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南明这样一说,他们便知道他们错在哪来了,他们何时吃饭不说话过,可是他们本来就是要杀人的,他们又怎么敢说话呢?

他们自己出卖了自己。

可这并不重要,就算**没能把南明和花知梦两人迷晕,他们还有这么多人,所以在这个时候,王三突然吼道:“都给我上。”

王三吼出这句话之后,那十几个人便突然抽刀向南明砍去,他们不敢砍花知梦,因为刘爷看上了这个女人。

只是在那十几个人突然攻上来的时候,南明和花知梦两人也突然出手了,对付这几个小喽啰,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南明出手之后便绝不留情,他一掌便打碎了一个人的手骨,然后一脚又踢飞了两个人,不消片刻,整个客栈还能站起来的只有王三和刘爷了。

此时的王三和刘爷两人简直吓呆了,他们十几个人对南明和花知梦来说竟然如此不堪,这让他们两人有些吃惊。

南明看着他们两人笑道:“现在你们是不是还想杀了我啊?”

王三那里还敢杀南明,他连忙笑道:“南大侠说笑了,我们刚才不过是跟您开个玩笑,你别介意啊,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啊!”

南明听完王三的话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然后说道:“我有说让你离开吗?”

南明这样一说,本来已经迈开了步子的王三马上停了下来,南明看着王三说道:“你们刚才说的纪大公子是谁?”

刘爷哼了一声,说道:“说出来吓死你,纪大公子自然就是纪纲指挥使的儿子纪武了。”

南明在假装昏迷的时候听刘爷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便怀疑是纪武,现在便更加确定了,而南明知道纪武也是参加今年武比的,而且成绩还不错,可以说南明是纪武的头号强敌。

南明假装很害怕的说道:“原来是纪武公子啊,我南明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何要派你们杀了我呢?”

刘爷嘿嘿了一声:“大公子杀你那还不跟玩似的,我告诉你,你最好赶快滚出金陵,不然有你好受的。”

刘爷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还没来得及得意,便突然觉得自己脸上一辣,南明微微一笑:“这一巴掌算是对你的惩罚。”

刘爷何时受过这种气,可他也知道南明的厉害,所以他只能忍着,南明见这次刘爷竟然没有发脾气,便笑着说道:“回去告诉你们所谓的狗屁纪大公子,就说这个武状元我当定了,他若真想抢,就在武场上见真章吧。”

南明说完便领着花知梦离开了那家客栈,而花知梦在临走之前,还踢了王三一脚,她最讨厌这种欺软怕硬的人了。

他们两人来到街上之后,花知梦有些不解的问道:“你真的要去争夺武状元?”

南明点点头:“我就看不过纪武那熊样,他想当武状元,我就偏偏跟他争,本来没有这件事情,这武状元是他我也没得说,反正我已经准备在下一场佯败了,可他竟然害怕我和他争,派人暗算我们,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样算了。”

花知梦听完南明的话之后,也连忙大气似的说道:“对,人争一口气,绝对不能让那些小人的阴谋得逞。”

南明抱定这个想法之后,便更加的刻苦练功了,他将试花里面的招式练的烂熟于胸,而他的武功也比以前更加的精进了。

一个人也许只有在心中有怒气,有压力的时候,才能够把自己的潜质发挥出来吧。

今天是一个很明媚的下午,不过风却已经有了萧瑟之感,夏末也终于慢慢的消失在了人们的心头。

秋天来了,这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只是在这初秋之季,金陵更加的热闹了,无论是文比武比,他们都来了。

武比已经剩最后的几场,而文比只需一场。

那是三天后!

而今天,则是武比前三甲晋级的最后几场比赛。

武场上热闹非凡,每个人的支持者都在一旁摇旗呐喊,这是功成名就的一刻,如果他们支持的人胜了,那他们也可以跟着沾光,兴许也能混个一官半职。

南明的所有朋友都来了,无论怎样,他们都支持南明,而他们对南明更是有信心。

此时的比赛场地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武场上一共有三个场地,而他们六人抽签决定谁上那个场地,两人抽的场地相同,则两人比试。

