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134章 丞相公子易推倒(27)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34章 丞相公子易推倒(27)

黑之后的街道要比白日热闹许多,段以饿得都快前胸贴后背了,回程的路上这才算是见着一个自己中意的东西。摊贩推的木车上面摆了满满当当的银饰,是银饰,其实只是在铁的外面镀上了一层,值不了几个钱却胜在样式精致好看。

段以来了兴致,却把目光放在了一只挂着铃铛的镯子上头,又从边上挑了一条摊主编手绳的红绳付了银子。动作利落地将镯子上的铃铛取了下来穿进了红绳里面打了个死结,毕竟男人戴镯子什么的看起来确实有点奇怪……这么串着虽然有些捡简陋了,好在还算特别。

做完这些剩下的光秃秃的镯子段以也没要,正要拿着东西去跟陆圻邀功,转过身来一直都在身后站着的人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与此同时陆圻却在逆着人流飞奔往前,虽只来得及瞧见一个侧面,可他与顾雨汐一同生活了三年有余,又怎么认不出来。那道身影分明就是自灭门之后就再了无踪迹的顾雨汐。

顾雨汐还活着的念头闪过脑海,陆圻便不做他想飞快抬步便追了上去甚至都忘了告知段以一声。

纵使他反应足够及时,等陆圻越过挡在两人之间的人潮之时,人也早已经不见了踪迹。夜市里人流攒动,他追上去之后甚至还没来得及将人给喊住,只一眨眼的功夫那绿色衣裙的少女便已经不见了踪迹。

段以急得满头大汗,生怕陆圻这是出什么事了也没了耐心在原地继续等下去。直接就从左手边方向追了过去,幸好他运气不错,跑出了大半条街总算是看见了失神站在原地的陆圻。

见陆圻脸色不怎么好,段以转头扫了一遍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上前一步伸手在他额上探了探,“你怎地突然就跑得不见了踪影,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陆圻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远远望向涌动的人群,声音显得有些嘶哑,“方才,我好像又看见了顾雨汐。”

最近他的睡眠质量越发差了起来,梦见稀奇古怪东西的频率也多了起来。刚才那一眼,到现在他回过神来之后甚至已经无法确认那到底是真的顾雨汐,或是与她容貌相似的人,又或者那根本就只是他的幻觉而已?

段以没有多,只默不作声陪着他将整条街从头走到了尾。而陆圻方才瞧见的那绿裙少女却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再也无迹可寻。最后还是陆圻先开了口:“先回去吧,出来之前不是还今晚宴席你也务必到场吗?迟到总归不好。”

话虽如此,等两人回府却也已经迟了一些,等在府门口的富贵一脸焦急,看着段以过来简直跟看见座会移动的金山似的,“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您要是再不来,我们几个可都得被好生一番收拾了。”

时间紧了些,段以也就不费那个时间去换衣服了,拽着陆圻便往正厅方向去。

富贵见状下意识叫住了段以,“少爷,今日这宴席宴请的可是岚洲新上任的知府大人,这陆公子……”他的身份毕竟还是下人,这话也就只能点到为止不敢再继续往下细。

段以却是不以为意,扯着人继续往前走,“这宴席招待的便是贵客,陆圻陆公子便是我世子府中的贵客,怎么就不能上座了?”不用多他也知道,新上任的知府多半就是过来巴结他爹的,既然都得看他爹脸色,他带人过去也没什么问题顺便还能给人个下马威让人不敢乱来,何乐而不为?

陆圻这会儿心思完全就不在这上头,便是任由段以拉着他一路到了前厅,最后停在了桌前才条件反射般地抬头,可这一抬头望见的却让他骤然间白了脸色。

段丞相对段以此举虽有些不悦却没当着众饶面表现出来,只象征性地训了段以这迟到的毛病,就跟没看见他身边的陆圻似的。

饿坏聊段以拿筷子扒拉了几口饭菜,身边的陆圻却一直都坐在原地没动,眼神却死死地盯住他正对面的‘贵客’,也就是那位新上任的知府大人。明显察觉出来陆圻的不对劲,段以囫囵嚼了几口把嘴里一大口饭咽下去伸手蹭蹭他手背,“你怎么了吗?”

陆圻没话,人物不对,时机不对,什么都不对。

他不想让段以知道那些关于他的黑暗过往,更加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对段以开口。跟他那个谈笑风生的男人便是那个懦弱至极,风流成性的负心汉。他这十余年来过得有多艰难,可他红光满面步步高升。

刘知府与段丞相席间谈,不可避免地便提起了他新娶的那房妾。他的正妻在几年前就因病去世,装模作样几年讨了个名声,等上任的消息传出来便迫不及待地将养在外边的人收进府郑那妾今年不过二八年华,年纪足以当这刘知府的女儿,此时提起不免有几分炫耀与试探的意味。

段丞相为人正派,对这些话自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已经打定主意不能与这种人有过多来往,因此态度自然也称不上有多热络。

提及纳妾之事时,被压抑的巨大怒火滔袭来,陆圻不可避免地想起来很多从前的事情。他想起在那栋破屋里面,他跟娘亲也曾有过一段温馨的岁月。那是她偶尔精神正常的时候,会抱着陆圻给他唱自己以前在青楼里学会的曲,会同他讲他的生父在两人初识之际是何等温柔。

那画面却很快又切换成了那的大火,熊熊烈火之后,女人被烈火映红的脸,和她脸上似绝望又似解脱的神色。

他像是无法控制一般地伸手去拿立在桌旁的剑,却有另一只温热的手在他之前落在了上面。段以拧着眉头看着陆圻幅度地摇摇头,循着他的视线便看见了那一位知府大人。

这人早些年在乡镇当值,这几年乡里名声不错又受了人提点才逐渐升了上来,运气倒算是不错一路到了知府一职。早前还带着‘厚礼’来丞相府求见过几次,段丞相向来瞧不上这种不做实事的人,几次都让人给回绝了。

倒是段以碰见了几次,混了个脸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