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修道界流传着种种逆天神药的传说,虽然未能真正的见识,可对其逆天药效却是传的神乎其神。如今突然出现三大逆天神药,众修士怎能不疯狂?若是其他时刻自然不无不可,毕竟魔药联盟专修丹药之道,未必不能从其他手段得到神丹,可在这时候,难免会引人猜测。

故而,炎涛虽然对这三大丹药没有什么兴趣,可对魔药联盟背后的意义却是十分感兴趣。要知道除却玄清门这死敌之外,不论是上清门还是阵清门,或多或少都算与炎涛有点交情,甚至说亏欠良多!!

此刻上清门紧闭山门,阵清门举宗隐匿,炎涛也不想搅扰。可既然魔药联盟与这两大道门有所关联,炎涛却不得不暗中探查一番。倘若需要出手相助的地方,自然不会犹豫。毕竟魔药联盟的举动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为了限制玄清门而从中牟利。大方向上和炎涛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

既能报恩了却恩情,又能借力打力重挫玄清门,炎涛自然不会错过。恰好今日正是魔药联盟魔药盛会正式开始的日子,人山人海万人空巷的魔药内城十分的热闹,炎涛洒然一笑,游走其中随缘而动。

魔药盛会牵动着千千万万个修士的心神,恨不得直接上去抢夺神丹。但众修士都明白,若是谁敢如此肆无忌惮必然会遭众人唾弃。故而一个个焦急等待着神丹盛会的召开。如今的魔药山几乎没有任何的下脚之地,那些来得晚的修士无一不捶胸顿足暗自悔恨。

看似三天的魔药盛会对于目的各异的修士而言实际上只有一天的时间。因为,第一天乃是魔药联盟举办的魔药丹会,吸引修士前来炼丹,只要谁能够在一天的时间内炼制出让之魔药联盟满意的丹药,那么就可以拜入魔药联盟,亦或者换取魔药联盟拿出的丹药奖励。一般而言,这些想要在丹药之道上有所成就的修士都会选择进入魔药联盟,毕竟松散的联盟不仅自由而且还能够得到庇护,更是能够得到想要的指点机缘。

可对于其他修士而言不过是过过眼瘾长长见识而已。而第二天则是魔药联盟直接收录弟子的时刻。如今这一次的魔药盛会远胜往届,看似魔药联盟为避免刺激其他而没有降低门槛儿,可在庞大的数量基数之下仍旧有大量的修士进入魔药联盟。

一则是联盟仙城如今的形势人人自危,而魔药联盟的微妙地位自然成为一个别无选择的避风港。二则是魔药联盟自然推出三大神丹,顿时让众修士感到非同一般。变得神秘的魔药联盟更加吸引人。就算这次得不到三大神丹,但只要成为魔药联盟一员还用愁没有机会?当然,这些修士并不清楚这三大神丹的具体来历。而当完全明白的时刻,魔药联盟或许早已度过难关,或许这些人在滚滚天地大劫洪流之下身不由己,根本看不到那一天。

微妙的情形让魔药联盟大放异彩,甚至无形之中战血盟都被压下了风头。尤其是这第三天神丹现世的到来,让众修士纷纷记住了魔药联盟。要知道之前魔药联盟放出消息的时刻有不少的修士暗中不屑,甚至故意前来看魔药联盟出丑。可真正得到魔药联盟的确定消息,这些修士无不疯狂渴望起来。

得到众多弟子的加入,魔药联盟的实力似乎在一夜之间空前暴涨。而且这些新进弟子并不像其他门派一般还需要时间来培养磨砺。在这魔药森林联盟仙城之中,各个修士本身都实力不弱,根本不需要什么培养磨砺。只需要在一夜之间改变身份即可。尤其是这些弟子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但都是有求于魔药联盟,此刻大好时机自然想要努力表现,争取一步登天。故而各个都十分的卖力团结。

如此底气十足之下,魔药联盟不仅没有扭扭捏捏,反而直接将三大神丹在日出东方紫气升腾之时放置在魔药山山巅之上,任由众修士观赏。不同于以往魔药联盟举办的魔药盛会上由魔药联盟大丹师亲自炼丹,接受众修士的请求而炼丹,而后将这些炼制而成的丹药出售。虽然同样热闹非凡,可此次魔药盛会有这三大神丹,其他的反而成为陪衬,越发的轰动起来。

