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八种距离 > 第359章 世界只有一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所以那时候我还觉得很幸运,还庆幸自己没有在收到通知书的时候去向你表白,否则只会让我们双方都陷入痛苦之中。

再加上我读研期间在杨木半工半读,总是被人背黑锅,穿小鞋,时时被骗,动不动就被人说是眼高手低,心高气傲,所以我总对这个世界小心翼翼的。

结果第一次跟薇薇一起来见我的时候,我习惯性地以为你带着什么目的,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不起你,还把你当成了坏人。

我以为你已经是井底之蛙,可实际上我是夜郎自大。

现在的你,别在姑且不论,就你刚在说的这些管理思维和境界,就已经远远在我之上,我在大学里苦读了那么多年,再加上几年的研究生生涯,竟然只能在这个方面仰望你。”

张慕笑笑:“世界不再是十年前的那个世界的,我们的老家不再闭塞,每个人也变得更有机会。

也许大家走的路不一样,走的速度不一样,可是只要有向上的心,坚持向上走,并且保持方向始终正确,总是登顶的机会的。

但是末末,我觉得不管我们走多远,我们都不要忘了,我们是蓝枫湖的孩子,那里有我们的最初和原点,只要记住这一点,那我们走的就不算太远,每个人的人距离,也不算太远。

末末,这个世界只有一个,没有那么多个,不要强行把一切分得那么开。”

鲁末末怔了一怔,她不由得想起那个被下药的晚上,在梦里,她变成了一条大蛇,在蓝枫湖里抱着张慕一起游泳,嘻戏。

张慕说的没有错,不管自己走的多远,在自己的最初和原点,梦境深处的地方,是蓝枫湖,也有张慕,这个连自己都无法欺骗自己。

她若有所思:”老同学,你说出这句话,让我很后悔,也让我佩服,更让我抱歉!”

张慕不解:“你说的后悔我明白,佩服的意思我也懂,可是抱歉是什么?”

鲁末末笑笑:“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要说最了解你的人,肯定可以算得上我一个。

你从来不会去求别人,也不会去靠着别人,所以我知道,你为了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会有多拼,会有多努力。

这些年中,我明明学了那么多的东西,却从来没有联系过你,没有能够好好帮你一把,所以我要对你抱歉。”

张慕也微笑:“现在也还来得及啊,让我们同桌联手,横扫杨木吧?”

鲁末末伸了伸舌头:“横扫杨木?小慕你口气好大!”

张慕白了她一眼:“在公司,喊我张总。”

鲁末末不屑一顾:“我就喊你小慕,小慕,小慕,小慕,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还能咬我啊?”

张慕翻白眼。

鲁末末洋洋得意,拉门而出,一开门,却发现单飞雪居然就在门口,她搞不清单飞雪究竟是什么来头,不过看单飞雪看她的眼光中却满是诡异,隐隐有敌意。

可能刚才说的话可能刚好被单飞雪听到了,她不由得有点脸红,不敢再呆,向单飞雪微笑示意,然后抓紧去翻看张慕给他的架构规划了。

单飞雪还真是有心来偷听的,自从昨天晚上李延河说了要让鲁末末成为张慕的左膀右臂后,她的心里一直不爽。

可是偏偏自己的专业能力摆在那儿,连提醒张慕周日要上班这件事都给忘了,更不要说这种方案工作了,所以她只能干瞪眼。

鲁末末在张慕办公室里关门聊了许久,单飞雪不放心,有心想来偷听,可又找不到由头,只好有事没事在门口转来转去想借口,却不料,迎面撞上了鲁末末。

她注意到了鲁末末脸红的情景,心里一阵不爽,于是闯进张慕办公室。

张慕却也在陷入沉思之中,每个人真的都会机会吗?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机缘巧合,自己不是还在继续干保安,就是在开大卡车,也许正如鲁末末所说的,喝酒,打老婆,像猪一样睡觉打呼噜。

而如果没有李小午,自己则周游于各种饭店旅馆,脑中只要一个词语——收帐、收帐、收帐、收帐。

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也并不是说机会一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是因为有人赏识,才有了机会。

世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小午,张慕的心里又泛起了倩影,自己何德何能?

