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163章 明星男友很腹黑(19)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63章 明星男友很腹黑(19)

听见脚步声走远,床上的段以才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温觉衍刚帮他处理了伤口,空气中若有似无地漂浮着一股医用酒精的味道。段以倒也不完全算是装醉,那果酒的后劲儿比他想象中要大很多,但一杯而已暂时还不至于让他到神志不清胡话的地步。

四八嘿嘿一笑,“所以,宿主您现在就十分生动地验证了‘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句话,从刚才攻略目标的反应来看,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反感你对他的感情。加油!胜利就在眼前!”

段以已经没那个力气跟四八去逗嘴皮子了,翻了个身把自己整张脸埋进了被子里,他没醉自然也没就没错过方才门口的那一番动静。他不知道温觉衍揍童睿那一拳的意图是什么,但这是不是就明,温觉衍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的?

直到到了这个位面,段以越发有一种自己简直就是在跟换了身份的祁仟谈恋爱的错觉。

虽这跟换装play啥的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对方毕竟只是张了一张跟祁仟一样的脸,内里的性格、行为习惯以及各种为人处世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可段以自己却有一种跟原主的契合度越来越高的感觉,就好像他们本就是同一个人一样。

可这一点要是成立的话,自己可不就是一脚踏几条船的渣男了?

想到这里段以忍不住晃了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甩了出去。酒的后劲儿还在,况且他都已经选择了装醉自然也就只能一装到底,索性眼一闭睡了过去。

寿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老爷子人脉广收到的寿礼基本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满满当当的堆了大半个屋子。拗不过老人家坚持,温觉衍最后还是答应在家里过一夜再走。

段以最后是被渴醒的,房间里的灯还开着却只有他一个人。半开的窗户时不时灌进来冷风,被子被自己给踹开聊段以冻得一个哆嗦,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出去找水喝。

这时候宾客已经散去,宅邸里恢复了平日的清冷。

从段以休息的这间房往前两间便是温老爷子的书房,段以呵欠连的挨着墙往前走,走廊上的灯亮着可只有书房的门半掩,让他不自觉停在了门前。

段以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书桌的方向,温老爷子坐在书桌前,而温觉衍站在书桌旁两人正在交谈着什么。

“那孩子明年也十八了,他跟你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养到如今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如今也二十六,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怎么能还将这么个半大孩子带在身边?”

房门并未关严实,这话清晰地传进了段以的耳朵里。

当然,从旁饶角度来看温老爷子这话的简直不能再对了。六年来,温觉衍在他身上花费了不少心思。他从一开始的不理解到之后的坦然接受,其实他才是那个不要脸死赖着不走的人。

温觉衍太好了,就连出现的那个时机也太过玄妙。俨然就是那个将即将跌入泥潭的自己给拯救上来的神一般的人物,他迫切需要光来驱逐那些逐渐将他给蚕食的黑暗,而这一切只有温觉衍才能给他。

所以即使他已经看明白了太多,最后却还是装傻充愣地过了这六年。

温觉衍的声音依旧听不出来有什么太大的起伏,“关于这个问题我在之前就已经跟您讨论过了,即使段以到了十八我也有足够的能力能养着他,只要他不开口提出离开我绝对不可能将他赶走。”

听他这么一,段以顿时就觉得自己压根就是个不懂事儿的屁孩了。

从原主苦逼的回忆里抽身出来,段以无奈地叹了口气,“四八,你要不还是给我一个任务?不然这么着,我实在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渣了,下不去手啊。”

四八:“宿主的终极任务就是攻略目标人物,所以不要有压力,放心大胆地上吧。而且……”

段以敏锐察觉到它这欲言又止的后半句十分重要,当即追问道:“而且?而且什么?”

就在段以准备以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暂时罢工为由要挟四八这个见鬼系统之时,对方居然出乎意料地配合,只犹豫了不一会儿便一本正经地给段以解答:“其实,按照既定的发展走向原主和攻略目标最后都还是会走到一起的,只是这个过程比较艰难,当然也有例外……比如你之前经历的其中一个世界,如果不是你的插手他们的结局妥妥就是be,所以千万不要有负罪感,你就是那个将他们拯救于危难之中的好人!”

这一段话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段以在原地足足愣神了半分钟。

就这么一会儿愣神的功夫,温觉衍不知何时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段以,面色一滞随即快步走了出来,“你怎么在这儿?”

“啊?”偷听墙角被抓了个现行段以多少还是有些尴尬,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摸了摸鼻子,“那什么,我刚睡醒口渴想去找水喝来着,不过时间不早了,我们不回家吗?”

这么多年以来,段以早已经习惯将跟温觉衍一起住的那套房子称之为家。却丝毫没注意,听见他这么的温老爷子脸色大变。

温老爷子头一次没给段以好脸色,拄着拐杖从两人身边走过,走出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一双锐利的双眸直视着温觉衍,“刚跟你的事情我也是为了你好,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别到时候让人算计当了冤大头才后悔没听我劝。”

段以对这些语言攻击早已经免疫,脸上还是乐呵呵的。温觉衍的脸色却陡然冷峻了起来,“不用再考虑了,如果您不喜欢见到段以,我们作为晚辈的自然是应该尊重您的意愿,就不多留了。”

完,温觉衍直接拉着段以那只没受赡手往外走去。

他这一下没控制力道,段以被他给拽地一个踉跄,从温老爷子身边经过的时候还不忘跟人再见。上可鉴,他一点也没有要示威的意思,不过就是寻常礼貌性的告辞。

不过对方显然会错了意,一张脸被气得通红,段以也来不及解释就一路被人拖下了楼塞进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