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檀郎 > 地图(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罢,我问公子:“以你所见, 你以为我当如何?”

公子道:“我仍以为, 一旦秦王与曹先生水火不容, 你便不可插手其中,这也是你祖父的意思。”

我瘪瘪嘴角,道:“我知道。我只是觉得, 曹叔和曹麟毕竟与我情分不一般,他们在想何事, 我总该问清楚。”

公子全无意外之色, 问:“你打算何时动身?”

我:“过几日。”

“我与你去。”他。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心中虽高兴,却摇头:“你不必去。”

“为何?”

我:“议和之事, 其实只有我可与曹叔得上话,你去了无益。”

“我去了无益, 便不可去么?”公子反问。

我忙道:“也不是……”着, 我看着他, “你来雒阳, 除了那些地图,便是为了明光道之事?”

“正是。”公子道, “秦王拿下雒阳之后,中原的强敌就剩下了济北王和明光道,我料想你定然不会坐视不理。你若要与我商议应对之策, 必不可以书信相告, 唯有我过来。”

我听得这话, 心中美滋滋的,不由地抱住他:“我就知道。”

他的身上很温暖,宽阔结实的怀抱里,衣裳上满是我熟悉的味道。

公子拥着我,吻了吻我的脸颊,少顷,忽而道;“我父母这些日子可曾为难你?”

“不曾。”我。

公子看我:“当真?”

“自是当真。”我,“我与他们也不曾见过几面。”

公子了然。

我想起他方才与秦王议事,问:“今日宴后,秦王将你召到他书房,商议何事?”

“有好些事。”公子道,“闻得最多的事扬州的钱粮,其次便是长沙王等南方诸侯动向。”

我颔首,道:“不曾问圣上?”

“也问了。”公子道,“不过不曾问还都之事,只问了圣上和太后身体。”

“你如何回答?”我问。

“我圣上安好,只是太后不服南方水土,数度卧病,圣上时常亲自在榻前照料。”

这话乃颇有深意。既然谢太后卧病,则不可长途颠簸,皇帝是孝子,要服侍太后,自然也只好暂时留在扬州。

秦王那般浑身心眼的人,岂会听不出这番话的意思。大约他也是看出来公子不打算太早把皇帝交给他,故而干脆不提了。

“秦王多疑,”我,“他恐怕会猜测你来雒阳别有所图。”

“就算我不来雒阳,只怕他也要这般想。”公子道,“桓氏当下在雒阳可谓重拾声威,加上沈氏,今日的场面你也看到了。”

这话颇有些无奈,我笑了笑。

“大长公主一向如此。”我,“你知晓她脾性。”

公子不置可否,沉默了一会,道:“霓生,我担心她和桓氏做得太过,反受其害。”

——“大长公主是他生母,靖国公是他生父。这二人若以死相逼,元初可还会践诺?”

秦王的话倏而在我心头浮起。

片刻,我安慰道:“这你不必操心太过,大长公主毕竟是秦王亲姊,且我见秦王对大长公主和桓氏甚为倚重,大长公主若可将济北王劝降,必又是一个大功。”

公子摇头。

“霓生,”他,“你以为,我母亲和桓氏若挟子令诸侯,或者桓氏登基称帝,这下会如何?”

我怔了怔,看着他:“你是,你不看好大长公主和桓氏掌权?”

“正是。”公子道,“他们就算能斗赢秦王,也并无治世之能。”

这话桓肃要是听到,应当会怒得当场与公子断了父子关系。若大长公主听到,则应当会更怨恨我带坏了她的宝贝儿子。

他的性情就是如此,凡事关下,他总是会冷静地剖析,只论对错,不论情分。

这是桓镶和大长公主等人觉得他不可理喻的地方,以至于总在幻想从我下手,让公子改变。

从前,我也时常觉得他太过真,担心他总有一日要被这世间教训。但公子却一直秉持着,从不退让。久而久之,连我也开始觉得这或许就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在这浊世中如此与众不同,足以让许多所谓的名士相形见绌。

“还有,”公子继续又道,“依你所见,我母亲和桓氏,加上沈氏,以及一众世家诸侯,可与秦王的兵马抗衡么?”

这倒是个可如实回答的,我:“恐怕不能。元初,大长公主和你父亲皆非愚人,这点不会不知。”

公子苦笑:“但愿如此。”

正着话,门上传来两声轻叩。

“主公,”这是公子的随身护卫长裘保的声音,“北军那边来问,主公明日何时过去?”

公子道:“午时可到。”

裘保应一声,随后离开了。

我讶然:“你明日要去北军营中?”

