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只是这个内奸是谁呢,

此时天已经大亮,整个凤凰集都飘着一层厚厚的雾,让人很难看清远方的人脸,

篝火再次被点燃,一些士兵已经开始处理地上的尸体,而独孤才他们围在篝火旁一语不发,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当雾散尽之时,独孤才望着众人说道:“立即派人继续向这里运送粮草,而在此事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离开凤凰集,违令者斩。”

气氛突然变的紧张起来,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他们中间有内奸,而且还是一个杀人凶手,那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南少侠和铁师爷,此事就交由你们两人处理,找出凶手之后,不必留情,直接杀了。”

铁师爷连忙遵命,可南明却有些犹豫,

“怎么,南少侠不愿意吗。”独孤才冷冷说道,

南明摇摇头:“当然同意,只是我怕其他人不同意。”

“谁人不同意。”独孤才厉声问道,

可没有一个人回答,他们就算心里不同意,也不敢嘴上说出来,

“知府大人无需这样,如今慕容天被杀,我们这些入幕之宾都是有嫌疑的,你让我调查此事,他们几人定然心中猜疑,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独孤才望着南明说道:“本府相信你不会是凶手,他们又何必怀疑你。”

南明淡淡一笑:“知府相信我不等于其他人相信我,所以为了我和我朋友的清白,有些事情我必须说出来。”

“什么事情,你只管说来。”

兴许是独孤才太想要南明帮忙了吧,他此时的表情和语气让人听来都觉得有些不妥,他是一个知府大人,说话自然是要有些威严和公平的,

“实不相瞒,在下乃皇上御赐天下行走南明。”

南明说着让狄小杰拿出了皇上的圣旨,而众人看到圣旨之后,都跪了下去,铁容起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她最终还是跪了下来,

“知府大人请起,如若不是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这件事情我们恐怕会在解决了这群山贼之后再说出来,但是……”

南明还没有说完,独孤才连忙说道:“南少……南大人客气了,只是我不明白南大人为何要隐瞒身份,害得我等差点亵渎了圣旨。”

狄小杰连忙抢道:“我们这样做也不过是为了将燕京的事情调查清楚,看看这里的民风如何,这里的官员如何。”

狄小杰说完之后,南明连忙说道:“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可以看出知府大人是一个好官,所以我现在表明身份也并无不可了。”

众人虽然吃惊,但此时南明和花知梦他们的嫌疑已经排除了,他们是皇上派来的人,没有必要烧粮草,杀慕容天,

而做这件事的人,一定是山贼的同谋,他们在这边烧粮草,分散众人的注意力,以便张汉去救人,

独孤才望了一眼众人,然后对南明说道:“如今事情已经这样,还望南大人帮忙调查啊,我们对南大人的能力很是自信。”

南明淡淡一笑:“知府大人客气,这件事情我南明既然碰到了,自然不会不管的。”

独孤才听南明这样说,他心里这才安心,

南明望着铁容说道:“铁师爷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兴许是铁容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形之中转变过来,所以南明说了两遍铁容才回答南明,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确定是内奸做的,我们只需要找出内奸便可以了,而在整个凤凰集,能够一剑杀了慕容天的没有几人,南……大人可以除外,那么剩下的便只有王冲、韩湘和耶律齐三人了。”

铁容说完之后,他们三人马上向前走了一步,而耶律齐连忙说道:“铁师爷这可就冤枉人了,大火起的时候,我还在房间睡觉呢,待我起来,便看到知府大人和南大人拿着兵器站在房门前,我就马上跟着跑过去了。”

铁容淡淡一笑:“我只是说你们三人是嫌疑人,又没有说你们就是杀人凶手,急什么。”

王冲可能比较暴躁,他看着铁师爷说道:“我们三人好心来帮你们围剿山贼,你们倒说我们是杀人凶手,是山贼的同伙,你让我们怎么能不急。”

王冲刚说完,韩湘也连忙说道:“铁师爷这样做让我们很寒心,我们是嫌疑人不假,可在案件没有大白之前,我觉得所有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巴特尔可能是杀人凶手,你也可能是杀人凶手,甚至在凤凰集莫个不知名的地方,也可能有人是杀人凶手。”

