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八种距离 > 第557章 狗熊救英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只听铛铛铛铛连声,张七疯狂的进逼,狂砍、进逼,狂砍,而二人则是机械的抵挡,后退,抵挡,后退......

光头和小雨都惊呆了,一个人用武器同时压迫着两个人......

张七一边砍,一边狂笑:“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好玩,太好玩了!

光头,你快动手,你割她一刀,我割你十刀,你刮掉她一根毛,我把你全身毛都剃下来,你削她一块片,我直接剥掉你的皮。

哈哈哈哈,你剥过田鸡皮吧,剥过兔子皮吧,剥人皮跟这个差不多,我一定让你慢慢品尝其中的滋味,哈哈哈哈哈!”

自从他在庄园与李小午分开以后,一直有一口恶气被他压在胸口无法抒发,而现在,这口恶气被他全部用了出来。

他将全部的力气都用了出来,除了两手的臂力,更辅以两臂轮转再加上腰部旋转的力量,每一次都劈在长毛和卷毛武器中间最难借力的地方,火光四溅。

每一记劈下,长毛和卷毛都如同被电击,长毛的水来水管渐渐开始弯曲,而卷毛发现刀刃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锯齿,他们的双手越来越无力,而抵抗意志也渐渐消失。

昨天晚上,张七已经给他们留下了阴影,他们本来不敢来惹张七,可是想着今天增加到六个人,再加上挟持了人质,怎么都占先了吧。

怎料到张七根本不在乎人质,提着刀子就硬杠上,结果他们六个人队伍太过分散,反而被张七一一击破,现在只剩下三个人,有一个还得抓人质,怎么打?

而且现在的张七比昨天晚上更加疯狂,那一刀一刀劈下来,在两人的眼里,全部都是往死里整,自己少挡一次话,说不定会直接少去半边脑袋。

两个人再也无胆抵抗,双膝一软,跪到了地上:“大哥,我们错了,我们求饶了,求饶了!”

张慕冷笑了一声,用身拍了拍他们的脸蛋:“不错,挺乖,不为难你们,象昨天晚上一样跪到一边去,用手抓住自己的耳朵,没有允许不准起来。”

两个人连声称是,连爬起来都不敢,膝行过去,抓着自己的两个耳朵,连大气也不敢喘。

而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显然是防御的时候使力过度,两个手臂已经近于半瘫了,两人都觉得庆幸,如果再过一会,自己抓不住刀的话,那个后果,实在是不敢想像。

张七一步一步向光毛走去:“光头,你妈的,喊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没动刀放血啊,你到底动不动手!”

光头拼命给自己壮胆,大声喊道:“张七,你要是再敢向进一步,我就要了他的命,我发誓,我一定会要了她的命,还会毁了她的容,我会......”

张七喊他比他更大声:“妈的,王八蛋,说过的话一定要算数,你现在就给我砍下去,给我砍,给我砍啊,你这一刀要是不砍下去,你爸就是兔子,你妈就是婊子。”

光头努吼道:“你再走一步,我一定砍,一定砍?......”

张七也伸着脖子狂吼:“你妈的,快点砍啊,砍啊,你砍完了,老子还你十七八刀,这次不光两个耳光加鼻子,还有手和,还有脚......

快点砍啊,砍啊,砍啊!”

光头越来越害怕,满头冷汗,两腿不停地发挥,一个手连刀都抓不稳,刀尖划动,在小雨的脖子上割出了一条浅浅的口子,血慢慢地渗了出来。

张七急了,举起刀子弓着身子开始加速,斗然间手臂高高扬起,长刀闪着寒光,向着光头的脸上疾劈而去。

光头胆战心惊,彻底丧失斗志,两腿一软,直接跪到在地上,双手托着刀高举过头顶:“大哥,我错了,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张七一声冷笑,拿过砍刀,跟着一巴掌扇在光头上:“妈的,你他妈的就不能多点骨气啊,就不能跟我对上几招啊,你妈天生把你生的这么缺钙啊,软骨头!”

