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八种距离 > 第319章 人家是小老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啊!慕哥哥,你不是说明天就会来宁市的吗?怎么今天还让人给我带礼物啊?你是不是明天不来了啊?”

“来!来!我答应小雪的事情怎么会不做到呢?只不过那个礼物很新鲜,我怕我明天再带来就不好了,你现在赶紧去取一下吧?”

“嗯,好的,谢谢慕哥哥,那个带礼物的人叫什么?”

“那个人姓张,你喊他一声张哥就好!”

“好,我现在马上上去,慕哥哥你不要挂电话哦!”

“嗯,快去,快去,人家等着呢。”

单飞雪一边走,一边继续给张慕打电话:“慕哥哥,你给我送来的会是什么呢?鲜花、冰淇淋、还是一条小狗?”

她一边说一边兴奋的直跺脚:“好期待,好期待,真的好期待!”

门铃响了,张慕打开门,单飞雪刚说了半句:“张哥......”声音便嘎然而止。

因为她看到了张慕,她立刻明白了,张慕送了一份什么样的礼物给她,在她的心里,再没有一份礼物可以超过万分之一。

张慕张开双臂:“Surprise!”

单飞雪象一个小鸟一样投进他的怀里!

然后她拿出两个小拳头拼命捶张慕的胸口:“慕哥哥,你太坏了,故意说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原来你偷偷到了,也不告诉我。”

单飞雪的力道被张慕无视,他回手关上门:“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所以才匆匆忙忙赶过来的,怎么样,惊喜不?”

单飞雪点点头,然后把头靠在张慕的胸口上:“这个真是惊喜,太惊喜了,慕哥哥,你是想小雪了,所以才赶过来的吗?”

张慕没有承认:“我主要是担心小雪的身体,怕小雪晚上会睡不好做恶梦,所以想早点赶过来,然后偷偷开个房间,j晚上可以陪着小雪。”

单飞雪抱紧了张慕:“慕哥哥,你对我真好!”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得给夏青姐姐打个电话,一会儿她回来看不到我,会担心我的。”

张慕点点头:“行,你洗过澡了吗?”

单飞雪点点头。

“那你先给夏青打个电话,再看会电视,我得赶紧去洗个澡,已经太晚了,而且今天我实在累坏了,得早点休息,明天去参加北川的会议。”

等张慕出来的时候,单飞雪已经躺在床上了,全身都用被子盖了起来,只露出一张红红的脸,牙齿轻轻咬着嘴唇,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张慕。

张慕爬上床的另一端,拉起被子盖在身上,然后转过头问单飞雪道:“我关灯了!”

单飞雪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

张慕关了灯,房间里只剩下一个红色的安全标志的小灯亮着,只能依稀看到房间里的景色。

这一天实在太赶了,张慕整理好枕头,正要倒头睡下,却听到单飞雪轻微而疑惑的声音:“慕哥哥,你要睡了吗?怎么,怎么,怎么不来抱抱我?”

张慕简直想打自己的脑袋,是啊,自己急匆匆的赶过来,又把单飞雪叫到房里来,还没说三句话自己就去洗澡,然后立刻关灯睡觉,这好象也太草草了,既然是男朋友,怎么也得温情一些。

他凑过身去,单飞雪也把身体拱了过来,他按照习惯搂住单飞雪的肩头,把她抱进怀里,蓦地他一惊,因为他发现,单飞雪没有穿衣服,或许最多就穿了三点式。

单飞雪身体发热,又微微颤抖,她紧紧搂住了他,在他身上极小幅度的磨擦着,期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他怎么可能会有下一步的动作,可是也不能特别把她从自己身上推开,所以只好打马虎眼:“小雪,你这样不穿衣服睡觉,很容易感冒的!”

单飞雪浑身一震,停止了动作,她的声音轻轻发抖:“慕哥哥,你这么急急地赶过来给我一个惊喜,一见面又说要去洗澡,然后然后,难道不是为了要我吗?”