韩湘这样一说,所有人都乱了起来,南明连忙说道:“大家安静,韩湘说的没错,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大家多少都是有嫌疑的,我看大家也累了一个晚上了,就先回去休息吧。”

南明这句话后,大家也就都散去了,只是独孤才却派人把凤凰集的门口重重把守,以防有人逃走,或者山贼进攻,

此时大厅之内只有南明花知梦他们和独孤才铁容已经巴特尔,铁容似乎仍旧在生气,她看着南明问道:“不知南大人为何不赞同我说的话,我觉得杀人凶手一定是他们三人中的一人。”

南明望着铁容,他突然间觉得他们两人生分了,

“我觉得你还是叫我的名字跟亲切一些。”南明笑着说道,

可铁容只是淡淡问道:“请南大人回答属下的问题。”

南明没有办法,只好说道:“如今案件没有调查清楚,你贸然指认他们三人,只会让他们有所防范。”

独孤才这个时候连忙站起来说道:“我觉得我们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出谁是凶手,其他的事情可以先放下。”

铁容坐下,独孤才看着南明问道:“南大人准备怎么调查此事。”

南明摇摇头:“毫无头绪。”

这个时候,花知梦笑着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调查一下慕容天的房间,兴许我们可以知道一些事情。”

“没错,既然杀人凶手可以趁慕容天不备,那也就是说慕容天和杀人凶手很熟,而在我们这些人当中,谁和慕容天很熟我们并不知道,去慕容天的房间,兴许能够找出线索。”

徐若轩紧接着花知梦说道,他觉得南明什么事情都和铁容商量,让花知梦太没面子了,他心中早已认定花知梦做他们的嫂子,自然要帮花知梦了,

南明起身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看一下慕容天的房间,不知道铁师爷要不要去呢。”

徐若轩望了一眼铁容,她的确英姿飒爽,但是和花知梦比总觉得差些什么,

铁容摇摇头:“你们去吧,我有其他事情要做。”

南明无奈,只好带着花知梦他们去慕容天的房间,

慕容天的房间很简单,屋内的摆设也没有多少,他们几乎可以一眼看尽,南明他们在慕容天的房间来回搜查,可是却一无所获,屋内除了桌椅和一把佩剑外,再无其他东西,

花知梦来到慕容天的床边,有些奇怪的说道:“但是大火发生的时候是夜半时分,慕容天在那个时候除去,他的被子不应该如此整齐才对啊,除非昨天晚上他一直没上床睡觉。”

花知梦说到慕容天的被子,南明他们也都连忙来看,他们刚才只顾看其他地方而忘记了看慕容天的床,当他们看的时候,发现事情的确如花知梦所说,被子叠的很整齐,

他们几人望着慕容天的被子许久,却不知道为何,按说慕容天半夜出去,被子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啊,除非事情真如花知梦所说,他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可慕容天不睡觉他在做什么,

花知梦见大家一语不发,于是便将慕容天的被子给掀开了,当慕容天的被子掀开之后,一柄扇子从被子里落了下来,

众人见到那把扇子之后顿时惊呆了,如今是严寒季节,根本就用不着扇子,为何慕容天的床上会有一把扇子呢,

南明将那把折扇打开,发现上面只是一副山水画罢了,扇子上甚至连题字都没有,

“这个慕容天挺奇怪的啊,大冷天的把扇子放在被窝里,他这是要闹那般。”花知梦不解的问道,可没有人知道,

徐若轩连忙说道:“花姐姐说的很对啊,这慕容天竟然有这种癖好,真是让他们刮目相看。”

“南大哥,你怎么看。”狄小杰看着南明问道,

南明将扇子合起来,笑着摇摇头:“对于这个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慕容天是个副将,像他这种人就算是三伏天也很难用这种折扇的,想来这把扇子并不是慕容天的。”

大家觉得南明说的很有道理,只是如果这把扇子不是慕容天的,那会是谁的扇子呢,慕容天为何要将这扇子藏在自己的被窝里,

众人不解,南明笑着说道:“想知道这件事情并不难,我们找一对慕容天熟悉的人问一下便知道了。”

