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绝品小神农 > 第两千两百九十二章 不平静的夜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两千两百九十二章 不平静的夜晚

闫大海只觉得一股火辣辣疼痛,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屁股。

“还不去修炼?这个傀儡已经开始监督了啊。”米如淡淡的说道。

闫大海苦着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修炼起来。只不过谁都能够知道他肯定不专心修炼。

因为房间中不时就传来一阵惨叫声。

看到米如的傀儡这么强悍,其他几个人也都收起了轻视之心。

“傀儡二号,是一名对战傀儡,擅长偷袭出阴招。”米如笑了笑,指了指宇文东,“今天晚上,你就好好招呼一下这位学生。”

傀儡来到了宇文东的面前,一把抓住宇文东,就去了一个山腰上一块突出 的岩石上面,那里地方宽阔,正适合对战。

“至于这第三号傀儡嘛,是一名陪练傀儡,他会一套名为‘凛冬剑法’的剑法,正适合陆青青。”

米如指了指陆青青,这个陪练傀儡就带着陆青青去了别的地方。

“从今天晚上开始,这傀儡会教你‘凛冬剑法’的口诀,然后让你修炼,记住,他也是很严格的。”米如不忘了补充一句。

“老师,那我们呢?”唐亦凡开口问道,看到其他的傀儡都已经发完了,唐亦凡不由的有些着急。

他可不想落下,既然每个人都有特训的话,他也要有。

可是米如却笑着摇了摇头,“你接着去雕刻灵石吧,一直到剩下的灵石全部都开采完毕。”

“这就是我的特训?”唐亦凡皱起了眉头。

米如点点头,“我说过,你的弱点就是对于真气的控制力不足,所以,你就接着去雕刻灵石就好了。”

唐亦凡只能够点点头,不由的有些羡慕那些拥有陪练傀儡的人。他这等于是加班,而其他人就是下班之后的夜晚活动啊。

很快,唐亦凡也进入了矿洞之中,继续自己的工作。

而最后,只剩下了冷玉一个人。

“老师,那我呢?”冷玉开口问道。

米如笑了笑,冲着冷玉招招手,“你跟我来。”

冷玉跟着米如来到了一个点,这里有几十棵大树,而且看样子都是今天才移植过来的。

“我说过,你的弱点就是你内心中的仇恨,所以,以后每天你都进入这个阵法之中,直到你能够控制你的内心。”

米如淡淡的说道,手指掐了个奇怪的法诀,面前的几十棵大树忽然就移动起来,露出一条通道出来。

这几十棵树木都是米如今天移植过来的,用特殊的手法做成了一座法阵,每一棵树木都是一处阵眼。

“进去吧,明天早上我再带你出来。”米如淡淡的说道。

冷玉点了点头,顺着通道就走进了阵法之中,而后阵法就再次复原了。

没有过久,阵法中就传来的冷玉凄厉的喊叫声!

这是一座阵法,能够唤起人心中最害怕见到的场面,这场面会不断重复的出现在你的面前,刺激你的内心。

那些冷玉最痛苦的场景,会重复出现在冷玉的面前,这对于冷玉的精神来说是绝大的考验。

可是也就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冷玉控制自己的内心,这样的话,冷玉就没有了弱点!

“希望你坚持的住啊。”米如看着阵法中的冷玉,淡淡的说道。

在仙道学院的学生们都在打坐入定的时候,七号矿坑中的几个学生却日夜不休的在加班。

这算不上剥削劳动力,剥削也就是剥削唐亦凡一个人而已。

一晚过后,米如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先是来到了阵法前,依旧能够听到冷玉低声的呐喊。

他手指结印,放开了阵法。

此时冷玉双目血红的冲了出来,一把就抓住了米如的衣领,仿佛一个暴怒有背上的母狮子一般。

可是很快,冷玉眼中的血红就慢慢的褪去。她松开了手,一言不发。

米如苦笑了两声,“有怨气的话,就朝着我身上发泄出来吧。”

冷玉却摇了摇头,“谢谢你老师,我一定会变强的。”

米如点点头,冷玉内心的强大超乎了他的想象,可是训练依旧要继续,米如不会手下留情。

到了规定的时间,那些傀儡也都回到了米如的身边,站立不动。

陆青青第一个走了出来,浑身都湿漉漉的,一晚上,她经历的非人般的教学,此时的眼神几乎要把所有人都吞下去一般!

闫大海也走出了房间,精神萎靡,一看就是晚上被折磨的不轻,黑眼圈都出来了。

对于闫大海来说,晚上就是用来睡觉的,可是那个监督傀儡监督着他,他只要一打盹,一鞭子就抽了上来。

那疼痛仿佛是深入骨髓的一般,让他瞬间就清醒过来。

虽然闫大海此时还不适应晚上来打坐修炼,可是他已经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

唐亦凡不是最轻松的,但绝对是最用心的,因为不用心根本就不用。他一分神,真气直接就溃散开来。

不过唐亦凡想这种方法既然对自己有用,那对于步念枫来说,一定也有用。

于是唐亦凡直接扔了几块没有雕刻的灵石给步念枫,让步念枫也跟自己一样修炼。

大蛇分身看着好奇,也这样修炼了起来。所以说唐亦凡的修炼,直接就连累了其他两个人。

唐亦凡走出矿洞,心力交瘁。他没有想到学习控制自己的真气会是这么简单。

修炼果然是一门高深的学问的!

最惨的,应该就是宇文东了。

他被压制符压制着真气的流转,身体也同样无比沉重,这种情况之下,还要承受对战傀儡那无休止的偷袭和阴招。

一晚上的时间,宇文东已经被打成了猪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甚至走路都走不了,从山腰处慢慢的爬了下来。

看到宇文东的样子,其他人都想笑不敢笑,想想他们自己的遭遇也好不到哪里去,想笑的情绪就转变成了想哭的情绪。

“好了,大家都很努力,我很欣慰,恭喜你们完成第一天的特训。”米如笑着说道。

“这些丹药每个人都服下,一样是休息一个时辰,希望大家坚持不懈。”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