张慕知道单飞雪误会了,不过不怪她,只能怪自己,自己几天不见李小午,李小午何尝不是对自己充满了期待,单飞雪既然把自己当作男朋友,自然也会有这份期待。

他只好苦头婆心的欠单飞雪:“小雪啊,不是慕哥哥不想啊,实在是小雪的身体不允许啊,万一小雪突然又晕过去,又失忆,连我都不记得了,该怎么办呢?而且这里是宁市,连原来的医生都叫不到。”

单飞雪抽身从张慕的身边离开,默默地坐起来,在黑暗中摸索着穿上衣服。

张慕不明白她想干嘛,只好坐在一边陪着。

却不料单飞雪穿好衣服后,又穿上鞋子,直接就想走出房去。

张慕大急,连忙把她拦住。

单飞雪不管不顾,跟张慕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竭尽全力往门口蹿。

房间里一片黑暗,张慕害怕她在黑暗中撞到什么东西会受伤,只好一把把她抱了起来,把她两个鞋子脱了,再重新回到床上,紧紧搂住了她。

单飞雪又踢又挠,竭力挣扎,却脱不开张慕的一双手臂,突然间他的手臂上一阵剧痛,原来是单飞雪直接咬上了他,他吃痛,却始终忍着,就是不松手。

单飞雪终于还是害怕张慕会疼,松开了口,放声大哭起来。

张慕不知道单飞雪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脾气,只好柔声安慰:“小雪,你为什么这么不开心啊,慕哥哥是真心担心你的身体啊,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就能好好在一起了,还把小萤萤接过来一起照顾好不好?”

单飞雪哭着道:“慕哥哥,你骗我,你急急地赶到宁市根本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夏青姐姐!”

张慕一愣:“飞雪,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单飞雪大声说道:“我怎么胡说了,夏青姐姐说要去见罗总,我就开始怀疑了,这么晚上还商量事情,那有这么重要的事非得半夜三更才商量。

等从我一进房间,就闻到夏青姐姐的香水味了,不光房间里有,你身上的味道更重,桌子上还有两杯红茶,分明就是你和夏青姐姐一人一杯喝过的。

慕哥哥,这一切,我有没有说错?”

“还有,你为了掩盖身上的气味,就故意说要去洗澡,我明明是你女朋友,可是你对我一点抱抱的兴趣都没有,分明是在夏青姐姐身上累坏了,所以没有力气化在我身上了!”

张慕哭笑不得:“小雪,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思想啊,夏青刚才得确是在这儿,可那也是为了跟他了解一些工作上的情况啊!

我怎么会跟她有什么,如果我是想洗去痕迹所以去洗澡,我大可以等洗完澡再给你电话啊。

最重要的是,我如果是为了你夏青姐姐而来的,我直接把夏青留在房间里好了,你又不知道我来这里了,对不对?”

单飞雪一愣,隐隐觉得自己的思维好象进牛角尖了:“如果是为了工作,那你为什么不能当着我的面谈,非得先偷偷把她约过来。”

张慕的反应极快:“我跟她谈得是BXF行业协会的事啊,这个事情是签过保密协议的,不能透露给协会以外的人知道,所以才特别瞒着你的。”

“连我是你女朋友都不能说吗?”

“当然了,亲爹亲妈亲儿子都不能说,否则的话,我们还要签保密协议干嘛,谁没几个亲朋好友,亲朋好友又有亲朋好友,只要对外向任何一个说人过了,就跟向世界告白没有区别。”

张慕又特别强调:“我怕你知道我们单独议事会有误会,所以才偷偷把她喊过来把工作的事情聊完了,然后就抓紧时间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好好关心你一下嘛,你干嘛要胡思乱想。”

单飞雪才发现自己真的好象错了,张慕说的没错,如果他是为夏青而来的,刚才直接把夏青留在这儿过夜就好了,自己从头到尾都不可能知道发生过什么。

自己刚刚在不久前的雁回酒楼抓奸的乌龙事件后跟自己发过誓,一定要相信张慕,不要乱喝飞醋,没想到没过一个礼拜,自己又慕名其妙犯了一次。

而且这次更夸张,张慕半夜三更从烟雨市赶到宁市特别来陪自己,自己反而跟他发这么大的脾气,简直是不可理喻!

她有点心慌,打开灯,发现张慕的手臂上留下了自己深深的齿痕,几乎快咬出血来,旁边还有一道长长的抓痕,明显地出血了。

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

她连忙使劲地给张慕吹吹:“慕哥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热,突然间就短路了,我不该怀疑你的,是不是咬的你好疼啊?”

张慕甩了甩胳膊:“当然啊,你简直是条小狗的,咬起人来这么厉害!”

单飞雪拼命给张慕赔笑脸:“人家是小老鼠嘛,小老鼠牙长,嘻嘻嘻嘻!”她把自己的手伸到张慕面前:“赔你,你也咬一口。”

张慕把她的手推开,单飞雪却又固执的把手伸到张慕的嘴边:“慕哥哥我求你了,你就咬一口嘛,好不好?”

张慕又好气又好笑:“好了,好了,别闹了,早点睡觉了,明天还起来有事呢,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