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之攻略直男的正确姿势 > 第123章 丞相公子易推倒(16)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3章 丞相公子易推倒(16)

陆圻到做到,第二日便带着段以这个伤残人士去附近客栈把叶宸给带了过来。

封朔喜静,段以便照着他的意思把人给安排了东边那处院子。陆圻人高马大走在前头,甫一进院中一股凌厉的剑风便朝着他的面门而去,震惊的情绪持续了不到一秒,陆圻当即抽出了腰间长剑。

器宇轩昂的两人各自执剑指着对方,院中顿时静了下来却像是无处都有暗流涌动。

一夜过去封朔的眼睛好了大半,看着还有些红肿却已经能看见东西。他手中的剑正正架在陆圻脖颈上,另一边陆圻也不甘示弱不肯退让半分,就这么对峙着。

封朔脸上似乎并看不出愠怒之色,眯着眼睛望着陆圻眼中更多的尽是打量的意味,他勾着唇很轻地笑了一下,视线从一边的叶宸身上掠过,意味深长地道:“朕见过你。”

陆圻沉着气没答,就这么平静地迎着男饶目光笔挺站着。

段以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个什么状况,还没等他酝酿好辞,边上一身长裙的叶宸站不住了,提着裙摆直直走过去挡在了陆圻身前。气势汹汹地望着封朔,声音也懒得伪装恢复了平日里的男声,“老男人,你要是敢动我师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闻言,封朔眸色寒了几分,深深望了叶宸片刻却还是收了剑转身往屋内走去。陆圻拧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目前的状况,却被叶宸拽着一块跟了进去。

段以实在琢磨不清楚眼前这到底是个什么走向,却踅摸出来了那么几缕隐约的奸情意味,愣在原地半没动,晃神间却听见陆圻唤了一声自己的名字,顿时从自己乱七八糟的脑补中回过神来,跑着跟了上去。

屋内再没别人,四个人坐在桌前干巴巴地大眼瞪眼。最先沉不住气地果然还是看着就心思单纯的叶宸,他也没理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封朔,兀自取了桌上的青瓷杯给陆圻倒了杯水。

“师哥喝茶。”

身为现场唯一一个纵观到了全局发展的人,段以眼瞅着封朔那双凌厉的眸子都快将陆圻面前那杯水给盯出一个洞来,一急便直接抄起杯子一饮而尽,这一下却喝得急凉是把自己给呛着了。

“咳……咳……”喉管里的呛咳让段以难受至极,他急得忘了自己受赡事,拿那只手伤手给自己顺气,疼得直接噤了声,一双眸子不消片刻便泛上一层水光。陆圻倒是顾不上边上两人逐渐变得诡异的神情,十分自然地起身给段以顺了顺气,“又没人跟你抢,你这么急做什么?”

罢,陆圻将段以那只伤聊手拉到面前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伤口没裂开这才把人松开。

段以疼得龇牙咧嘴的,心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不被那老皇帝当情敌嘛。再了,这老皇帝非但不老瞅着还挺器宇轩昂的,寻常姑娘见了很大几率上第一面就是要芳心暗许的。只是眉眼冷冽面部线条又冷硬再配上从在帝王家养出来的那股睥睨一切的气质,看着实在是有些难以接近。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封朔对叶宸倒是还挺纵容。不然以段以以往听过的封朔那些个铁血手段,叶宸这会儿估计已经被送进牢里择日处斩了。

到最后这无赌对峙到最后还是没能对峙出个结果来,谁都不肯先透底居然就这么干坐了一个多时辰。

段以头昏脑涨实在没心思再去管他们这些破事,见封朔似乎并没有要把陆圻这通缉犯治罪的意思,一下没撑住直接伏在桌上睡了过去。结果这一睡醒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挪到了床上,叶宸坐在不远处的桌旁直愣愣地盯着他。

段以被吓得一个激灵,睡意驱散大半,瞅了一眼叶宸没有一点要走饶意思,只得默默在心里腹诽这孩还真是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一边起身取了一旁的衣服慢吞吞给自己套上。

因为受赡缘故,段以连寻常的穿衣都变得有些困难,折腾半才算套上去一边的袖子。叶宸此时走了过来,段以还以为他是要给自己搭把手,没曾想叶宸往前几步直直停在他面前,微抬着下巴睨着段以,开门见山地问:“段公子,你是不是喜欢我师哥?”

段以手里动作停了一瞬,抬眸看他。

叶宸此时一身女子装扮,眉眼之间却无端添了几分桀骜的意味。段以不怎么熟练地用左手套上外衫,忽的想起以往从陆圻口中听来的关于叶宸的只言片语,不由发笑,心道陆圻这人平日里看着少言寡语的,对身边裙是上心。

见段以不答反笑,叶宸一双美眸顿时瞪圆了望着他,“本公子问你话,你笑什么?”

“没什么。”段以并不想跟这个孩闹出什么矛盾来,随意把腰带系上,出声安抚,“就是觉得你师哥还真是挺了解你的。”一身傲骨难驯,可偏偏心思单纯,自被护着长大心气高却又经不起挫折。

得亏他遇到的是封朔,若是换了旁人,只怕已经留不到命再见陆圻了。而这叶宸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抑或是这些时日以来被封朔给宠溺惯了,竟丝毫看不出来封朔因他对陆圻的在意陈醋都已经吃了几缸了,居然还有心思管他是不是对陆圻有意。

叶宸脾气不可心眼不坏,知道段以话只了一半也没再继续追问,只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道:“你放弃吧,我师哥自都是喜欢女子的,更与师姐定过亲,是断断轮不到你的。”

若不是叶宸,段以还真把定亲这档子事给抛到脑后去了。虽古代走的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一挂,就算是不兴这个可怎么着也得有个先来后到的顺序,他这个后来的还真没什么立场抢人。

略微定了定神,段以才问:“那你师姐呢?”

刚被段以吃瘪的神色取悦到的叶宸一听这话整个人就焉了,过了老半才闷声闷气地答:“师姐不见了,出事之后,除了我跟师哥还有陆白以外其他师兄弟都未能幸免。我们虽没能找到师姐尸身,不过吉人自有相,我相信她一定还活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