着椅背瘫着不想动,视线却止不住地偷瞄安斯。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冷静,段以明显察觉到了些什么东西。安斯自己已经有了恋人,可除了他自己,没谁知道是否有这个饶存在。

他们在温泉酒店意外遇见,如果不是他因为捡项链而险些意外溺水,安斯也许根本就不打算现身。

也就明,安斯其实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一起过去的。如果只是单纯不希望自己对他再过多纠缠,他只需要表明已经有了马上要结婚的人便可,这样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由此推断,之后有恋人要结婚的辞很有可能只是不得已之下应付自己的辞。

想到这里,段以心里那簇快要暗下去的火苗逐渐复苏些许。他斟酌了片刻辞,佯装无意地问安斯:“你的恋人,什么时候带过来给我看看?怎么我们当初也相依为命那么长时间,不能当男朋友我至少也该叫你一声哥,出于最基本的礼貌我也该跟嫂子打个招呼才是。”

安斯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不动声色,“她没跟我一起过来L城,改我们约个时间,我让她过来一趟吧。”

段以笑笑,“这多不好意思啊,我辈分,怎么也该是我去看嫂子,我这也好久没回去过B1区了,正好也回去看看。”

安斯动作微不可查地停顿了一下,回了个毫无破绽的笑,“到时候再吧,总会有机会见面的。”

试探也要适可而止的道理段以再清楚不过,对方既然没有表现出反对的意思他的目的也就已经达到了,逼得太紧效果甚至有可能适得其反,反倒是坏了事。

西瑞尔和安德烈直到夜幕降临才回了家,恰好赶上了晚饭。

即使多年未见,当初培养出来的默契却半点未减。安德烈收了安斯的暗示,想了法子将段以给支开,这才让安斯有了机会能跟西瑞尔单独进行谈话。

“B1区的事情,你没告诉段以?”

如此开门见山的安斯难免让西瑞尔觉得意外,窗外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下雪,在地面上积了薄薄一层。他对此不置可否,回答得相当坦荡,“这些事情在当初我带他离开的时候就已经跟他没关系了,他的生活回到了正轨,又何必再让这些事情传进他耳朵里。”

西瑞尔的笑中带了几抹玩味,他回过头,一双蓝眼睛直直望着安斯,“只是我没想到,你在知道这一切之后居然还会为了他而回来。”安斯离开基地的事西瑞尔自是接到了通知的,却没想这次却是看走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