“看来只有这样了,只是我们这些人当中,谁跟慕容天熟悉呢。”

就在这个时候,慕容天的门突然开了,一股冷风吹来,让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慕容天的门突然大开,南明本以为是强风吹开的,于是便准备去将门给关上,可就在南明刚来到门口,发现外边站着铁容,

铁容站在寒风之中,寒风吹动她的衣袂,吹乱了她的秀发,这一刻的铁容让人看来,多了一分女子的柔媚,

南明不明白铁容为何站在外边不肯进来,

“铁师爷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呢。”南明站在门口问道,

铁容淡淡一笑,她那一笑让人想起了三月的桃花,只是如今是寒冬,铁容的笑难免有些凄冷,

“我只是来看看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南明见铁容如此,便笑着说道:“自然有发现,而且这个发现还必须得铁师爷帮忙才行。”

铁容有些不解,但她还是慢慢的走进了房间,待铁容走进房间之后,南明将那柄折扇拿给铁容,说道:“你应该和慕容天熟稔,不知你可否见过这柄折扇。”

铁容看到那柄折扇之后脸色突然一变,然后摇头说道:“不可能啊。”

“什么不可能。”南明连忙问道,

铁容抬起头将那柄折扇拿在手中展开,然后对南明他们说道:“实不相瞒,这柄折扇是在下的,今年夏天的时候,我在客厅喝茶,但是中途有事便离开了一下,这柄折扇便被我放在了桌子上,可等我办完事情回来之后,发现折扇已经不见了,一柄折扇不见了,我也并没有去追究,本以为可能是谁无意间收起来了,没想到竟然是慕容天这里。”

铁容说完之后,其他人都不说话了,如果事情是这样,他们心里多少对这件事情有了那么一点了解,

铁容见南明他们突然不说话了,便以为南明是怀疑他杀了慕容天,于是连忙说道:“你们怀疑我杀了慕容天。”

徐若轩摇摇头:“我们并不是怀疑你杀了慕容天,而是你这柄夏天丢失的折扇,慕容天大冬天还放在被窝里保存着,有些事情不用我们说也应该很明了了。”

经徐若轩这样一说,铁容马上明白了其中事情,慕容天定然是喜欢自己,然后偷走自己的折扇以聊慰相思之苦,

而当铁容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抬头望了一眼南明,南明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好像对这件事情没有什么看法,

“南大人在慕容天的房间找到了我的折扇,不知道南大人准备怎样处理这件事情。”铁容不知为何,心中甚是不快,所以她很想知道南明的想法,

南明沉吟良久,说道:“这件事情很有蹊跷,慕容天半夜不睡觉,定然是有人相约,不然这么冷的天他怎么可能在外边到处跑,所以要想知道是谁杀死了慕容天,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可从这方面下手,有些难度啊,我们并不知道谁会约慕容天。”花知梦连忙说道,

南明淡淡一笑:“如果没有这把折扇,要调查这件事情的确有些麻烦,但是如今有了这把折扇,一切就都好说了。”

大家听南明这样说,都有些兴奋的听着,南明准备怎样处理这件事情,

“慕容天收藏这把折扇是因为他喜欢我们的铁师爷,而在整个燕京府,想必还有一个人喜欢铁师爷。”南明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而铁容的脸瞬间的红了,

不过大家并没有去催促南明快点说,因为铁容在这里,他们也不好意思问,

南明望了一眼铁容,然后说道:“据我所知,燕京城的巴特尔特别喜欢铁师爷,如果巴特尔知道慕容天也喜欢铁师爷的话,他有没有可能约慕容天出去,然后杀了慕容天呢。”

南明说完这句话之后,铁容的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她望着南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却是苦的想要骂南明,

南明心里却也不好受,在这燕京城中,喜欢铁师爷的又岂止巴特尔,可有些事情却是不可能的,强求不得,

“巴特尔不可能杀慕容天,就算他知道慕容天喜欢我,他也不可能杀慕容天,我相信巴特尔。”铁容突然说出了这句话,好像是要气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