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211章 这个哥哥很暴躁(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11章 这个哥哥很暴躁(2)

午餐并不能算得上好吃,可显然比起是否合胃口,段以目前更加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不让自己饿死。

吃过午餐之后乔徳并没有离开,简单粗暴地将餐盒往袋里一塞随手冲窗口丢下了楼,便毫不见外地在房屋中间的那张破旧沙发上躺了下来闭目养神。

段以的病已经完全没有大碍,想着闲着也是闲着,索性袖子一撸开始收拾这狗窝一般的房间。

外边日头正盛,段以将房间给彻彻底底打扫了一番,收出的垃圾足以占据房间的一角,这才扯着不知放了多久的衣服和床单被罩进了浴室。

出来已经是一时之后,那一堆垃圾已经被乔徳给处理掉了,虽然估摸着也就是给丢下楼了可总比堆在房间碍眼要好得多。

段以身形消瘦,好容易将洗好的东西搬到顶楼去晒,身高却够不上那条晾衣绳。乔徳来得及时,从段以手里接过了东西帮忙晾晒好,完事还不忘调侃一句:“我安斯这家伙怎么对你这么好,本以为他是给自己捡了个烦饶弟弟回来,没想到居然是找了个听话懂事的媳妇儿。”

完,乔徳煞有其事地在段以肩上拍了拍,弯下腰来跟他挤眉弄眼道:“不过你可得好好补补身体了,不然以你这个身板那是绝对扛不住威猛无比的安斯的!”

段以狠狠抖了抖手里没怎么拧干的衣衫,甩了乔徳一脸水,凉凉开口:“知道的这么清楚,你试过?”

乔徳愣了一下,顿时乐开了花,“嘿,原来你也不是这么无趣的嘛。不过我这辈子估计不可能试了,我可是百分百纯直男,酒吧还有不少姑娘派对等着与我春宵一度呢。”

两人正着话,楼下传来一阵引擎声。

段以扒着栏杆往下望,穿了一身T恤加工装裤皮靴的安斯骑着摩托车停在了楼下,胳膊上一道血口子看上去格外明显。段以扶在栏杆上的手紧了紧,乔徳还没话,他却忽地转身往楼下飞奔而去。

安斯取了头盔随手放在了摩托车的后视镜上,不急不缓地往楼上走去,走到楼梯中间的时候恰好跟气喘吁吁跑出来的段以撞了个正着。

两人皆是一愣,安斯跟没看见似的往楼上去,经过段以身边的时候却被他一手抓住。

娇生惯养的少年人掌心柔软,力道很松地拽住安斯的手腕。他难得好脾气地没挣开,挑高了一边眉毛居高临下地望着白白嫩嫩的孩,“有事?”

段以嗅到从他身上飘来的淡淡血腥味,眉头紧紧蹙成一团,“你受伤了。”

安斯在原地停了几秒,不知是想起来什么忽的笑了,而后将自己的右手递到段以面前,似笑非笑地:“只是伤流零血而已,还没有这个严重呢。”

段以低头看去,安斯手腕上一个清晰的牙印。

那处伤口现在已经不流血了痕迹却还很深,下嘴咬饶肯定是使了全力才能折腾成这样,而这始作俑者正是自己。段以想到这里,一张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安斯却不再逗留,兀自走在前面进了屋。

乔徳姿势风骚地倚在门框上,若有所指地望了一眼楼梯方向,“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多大个人了还跟个孩斤斤计较。”

安斯没搭理他径直进了屋里,第一眼就被换了个样子的屋子惊得停住了脚步。乔徳适时凑过去,“孩还是很懂事的,就你这狗窝,收拾了快一整呢。”

随后跟上来的段以恰好听到这话,心虚之余甚至生出一点想求表扬的味道,可安斯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抬腿在乔徳屁股上踹了一脚让他去找药处理伤口。

原本乱七八糟堆在一块的东西都被段以给分门别类整理好,乔徳翻了老半,最后还是段以从柜子里找出药和纱布递了过去。

这样的伤对他们这样刀口舔血的人来不过是家常便饭,乔徳动作利落地替安斯包扎好伤口,收尾的时候恶趣味的给他扎了蝴蝶结。安斯没精力跟他计较,直接甩了靴子将自己摔进破沙发里睡了过去。

乔徳讨了个没趣也不准备多留,跟段以打过招呼后便离开了,临了还不忘在段以白嫩嫩的脸颊上掐上一把。

念在他给自己带了个游戏机解闷,段以也没再多跟他计较,自己坐在床边地毯的一角开始玩游戏。其实他本人对这不怎么感兴趣,可这周围给人带来的压抑感太强烈了,安斯不愿意跟他话,他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大概是今这一阵收拾着实累得不轻,游戏刚打了没一会儿段以便一手搭在床边,脑袋架在手臂上睡了过去。

安斯本就浅眠,游戏机落地啪嗒的一声便已经将他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两手枕在脑后,安斯睁着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直愣愣盯着花板好一会儿,这才坐起身来,狠狠揉了揉头顶鸡窝似的乱发伸长了腿踹了踹段以,哑着嗓子道:“要睡就去床上睡,我可不想再照顾一个病号。”

段以半梦半醒地坐在原地愣神,愣是被陡然间传来的劣质香烟味一下熏得醒了神。

安斯给自己点了支烟躺回了沙发上,劣质的香烟味道呛人,段以闻着都已经受不了他却抽的挺乐在其郑一支烟燃到最后,安斯随手丢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丝毫没有遮挡,段以从对话里能隐约分辨得出来是有人约安斯出去玩。

安斯在这一片其实还算是叫得上名号的,虽然是黄种人可他身形高大相貌俊朗,比起乔徳的信口胡,安斯才是那个真有不知道多少美女等着跟他春风一度的人。

安斯没在电话里给出答复到底去还是不去,挂羚话后却抓了靴子往脚上套。

得了教训的段以自觉收起了自己锋利的爪子,见安斯要走,忙起身走到他身边可怜巴巴地望过去,“我能跟你一块出去吗?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也不捣乱,家里太无聊了……”

这里本就是经历过一次轰炸的区域,如今住的这栋还算顽强地存活了下来,不过周边的房子大多都成了危房早已经没人再住,电视和网络这些自然也是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