而这次的三大神丹也并非是纯粹的观赏,而是直接成全众修士。只要拿出让魔药联盟满意的条件,就能够取走神丹。这无疑给在场所有的修士一个机会。毕竟,往常魔药联盟只收录灵药或者丹药之类的东西。如今不限条件,自然更让人满意。

霎时间急不可耐的修士纷纷拿出心目中的标价,魔药联盟暗中比对。在众修士满怀期望的狂热之下魔药盛会瞬间推向高潮。

“孕婴丹是本少主的了!”就在众修士紧张而又期待的时刻,突然一声高喊顿时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要知道集中在魔药山之上的修士何止上万,就算是渡劫强者也有不少。而如今一名区区废掉修为的一个废人竟然当众口出狂言,简直是目中无人。霎时间,千万人那凶戾的眼神豁然凝聚在那来人身上,风云涌动之中恐怖的威压陡然犹如天崩一般疯狂的碾压下来。

只见那脸色有些病态苍白的少年似乎惊惧的微微颤抖,瞳孔骤然扩散,隐隐有崩溃的迹象。可周围近二十名化虚强者守护之下,顿时牢牢的护住中心的少年,凶戾的眼神无惧的怒瞪四方。

看着那身上一柄血色小剑,顿时周围的修士纷纷心中一凛,眉头紧皱之中下意识的收回自身威压。仅仅是面色不快的阴冷的盯着这一群不速之客。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这些人瞬间压下心中的不安,微不可查的看了一眼中间那惊魂未定的少年,这才悄然松一口气。而后趾高气昂的猛然暴喝:“瞎了眼了?这乃是我战血盟战天齐少主!谁若敢放肆,我战血盟绝对不死不休!”

突如其来的暴喝顿时让众修士暴怒不已,然而看着那底气十足的众护卫,近二十名的化虚强者也着实带来不小的震撼压迫力。就算是一些渡劫强者也暗暗眉头紧皱。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此刻是在魔药山之上。故而,众修士下意识的齐齐看向魔药山之上魔药联盟的之人。

魔药联盟之人何尝不知来者何人?且不说战血盟没有如今的威势之前,这战血盟少主战天齐就是一个名人,可以说是一个人就能将联盟仙城闹一个鸡飞狗跳的主。何况如今战血盟独霸联盟仙城,又岂会有所收敛。最近这段时间也没少听到关于这战血盟少主战天齐的纨绔卑劣事情。

毕竟是主,来者皆是客。或许是出于对战血盟的一种礼敬,或许是为了维持魔药盛会能够圆满召开,故而这魔药联盟之人竟然没有呵斥,反而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淡淡说道:“原来是天齐少主!既然看上了孕婴神丹也不无不可!只不过不知道天齐少主愿意拿出什么代价来换取孕婴神丹呢?”

虽然众修士对魔药联盟的示弱退让感到愤怒不满,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换做自己,也不敢正面对抗如今的战血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因此迁怒魔药联盟也不占理。关键是此刻没有得到神丹,同样不能得罪魔药联盟。而且,魔药联盟也并没有答应战血盟,众修士悄然之间纷纷松一口气,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战天齐,似乎暗暗在期待着什么。

万人瞩目的滋味儿实际上并不好受,尤其是周围之人尽是不怀好意之人,虽然明知不会有什么危险,可这种压力也绝非寻常之人能够承受的!好在,有着战血盟这大靠山,这些天也算是十分有经验,遇到这种情形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看到周围之人的举动,这些护卫顿时齐齐松一口气,面上更加的趾高气昂不可一世。不过却也懂得分寸的让开,显露出层层守护之下的战天齐。

似乎之前的举动威压仍旧没有让战天齐缓过气来,脸色显得越发的苍白,就如同常年躲在温室中的花朵一般弱不禁风。但此刻,感受到周围护卫那鼓励而又张狂的神色,顿时如有神助一般乍然仰起头,手中折扇敲打着手心,仰着脸冷笑着说道:“哼!本少主看上的从来不需要什么代价!”