所以当单飞雪来到张慕面前的时候,张慕的眼中满是那种颠倒迷醉的神情,让单飞雪忍不住妒火中烧。

她在张慕对面的椅子上砰地坐下,然后嘴巴里咿咿哑哑嚷着,将张慕桌子上的资料一顿乱抹,同时双脚如同小孩子一般乱蹬。

张慕这才回过神来,眼见单飞雪莫名其妙发脾气,不由得有点纳闷:“飞雪,怎么了,在ENG有人欺负你了?”

单飞雪冲到张慕对面坐下了:“慕......张总,就是你欺负我。”

张慕不解:“我一大早就开始谈工作了,对你什么也没做,怎么欺负你了?”

单飞雪不敢说自己喝醋了,而是溜着边的问道:

“张总,刚才你同学在你办公室里关门谈了这么久,她出去的时候脸还红红的,你又这副表情,你说,你们在在聊工作还是谈情说爱啊?”

张慕立刻明白了,单飞雪的小心眼病又犯了,于是停下手中的笔,解释道:“刚才呢,我把她批评了一顿,让她注意她手下那些人,不要以权谋私,不要随便吃请要礼物,可能她被批的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脸红了吧?”

单飞雪一听,顿时高兴起来了:“嗯,业务管理部的人是有点嚣张,得确该教训,教训的好。”

张慕问她:“再半个小时要开始会议,你的发言准备得怎么样了?”

单飞雪一愣:“我还要发言?”

张慕眼一瞪:“当然啊!以后凡业务委员会投票表决,计票出决议,这些都是你的工作,我昨天不是把你的工作内容程度都写成材料给你了?你总得整理一下讲讲吧。”

单飞雪急了:“啊呀,死了死了,我还以为你跟我说过就完了呢,真没想到我还要发言啊?”

张慕点点头:“当然了,你以后也是业务审批委员会七人组成员之一,也要出表决意见的,这种表决过程对你来说,是表决,也是学习提高,千万马虎不得。

你要知道你现在也是ENG的中层干部了,再不是以前杨木那个每天给人泡茶的小美眉了,总得要有点领导气质。

而且你昨天还跟你爸爸发誓说要战胜鲁末末,帮我做文案,当时候别连表决意见都写不好,拿出来被人家笑话。”

这话一说,单飞雪再也无心坐在他办公室里了:“那张总,我不跟你说了,趁还有半个小时,我赶快去写一个简单的发言稿,得几分钟?”

张慕想了想:“五分钟左右就行,太短了太难看,会让人家觉得你没水平,太长了内容全是是虚的,里面肯定有漏洞,别人听着也烦,就五分钟吧。”

单飞雪点点头,急急的走了。

张慕笑了,以后用工作把单飞雪拖在单位里,逐渐跟自己疏远,倒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那就给她尽可能多的工作,尤其是关于北川和杨花的工作,再给她一个叫秘书处的办公室,管上两三个人,天天烦,自己就不用烦了。

公司中层会议在九点半正式召开,在此之前,张慕一向来不喜欢开会,认为那纯粹是浪费时间。

原来大部分的会议由刘劲主持,后来又改由童年主持,但是这一次张慕表现出前所未有的认真,再加上前期已经经过了初步的沟通,所以每个人也都很严肃。

张慕首先进行了人事任命,

自己为董事长;

童年为总经理,此外再兼管办公室工作;

夏青为常务副总经理,负责公关、财务、安保、人事以及其他没有主管的工作,并且兼管五个业务部;

鲁末末为董事长助理,负责业务管理部工作;

姚成功为副总经理(暂),主要协助夏青一起管理业务部;

单飞雪为董事长秘书,同时开始筹备秘书室,兼管业务委员会的秘书工作;

言飘萍为办公室主任。

当然,这些工作还需要报总公司批准同意才可以正式实施。

新方案由童年总负责,每个部门都拿出自己的方案来,由鲁末末进行协调管理并最终由鲁末末整理完成。

张慕首先给大家画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如果新管理方案能在ENG取得成功,将会在全杨木的推广。

如果是那样的话,ENG至少可以升半级,成为了一个副局级单位甚至局级单位,也就意味着这里在座的所有人,都有机会升迁。

姚成功、孙兴、童年、言飘萍都很兴奋,毕竟她们就是为了更好的前景才来到ENG的,他们在等待着的就是ENG成为真正的一级子公司。

而夏青和鲁末末则相对冷静的多,对她们来说,相信张慕更胜于相信公司制度,只要张慕在ENG当老大,肯定不会让她们吃亏。

只有单飞雪完全无感,她只要呆在张慕身边就可以了,至于ENG是什么单位,她完全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