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步步诱妻,老公宠上天! > 第551章 我在家等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是你”叶子楠有些惊讶地着,着实是对不上人来。

“嗯哼。我在这里饿了两顿了,那还下了那么大的雨,要不是你分我那半碗热的面线糊,我可能要冻死在外面了。”莫文彦笑着道。

“哪里那么夸张,你可是莫家唯一的继承人,山珍海味都吃惯了,我那一碗面线糊都拿不出手。”叶子楠跟莫文彦的话也稍稍地多了起来,毕竟想起帘年在这个餐馆里发生的事情,对他也没有那么深的成见了。

其实叶子楠承认她自己是有点“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想法了。总觉得他们以前班上的人多少都有些看不起她,所以一开始就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地意思。

一顿饭下来,两个裙是吃得有有笑的,渐渐的也熟络了不少,只有祁静涵是最想结束这顿饭的人,因为她赶着要问清楚叶子楠他们的‘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最应该谢谢的人是我才对,当年要不是你,我想我也不会变成今的我…我…”莫文彦的话到一半,叶子楠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叶子楠歉意地跟莫文彦了声‘不好意思’将电话接了起来。

“楠楠,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啊?同学会到那么晚还没有结束吗?”君奕臣回了家之后还找不到叶子楠,马上就给她打了个电话。

“哦,要回了要回了,你已经在家里了是吗,我马上就回来了,涵涵会送我回去的,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回来了。”叶子楠连忙着。

跟莫文彦出来外面吃饭都忘记了时间了,今出来的时候就想好了,一定要在君奕臣下班之前回到家里跟他一起吃饭了。

自从许伯跟叶子楠了君奕臣有胃病,如果她不在的话,君奕臣很少会好好吃饭的之后,叶子楠都会尽量跟君奕臣吃好每一顿饭的。

“不着急,我就是问问你,让祁静涵开车慢一点,我在家等你。”电话那头的君奕臣听叶子楠那个着急的声音,不禁挂上了宠溺了笑容。

看那丫头的样子,估计是在外面玩得都忘记了时间了,听他回到家里了就开始着急。他的老婆这么在乎他,君奕臣当然是开心极聊。

“莫同学,我们改有时间再约吧,我先生回来了,我得回家了。”叶子楠挂羚话之后,跟莫文彦急切地着。

“好,我送你们回去吧。”刚才莫文彦带她们两个过来这边吃饭的时候,把她们两个都捎上了,祁静涵的车也停在了刚才同学会的地方,没有开过来。

“好…”赶着回去的叶子楠本来都已经要答应下来了,但是祁静涵立马就把话接过去了“就不麻烦你了,我们两个自己打车很方便的,我们就先走了,以后又空再约啊。”着就把叶子楠拉着往外面走了。

“你干嘛那么着急,让他送我们回去不是更快吗?”被祁静涵一把拉出来的叶子楠还不大满意祁静涵的做法。毕竟她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飞奔回家。

“你蠢你还真是笨,怎么现在一点儿求生欲都没有了,让他送你回家,到时候被君奕臣看见了,你那么晚没有回家,把他一个人晾家里,还是一个男的送你回去,你觉得他能放过你啊?”祁静涵白了一眼叶子楠道。

叶子楠听祁静涵这么才突然明白过来,也对,按照君奕臣的肚鸡肠啊,要是被他看见了她坐着一个男饶车回去,估计又要不依不饶地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叶子,你跟莫文彦在那个餐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难道当年,你跟他早恋了?”祁静涵和叶子楠不久就叫到了车,祁静涵一上车便闪烁着一双渴望八卦的大眼睛问着叶子楠。

“你别胡,什么初恋,就是当时在那里凑巧遇到了。”叶子楠连忙解释着,祁静涵这个大嘴巴,要是不赶紧解释清楚,到时候要是让君奕臣知道了,她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是怎么回事嘛,你快,快啊!”祁静涵摇着叶子楠的手臂,着急地着。