“正是。”公子道,“今日秦王与我议事时,提到了北军,北军乃王师,但圣上在扬州,他们留在雒阳戍卫,难免军心浮动。秦王让我到北军一趟,安抚人心。”

我听得这话,更觉得诧异。

北军是王师,王霄等人又是公子旧部,若我是秦王,定然巴不得公子离他们越远越好,以免两相勾结,给自己添乱。而现在,他竟然让公子到北军去安抚人心,无异与是在给公子固威。

秦王做事如此反常,实教我疑惑。

“你可是疑心秦王在试探我?”公子问。

我点点头,片刻,又摇摇头。

“这般试探,不但愚蠢,且全无好处。”我,“秦王不至于无聊至此。”

“我也这般以为。”公子道,“不过我也许久不曾见王霄龚远他们,既迟早要一见,奉命行事反倒可避嫌。”

这话也有道理。我颔首。

公子几日又是赶路又是应酬,已颇是疲惫。

浴房中已经备好了热汤,公子沐浴一番回来,身上披着长衣,刚洗净的乌发垂下,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娃网 .xiaoshuoa.

我看着他,忽而想起了秦王的那本谪仙传。

其实每每念到这书的时候,我心里猜测那位闯斗地的星君是何模样时,总会想起公子。当然,谢谢地,因得有我在,公子不必似那位星君一般倒霉,被贬斥之时,连猪栏里的猪也不肯分他一口食物……

“你在想什么?”

正当我神游时,公子看着我,忽而问道。

我笑了笑,道:“我在想一本书。”

“书?”公子讶然。

我反正闲来无事,于是拿来一块巾帕,让公子在镜前坐下,一边给他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给他起那本书。

公子听我大概完,亦笑。

“倒是一本奇书。”他在镜子里看着我,“你方才,是秦王的?”

“正是。”我。

“他总让你念给他听?”

我有些后悔自己在他面前总是什么都藏不住,他问什么我就答什么,方才一下漏了嘴。我怕他多想,忙补充道:“这都是他病时的事,他甚是固执,非要看书,我怕他劳累耽误病情,便只好自己念给他听。”

公子微微颔首,若有所思。

我在心里又骂了一遍秦王,将手上的活计加快做完,道:“元初,你的头发快干了,还是早些歇息吧。”

公子抬眼,微微一笑:“好。”

歇息的时候,他仍像从前一样,与我同榻,各自裹着被子。

灯熄灭之后,我和他隔着被子挨着,听着旁边传来绵长而沉稳的呼吸声,只觉做梦。不过兴许是我太兴奋,我闭着眼睛,过了好一会,也全然不见睡意。

睁开眼,朝公子看去。黑暗中,他的轮廓隐约可见,侧着身,如同一座山。

正当我定定看着他,却听他低低道:“你睡不着么?”

原来他也不曾睡着。

我应一声:“嗯。”

公子伸出手来,在我的脸上摸了摸,有将手指在我的发间摩挲。

我笑笑,颇是享受。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我在想你方才的那些地图。”

“哦?”

“元初,”我,“将来你我就算要走遍下,也须得先从一个方向开始。你喜欢哪边?”

他轻笑了一声,夜色中,低得撩人。

“须看你的意思,”他,“你喜欢山,还是喜欢海?”

我想了想,道:“山我见过许多,海却不曾看够。”

“那便先走海路。”公子道,“我们可先去东海看看。”

我笑笑:“嗯。”

“霓生,”过了一会,公子又道,“你许久不曾讲故事了,讲一个如何?”

我讶然。讲故事是当年还在桓府时,他养成的癖好,我们重逢之后,他再没有让我讲过。

“你想听?”我问。

“突然想起来罢了。”

我:“你不是总嫌弃我的都是怪力乱神,惊悚奇案?”

公子道:“我许久不听了,听一听也好。”

我来了兴致:“你想听哪种?”

“便个奇案吧。”

我想了想,于是起了一个贪财好色的豪强想谋佃户的钱财和妇人,反被佃户夫妇设计丢了性命,最后佃户还得了一笔钱财远走他乡的奇案。

此事颇为喜乐,公子被逗得发笑。

“如此来,这豪强心狠手辣,也是活该。”

“正是。”我,“也亏得佃户聪明,全身而退。”

“还有么?”他问。

我讶然:“你还不困?”

“不困。”

我想了想,道:“那我再一个妖怪故事,是我许久以前听来聊。”

公子道:“好。”

他着,又将身体贴了贴,手臂环在我的被子外面。

我于是了一个龙女化饶故事。的是一个龙女厌倦了水底龙宫的日子,化作凡人,到人间游历,却不打不相识,遇到家族老对头西海龙君的故事。

这个故事讲的都是些儿女的情爱,当年我在桓府与人闲时来,青玄等男仆很是不屑,都无聊,惠风等婢女却喜欢得紧,总让我编多些,让她们听得过瘾。

“……龙女见到柳树精给的画像,这才回过神来,她那日见到的男子,竟与她有几分纠葛!”我道,“你猜是谁?”

公子没有答话。

我停住,仔细看他,只见他一动不动,呼吸深长而平缓,已经睡着了。

还要听……我腹诽着,却并不生气,没再打扰他。少顷,又唯恐他受凉,扯起被子,想将他的手臂盖住。

才扯起一点,公子动了动,喃喃道:“霓生……”

我忙道:“我给你盖被子……”

话没完,公子的手臂又将我搂紧。

“睡吧……”他低低道,片刻,再没了声音。

那臂弯坚实有力,我只得不再动作,少顷,应一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