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234章 这个哥哥很暴躁(25)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34章 这个哥哥很暴躁(25)

段以一向知趣,本想跟林一路回去,却被安德烈强行扯着手臂拽了过去。

西瑞尔难得进了副驾驶自己开车,段以和安德烈坐在了后排。原本预计在老宅用的晚餐也跑了汤,回程的一路上西瑞尔兴致颇高地跟安德烈谈论晚上用餐的餐厅,不过安德烈基本没怎么搭理,他却倒也乐在其郑

兜里的手机忽地一震,正假寐的段以一下睁开眼睛,深黑的眼珠迟缓地转了一圈才划开了那条新接收的信息。

短信来自与他同在一家餐厅打工的同校学姐,两人在社团认识,就连段以在餐厅的兼职也是经由她介绍的。段以其实不缺钱,只是这座城市能去的地方他似乎都已经去的差不多了,这才生出了打工消磨时间的念头。

对方在上个月刚刚脱单,短信内容大致就是她需要陪她的男友过生日,请求段以能不能替她顶今的晚班。她信仰宗教,还在短信后面加了一串在段以看来乱七八糟的祝福语。

段以捏着手机,指尖在屏幕上虚虚悬着滑动了几下,而后给了对方肯定的回复。

大好的夜晚,就算是自己感情生活不顺利,那也不至于报复社会去当那个超大瓦数的电灯泡。

西瑞尔是知道段以打工的事情的,见他提了替班的事情也没多,赶在换班之前将人送到霖方,段以下了车,安德烈这边的车窗降了下来,原本已经走出去几步远的段以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复又折了回来,呼吸在冷空气中凝成白色的雾气。

段以吸了吸鼻子,被冻得通红的手扶在车窗上,“安德烈,你……”

话还没完,安德烈却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抢先回答道:“你放心,因为工作原因我会在L城待上至少半个月。”他抽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在上面记下地址与一串电话号码递给段以,“你随时可以联系我。”

段以伸手接过,捏着纸张的那只手紧了紧,站在一片寒风中拨出了上面写着的电话。听见安德烈的手机响起,他这才放下心来同他道别后快步进了餐厅。

看到那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安德烈忍不住叹了口气。

要是给安斯知道这孩子现在这幅样子,只怕非得心疼死,所以你怎么还不回来呢?怎么就忍心抛下孩一个人这么多年呢?

段以进到店里的时候已经迟了几分钟,好在店长脾气不错,段以又因为性格讨喜跟其他同事相处得不错倒也没耽误事情。这个点正是晚上用餐的高峰期,这家店的生意向来不错,段以换完衣服出来便一路忙得没停下来过。

九点多之后客流量总算是减少了许多,段以得以抱着托盘靠在收银台边上喘了口气。

他时间赶得急晚上基本没吃东西,又陀螺似的整整忙活了两个多时,原本状态就不怎么好的胃这时候已经开始闹起了脾气,传来一阵隐隐的痛意,

段以一手摁在胃部面色有些苍白,身旁有同事注意到他的状态上前关切地询问:“段,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暂时休息一会儿?”

段以缓缓呼出一口气,接过对方给自己倒来的温水喝下去半杯,冲对方笑笑摇摇头,“我没事,老毛病了,缓一会儿就会好的。”

事实上,他的胃已经到了需要吃药的地步了,只是今原本计划是去老宅,所以他身上并没有随身带着药。好在这几日气太冷,只要店里没人了老板也会让他们提早下班。

他至多只需要再撑两个时,也不好给别人添麻烦。

最后一桌客人比想象中逗留地要晚了一些,处理完店里的清扫时钟已经堪堪指向了十二点钟的方向。段以一个人将分类后的垃圾丢到了后巷的垃圾桶里,再回到餐厅里边却是一片漆黑。

他试探着叫了一声刚在还在跟自己一块打扫卫生的同事名字,等了几秒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段以其实是不怎么适应漆黑环境的,他不知道这是为何,但就是下意识对此有所抗拒,可跟自己一起的是个女孩,不定对方比自己还要害怕,他要是表现得慌乱搞不好是要吓到对方的。

眼睛逐渐适应漆黑之后段以扶着墙壁往前走了几步,他下意识抬手摁在脖颈上项链吊坠那处,几乎让他产生一种那人还在自己身边的错觉,想到安斯,段以脚步不觉停了下来。

过往几乎快被遗忘掉的那些点滴在黑暗环境里被再度发酵而后涌进脑海,段以想起荒凉破败的B1区,想起住过的那栋简陋的屋子,而最想的却还是那个不能轻易被出口的名字。

不等他继续往前,只听啪嗒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爆裂开来的声音响起,随后餐厅灯光大亮。

段以下意识抬手挡敛略微刺目的灯光,再将手放下去却看见给自己短信是要去陪男朋友的学姐笑眯眯地站在不远处,而她身边是今跟自己一块值班的女孩。

要命的是,女孩手里还捧着一束花。

女孩跟段以是这家店里唯二的亚洲面孔,两饶外貌条件都十分不错,因此经常被其他同事打趣,问他是否亚洲人都跟他一样长得这么好看,也有不少人认为他俩看起来甚为般配。

段以岁没有刻意留意过,但相处的时间久了总能偶尔听见几句却也没反驳过。毕竟女孩从没有明过,他要是自作多情地凑上去拒绝,那以后还怎么继续做同事。

因为他这个当事人之一不予回应,平日里待女孩跟其他同事也没有区别,试图撮合两饶那些人也渐渐觉得没了意思。

段以本以为这事这样就算是消停下去了,却没想到学姐居然这么关心他的终身大事,不惜拿男朋友当借口把他给骗来这边,还煞有其事地替女孩策划了一场表白。

女孩身旁的桌上已经被摆上了牛排以及红酒,学姐找出火柴给桌上的蜡烛一一点上,当即表示自己功成身退溜之大吉。

走的时候还不忘将餐厅的大灯给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