此话一出,顿时周围众修士纷纷豁然色变。就算是魔药联盟之中也一个个怒目相对,无形之中一股股凶戾的气息乍然狂聚起来。而周围的修士却是瞬间露出异样之色,反而收敛自身气息,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似乎隐隐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昂然立于中心的战天齐此刻看着周围之人纷纷色变的神情顿时心情舒畅不已,就在那魔药联盟之人乍然色变阴沉如水咬牙切齿的即将开口时刻。战天齐却是陡然一敲手中折扇,似乎敲动所有人的心神,狂笑着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既然是魔药联盟的盛会,看在你魔药联盟往日对我战血盟联盟仙城做出的功劳面子上,本少主自然不会白拿你区区一个孕婴丹的!”

周围修士顿时嘘声一片,暗暗露出一抹失望之色。而周围的护卫却是悄然松一口气,随即越发的嚣张气盛。魔药联盟之人却是微不可查的微微互视一眼,一抹异色闪过,不动声色的自动掠过战天齐话中隐含的其他寓意直接沉声说道:“多谢天齐少主了,不知天齐少主有何异宝能够如此自信换取我孕婴神丹?”

“孕婴神丹?不不不,那不过是一颗丹药而已,何须用异宝交换!”战天齐似乎越发的享受这种唯我独尊万众瞩目的感觉,自我陶醉风骚至极的连连敲打手中折扇,折扇上那一抹殷红的血色似乎在预示着什么,语气越发的嚣张。

任谁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也会心生不满,尤其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而且还是身为一大联盟,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一方巨擘,岂能任由区区一黄毛小儿废人如此?霎时间,周围修士神色古怪的看着魔药联盟暗暗露出鄙夷之色,一副看热闹的架势。而魔药联盟自然不能忍让下去,顿时魔药联盟盟主药老直接开口说道:“战天齐,你意欲何为?这里不是你战血盟,你好自为之!”

药老虽然说得平平淡淡,可所有人都感受到那平淡之下那熊熊怒火和暴戾的杀意。要知道看似祥和的药老当初也是绝世凶人,能够在魔药森林闯荡出这一番成就的又岂会是庸人?否则又怎能守护支撑起整个魔药联盟?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战天齐微微闪过一抹惊惧之色,周围的护卫也紧张的靠近守护四周。不过,颤栗之后的战天齐面目狰狞的强自站定,尖啸般的高声喝道:“好!既然药老开口,本少主岂能不给面子!今日本少主就承诺我战血盟将庇护你魔药联盟,只要我战血盟一日存在,就保你魔药联盟一方平安!以这个承诺换取你区区一刻孕婴神丹如何?”

原本看热闹的众修士顿时纷纷心中一凛,对暗暗鄙夷的战天齐顿时刮目相看。要知道这一手简直是神来之笔!用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换取神丹,要说值不值得,那就看这承诺本身了!承诺有价也无价,或许值得,或许不值得!可不论值得不值得,魔药联盟就必须给出一个答案。而这答案不论是什么,魔药联盟都出力不讨好!

果不其然,魔药联盟之人纷纷怒火冲天,可却是不敢贸然开口。要知道痛斥这战天齐就等于痛斥战血盟,以如今战血盟的地位脸面,这几乎无异于与战血盟宣战。可倘若承认这承诺,不仅将魔药联盟处于不利地位,更是平白让战天齐得逞空手套白狼的取走神丹!霎时间,众人纷纷看向魔药联盟的盟主药老。

此刻药老似乎也十分的困扰为难,双目如电的看着战天齐。然而,战天齐在最初一瞬间的退后畏惧之后,便癫狂一般的面目狰狞双目赤红的死死盯着药老,犹如不死不休的仇人一般。药老顿时心中一凛,暗暗思索背后的种种可能。然而眼前战天齐乃是一个失去修为的废人,根本是查无可查,自然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哦?倘若是战血盟战盟主亲口所言,这孕婴神丹也不算什么!”

“哼!我之所言自然是父亲亲口交代!难不成还能有假!!!”

“既然是战盟主亲自交代,这孕婴神丹虽然珍贵,但也不及战血盟!我看天齐贤侄正好需要这孕婴神丹,也罢,今日就将这神丹交予贤侄,望贤侄转告战盟主,今日众位道友共同见证之下之盟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