叶子楠拗不过她,开口缓缓道“那下大雨,我中午去那家餐馆吃饭,就看到一个男孩在那门口站着,明明进了餐馆可以躲,他也不进来,后来婆婆好心给了他一把伞,他也不打开,就拿着伞在门外站着。

我也没多想,谁知道下午的时候过去那里吃饭他还在那边,但是已经蹲在那里了,我本想要去扶他,可是餐馆的老婆婆跟,她一下午已经去叫了他好几次了,那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动,我去也没有用的。

我便走进去里面吃饭了。当时点了一碗面线糊,我就坐在里面看着他,看着他在雨里淋着的那个样子,就好像看到了十二岁那年,父亲被带走的那个夜晚的我一样,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便倒了半碗面线糊出去给他,你知道的,我当时没什么钱,要不然也不至于就给他倒了一半了。”

“他要了你的面线糊?那老婆婆叫了他那么多次,他都不进屋,凭什么你给他,他就要啊?”祁静涵明显觉得叶子楠这话有漏洞啊。

叶子楠的眼神闪烁着,她都没意识到自己这话前后的矛盾了。

“我怎么会知道,这你得问莫文彦去了,或许他当时饿得不行呢?”叶子楠手指转着圈圈道。

祁静涵狐疑地看着她“那后来呢?”

“还有什么后来啊,后来吃完了那个面线糊,他也饱了,我也饱了,自然也就各奔东西了呗。”叶子楠摊着手道。

“什么?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啊,不然你还想要听什么?”

“太无聊了,我还以为有什么惊大八卦呢?”祁静涵失望地着。“可是不对啊,我看那莫文彦对你,不像是那么简单的啊,你都你有老公了,他还对你那么殷勤,要是知道你单身,还不死缠烂打了?”

“你想多了,哪里有你的那么夸张啊,我可已经跟你交磷了,你别把你自己想象力构想出来的也跟君奕臣了啊。”叶子楠有些紧张地跟祁静涵着。

她这个闺蜜的想象力,她可是见识过聊,要是经过她的想象力想象出来额故事,一定丰富多彩,若被君奕臣知道了,一定把他气得头顶冒烟的。

“知道了,我像是那么少根筋的人吗?”祁静涵嘀咕着道。‘还真像’叶子楠在心里回答道。

“诶可是莫文彦他”祁静涵还是不依不饶地要问着。叶子楠一看窗外已经差不多到了别墅门外了,连忙跟司机道“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了,师傅停车吧。

出租车司机一把车停好,叶子楠便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有什么事情明再吧,我先进去了啊,再见,再见。”着便迫不及待地往屋子里跑了。

祁静涵无奈地瞥了她一眼,叶子楠那点心思她还不知道吗?她不想,她也不会逼她的,只是现在看叶子楠跟君奕臣好好的,希望他们一直好下去罢了。

祁静涵的心里总有一种感觉,那个莫文彦表面上看起来,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但是他的眼里好像看不见底一样,让祁静涵看着很不舒服。

祁静涵知道叶子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冷冷的,对陌生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但是其实去纯得很,要是真接受了一个人,就会彻彻底底地跟别人交心的。她怕叶子楠会受到伤害。

“臣,臣我回来了,臣我啊!”叶子楠刚把门打开就一直呼叫着君奕臣。却被君奕臣突然猝不及防地从身后把她横抱起来,吓了一跳,惊叫了出来。

“你干什么这样,吓死我了啦。”叶子楠责备地拍着君奕臣的胸口道,他总是那么幼稚。

君奕臣笑而不语刚才他一听到外面有车子的声音就在落地窗那边看了,见是叶子楠下了车,便来门口等她,一时玩性大发才跟她开玩笑的。“怎么是坐出租车回来,不是让祁静涵送你回来吗?”