光头不敢反抗,只是哀声求饶:“大哥,大哥,我错了,真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求你再饶了我一次吧,大哥我求你了。”

张七看了看小雨脖子上的伤口,见伤口不深,出血也不多,这才放了心,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餐巾纸递给小雨:“用这个按一下伤口,直到不出血为止。”

小雨答应了一声,却没有拿餐巾纸,而是从随着带着的小包里拿出化妆巾和湿巾纸,慢慢处理起伤口来,最后还拿出了一张创可贴给贴上的。

张七也是大感兴趣,他无论如何想不到小雨的包里居然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小雨没事,他的一个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下了。

他偷偷打开手机上的录音功能,再用刀身拍了拍光头的脸:“交代吧,谁指使你来的?”

光头丧哭着脸:“没有啊,大哥,我们就是有点不服气,这才多找了几个人想来找回场子,我错了,真的错了!”

张七根本不信:“光头,你这是要把我当傻瓜是不是,昨天你们回去以后,晚上会不做恶梦?今天还敢主动来这里找我?说!究竟是指使的?

光头大声喊道:“没有,没人指使,真的是我们自己来的,我对天发誓,绝不敢有半句说谎!”

张七不说话,开始慢慢去解他头上的绷带:“光头,你猜,这缝合的线再拆开以后,还能不能再缝得上,缝上以后,这耳朵会不会烂掉?”

光头已经猜到张七要干什么了,他吓得浑身颤抖,几乎大小失禁,可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只好不停地告饶:

“七哥,七爷,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你了,我错了,真错了,你赔钱,真的赔钱,要多少你开口,你只管开口。”

张七不管他,不紧不慢的把所有的纱布都址下来,露出光头包着严严实实的耳朵,一把扯住了: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我数到三,如果你还这么讲义气,不肯说,你这个耳风就别要了,这里野猫多,直接喂猫去!”

光头试图做最后的努力:“七哥,我不敢说,说了以后在甬城混不下去的。”

张七笑笑:“1!”

光头大喊道:“七哥,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真的想想!”

张七不理他:“2!”

光头简直想哭:“七哥,给条生路啊!”

张七喊道:“3!”

光头真觉得耳朵上的伤口开始剧痛,他知道张七绝对不是跟他开玩笑,昨天他敢在包厢里直接割自己的耳朵,现在在这种黑黑的地方,扯下自己的耳朵更是不在话下。

他真的绝望了,只好大声喊道:“七哥,手下留情,我说了,说了说了!

还是罗老板,还是罗老板,但是他没有恶意,他觉得你是个人才,是个可用之才,他想你跟着我们一起做事,所以才找我们一帮人来削你,他好出来制止我们,收个顺水人情!”

张七乐了:“行啊你们,别人导演的,都是英雄救美什么的,你们罗老板别出心裁,喜欢玩狗熊救英雄,真是脑洞够大啊。

你这么说的话,这罗老板应该就在这附近躲着吧,等我们被你们揍趴下来,他好过来收买人心对不对?”

光头又不敢回答了,张七拉过他的耳朵用力一扯,光头直觉得自己的伤口缝口线似乎在吱吱作响,他不敢再用强,只好说道:“他就在后边,就在后边,在这个巷子后边一个门缝里猫着。

只是啪啪的脚步声,一个身影从后巷的一个角落里闪出来开始逃路。

只听呼地一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耳边划过,只见一把明晃晃的长刀直直的插在旁边的泥地里,刀把末端尚在不停地晃动。

张七喝道:“站住,再要是敢跑,下把刀老子瞄准的就是你的腰,就算你走运跑了,老子明天直接去财务公司K你!”

那个身影一滞,慢慢回转身来,露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果然是罗子:“七哥,这么巧,居然在这里见面了?”

张七走过去,搭上了他的肩膀,把他往回拉:“罗总,白天刚刚才走,怎么又来看我来了?”

张七一边走,一边用右手的砍刀划拉着围墙,发出吱吱咯咯刺耳的摩擦声,即使在这样下雪的天气,依然有火花四溅。

罗子直被吓的浑身发颤,两股战战,心里不停的诅咒光头等人不会打架,却又惊惧于张七太会打架了。

一对六的不利形势下,他首先吃准了光头不敢对人质怎么样,所以趁巷子口三个人的不备,准备先打晕了看上去战斗力最强的长子。

然后他虽然同时对剩下的两个人发动进攻,却把用力的重点瞄准了两个人的弱点瘦子,果然直接把瘦子给吓跑了,接着又利用胖子反应不灵活的缺点,一脚踹中胖子的胃,直接结束的战斗。

最后他回过头来再对付剩下的三个人,他们昨天晚上就已经被张七吓破了胆,现在张七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那里还生得出反抗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