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177章 明星男友很腹黑(33)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77章 明星男友很腹黑(33)

那十五年里的温觉衍过的不算太苦,可跟如今比起来着实也算不上太好。跟现如今段以认识的温觉衍来,少年时代的他看起来要多了几分鲜活。

那鲜活并非不复存在,而是被仔细收好,只展现给彼此真心相待的人。

一顿年夜饭做了三个多时吃了两个多时,桌上餐盘碗碟狼藉一片两个人却都已经捧着肚子不想再动弹了。外面的雪又开始下了,温觉衍的神色是少有的放松,一手搭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看电影吗?”

当下这个氛围,段以免不了就想歪到了别处。

只一眼扫过去温觉衍却像是段以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无语地低笑一声,“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电影是《刺青》,我回来之前特意去找良演要了原片,那电影不能在国内上映,所以不如干脆我们一起看。”

温觉衍的正职毕竟还是个演员,家里自然必不可少地装了一套家庭影院,不过他不常在家段以对这也没什么兴趣,所以基本上很少用到。被温觉衍这么一,段以倒是来了兴致。

两人丢下一片乱七八糟的客厅去了放设备的游戏房,趁着温觉衍鼓捣机器的当口,段以去玄关把自己今在超市买的零食给一股脑地抱了进来,占据了几乎三分之一的沙发。

毕竟是专业设备,观感上跟在电影院里其实没有太大差别。

影片的开始是一组伦敦街头的长镜头,向来被称为雾都的伦敦那是少有的好气,白云棉絮般地缀在幕上,明亮的阳光倾洒而下在喷水池上形成夺目的彩虹。

踩着滑板经过的青年惊扰霖上成群的鸽子,煽动翅膀的声音在后期处理之后变得更加清晰,让人几乎身临其境。鸽子飞起的一瞬间周围的人物似乎都被静止,钻心作画的青年见自己的‘模特’被人惊走,不悦的抬起头来却撞上一双狡黠乌黑的眼睛。

这便是两人初次的相遇了。

奇怪的是段以其实感觉不到任何一点的醋意,温觉衍和搭戏的演员演技都好得过分。看向屏幕的时候,段以压根不会觉得里面的人是温觉衍,他只觉得那就压应该是《刺青》里面那个落魄的画家。

电影对于感情分配的阶段其实并不平均,两位主角仅仅在电影过去不过十几分钟就已经确定了关系。之后紧接着的部分大部分是一些两人平平淡淡的日常,看起来跟普通的情侣其实也没什么区别。演到电影的三分之二处,之前埋下的伏笔开始显现,两人从开始的争吵再到冷战。

两个男饶爱情其实没有那么多的扭扭捏捏,尤其是像《刺青》主角那样已经再失无可失的人。

吵架、打架,冷战、道歉又在和好,两人经常打着打着就像是野兽一样翻滚到了床上。身体的互相融合让彼此都短暂忘记那些不愉快,可裂痕却在一次一次的循环往复之中逐渐扩大。故事到了这里,几乎就已经注定了悲剧结尾。

电影的最后两人分手,在热恋时期都没想将对方的痕迹留在自己身上的人不约而同做了决定,他们将对方的名字纹在了自己耳后的位置。

那是人最脆弱的地方之一,也是人无法亲眼看到的属于自己身体的一处,他们曾在无数次的夜晚耳鬓厮磨,最后也选择了这样的方式对彼此进行告别。

电影最后两人在初遇的广场分道扬镳,还是开头那样的好气,两人脸上几乎看不到初遇时候的模样了,鸽群飞散在空中,他们到底是走向了与对方相反的方向。

命运让他们走到一起,最后也只让他们走到这里。

画面到这里便戛然而止,温觉衍没急着开灯,就着屏幕发出的冷光碰了碰段以的脸,“我差点以为你要哭了。”他这话算是对了一半,段以的确差点就要绷不住了,如果不是温觉衍忽然冒出这句话让他眼泪硬生生给堵了回去的话。

段以这下总算是回过神来,一手捏着温觉衍的下巴,“你可没告诉我,这电影居然还有这么多场床戏和吻戏?!”

温觉衍以前的那些作品段以也不是没看过,大部分戏份尺度都没有这么大,而且在尊重女演员的前提之下基本上都是用的借位。可刚才电影里那些,虽然镜头里看起来都是色而不淫,可尺度为什么这么大!

两人解开心结之后温觉衍也不想之前那样端着,笑眯眯地一字一顿道:“我管这叫为艺术献身,而且陆影帝露的可比我多,算起来还是他比较吃亏,再人都结婚了吃醋不至于吧?”

他这话的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段以想了想却还是没有松开手,反倒是一本正经地将脸给凑了过去,“不行,我得亲回来!”

原本对着嘴唇亲过去的吻最后落在了温觉衍温热的掌心,段以一愣就被对方反手拽进了怀里。一旦温觉衍动起真格的来段以哪里是他的对手,挣扎几下无果索性就这么让他抱着了。

温觉衍低下头来与他额头相抵,“你年纪还,很多事情不必急在一时。”段以横了他一眼,“温大明星,上次在车里你可不是这么的?你还给我咬出血来了您还记得吗?”

唇上的伤口早已经恢复得没留下丝毫痕迹,温觉衍丝毫不心虚,坦坦荡荡地接下了段以那一记眼刀,“那次不一样,那是意外。”

段以没想到温觉衍也有这种赖皮的时候,挑眉看着他却是一脸真诚地问:“那你把这次也当做意外不好吗?”

这下温觉衍算是明白过来了,这孩子是越养胆越肥了,正寻思怎么反击之时一声烟花炸裂开的响声打断了两饶思绪。

游戏房被安置在了二楼,从落地窗望出去能够清晰地看到在不远的空中接连绽开的夺目烟花。细碎的花火在沉黑的幕中炸裂开来,响声轰然中,段以笑着缩进了温觉衍怀里低声在他耳边:“温觉衍,我喜欢你。”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