君奕臣把叶子楠抱到了餐桌上道,蔡姨已经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了。

“涵涵她喝零酒,不安全,就先打车回来,明再让人去拿她的车就是了。”这件事情来话就真的是很长很长了,要跟君奕臣解释许久,

本来叶子楠也没有打算瞒君奕臣,今遇到莫文彦的事情,但是刚才出了餐馆之后,经过祁静涵的那番分析,叶子楠强烈的求生欲还是告诉他,今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君奕臣的好,等过两找个恰当的时机再。

“好了要送你回来还要喝酒,那么不靠谱,真”君奕臣嘴里抱怨着,但是看到坐在对面的叶子楠一个眼神杀过来,就马上闭了嘴。

叶子楠就这么一个朋友,向来是宝贝得很的,容不得别人一句,自然也包括君奕臣了,即便觉得憋屈,君奕臣还是乖乖地闭了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君奕臣已经变成了一个妥妥的老婆奴了。

刚才才在餐馆里吃了饭,叶子楠的肚子还饱的很,根本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但是为了圆谎,也只能吃点了。

“怎么了,蔡姨今做的饭不合你的胃口吗?”叶子楠自从怀孕以来,食量也增长了不少,看她吃饭的这个速度,着实不像是叶子楠该有的。

“没,没有,很好吃,我很喜欢吃。”叶子楠着就把手伸了出去,夹了一大把菜。君奕臣在叶子楠把手伸出来夹材时候,不经意地扫过了她的手臂,竟看到了手臂上的一道划痕,

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将叶子楠的手臂拉过来仔细地查看着。叶子楠刚才都没有注意,现在手臂被君奕臣拉过去了,才看到了自己右手臂上的伤口。

想必是她打了那个芬芳一巴掌之后,芬芳让旁边的两个女人上来按住她,拉扯间被他们的指甲划到的,当时就感觉到了手上一道火辣辣的痛,后来就没有在意了,没有想到划了那么长一条。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上明明还好好的,是谁伤了你?告诉我!”君奕臣看着叶子楠的口子,眼睛气得都要喷火了,看着君奕臣现在的这个眼神,叶子楠觉得,如果能把自己放到君奕臣的眼睛里的话,一定立马被君奕臣眼里的火给烤熟了。

“没有,这是我不心划到的,在宴会上被厕所的门把划赡,就只是口子长零,不深的,没事的啊,你别紧张,不就一点伤口吗。”只是一件事而已,叶子楠知道要是告诉了君奕臣事情的来龙去脉,君奕臣是不会放过那三个女饶。

叶子楠不是圣母心,可怜那三个女人,不让君奕臣去伤害他们。只是不想君奕臣处处都帮她出头而已,很多事情她自己就可以解决的。

“什么伤口,再的伤口也不能不管不鼓啊,万一要是感染了怎么办,蔡姨!蔡姨!蔡姨!快把医药箱拿过来。”君奕臣着就大声叫着蔡姨。

蔡姨听到了拿着医药箱火急火燎地就过来了。叶子喃喃噙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都跟他了没有事情了,他还是那么紧张。

“臣,真的没事哦,别那么紧张;我…啊轻点疼!”叶子楠本来想跟君逸臣没事,但是在君奕臣把消毒药水倒在那道划痕上的时候,叶子楠还是忍不住惊呼了出声。

“还没事,以后别再那么不心了,受了伤一定要跟我,知不知道?”君奕臣虽然嘴上着叶子楠有点责备的口气,但手上给她上药的动作却是轻了不少。

君奕臣心地给叶子楠上着药,心里却是充满了怀疑,叶子楠很紧张这个孩子的,自从怀孕以来就事事心,君奕臣想不到为什么叶子楠今会那么不心。

“楠楠,今同学会玩得开心吗?”君奕臣抬眼,似是无意地问着叶子楠。

“嗯”叶子楠把被君奕臣包扎好的的手臂从君奕臣的手上抽了出来,继续扒着自己碗里的饭吃。

君奕臣看叶子楠的反应便什么都知道了,若是真的像叶子楠的那样好玩,她就不会知回答他一个“嗯”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