南明抽到的是梅花桩,他以前在电视上也看过这种比试,只有人不掉下去便行了,而南明对自己的轻功武功很自信,他自信自己不会先比对方掉下去。

南明的对手是一个看起来很轻巧的人,那人有些瘦,笑起来几乎看不到眼睛。

那人对南明拱手说道:“在下林迪,是少林寺俗家弟子,还望多多指教。”

南明笑了笑:“听闻天下武功出少林,而阁下气息平稳,可知已经练的相当有火候了,所以还是请你来指教在下吧。”

他们两人就这样说过话之后,便突然动手了。

林迪在少林寺经常站木桩,所以对这梅花桩也极是熟悉,他站在上面纹丝不动,如履平地。

南明也是仗着自己的轻功和武功,在上面一点不肯输于林迪。

这个时候,只见林迪大喝一声,便突然飞身来到南明跟前,一拳向南明打来,那一拳打的是虎虎生风,让人有些惊讶于他这瘦瘦身板,竟然能够使出如此威力竟然的拳法来。

南明连忙后退,然后出掌迎上了林迪的拳头,就在他们两人两拳两掌相碰之时,南明突然用一只脚固定在梅花桩上,然后掌上使力,想把林迪摔出去,可就在南明刚要摔的时候,林迪突然以拳变掌,和南明十指相扣了。

如此一来,南明想摔开林迪都是个问题了。

林迪微微一笑,突然伸出一脚向南明踢去,南明双掌被扣,也只好用一只脚去迎接林迪的一只脚,可南明的脚上功夫并不怎么样,他们两人一比,南明便马上露出了败相。

能够从那么多人当中打出来,的确不一般,南明心中暗暗想着,然后突然大喝一声,一脚向林迪踢去,林迪见南明此脚全是蛮力,心中一喜,便也马上出脚去迎。

可就在他们两人的脚相碰之时,林迪突然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而他也连忙松开双手向后退去。

南明淡淡一笑,他刚才将内力聚集在脚上,等的便是这样一击。

“可还要继续打下去?”南明望着林迪问道。

林迪此时的一只脚痛的不敢找地,在这梅花桩上,一只脚怎么跟南明打,他单脚站在梅花桩上,对南明拱手说道:“我输了!”

南明也拱拱手,笑道:“承让!”

随后南明便扶着林迪走下了梅花桩,林迪虽然败了,但是他败的心服口服,所以他也就任由南明搀扶着走了下去。

今天的比赛结束了,最后取得胜利的是南明、纪武和一个叫程笑的人。

在他们三人离开之前,他们三人进行了一场抽签,来决定三天后比武的顺序。

而结果是程笑先和纪武比,然后南明再和他们两人的败者比,最后争夺状元。

这样比也算公平,而且据说三天后皇上朱棣和徐皇后会亲临现场,给武状元一个奖励,那个奖励绝对是一种荣耀,虽然没有人知道那会是什么奖励。

狄小杰和徐若轩两人则是废寝忘食的读书,写文章,虽然他们胸中有笔墨,但是古语有云,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他们还是很刻苦。

三天转眼即过,而今天南明去比试,狄小杰和徐若轩两人则去考试,所以他们谁都不能去给对方大气了。

狄小杰对这些无所谓,他笑着对南明说道:“南大哥,那个武状元一定是你的!”

南明点点头:“这个自然了,你相信南大哥是对的。”

武场早已经人山人海,而在武场的最高层,坐着皇上朱棣和徐皇后,他们果真来了,而在他们两人身边,则是徐辉祖和纪纲。

比试很快便开始了,程笑和纪武对比,他们比的是拳脚,程笑长的人高马大,拳头也比纪武大一些,可当他们两人比试的时候,南明总觉的他们打的有些儿戏。

而且他们就这样打了片刻,纪武突然一拳将程笑打倒在地了。

纪武赢的好轻易,可这有什么关系呢?

南明想想便笑了,他可不怕这些,他自信可以对付这个叫程笑的人。

南明上台之后,程笑对南明笑了笑:“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南明无所谓的说道:“你连纪武都打不过,还在我面前说手下留情,你就不觉得臊得慌。”

南明的一句话将程笑说的无地自容,可也就是这一句话,将程笑激怒了,他突然大吼着便冲了上来。

一时间他们两人拳打脚踢,在擂台上打了个不亦乐乎,南明虽然比程笑武功要高一些,可是要想胜了程笑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在拳脚上最后竟然不分胜负,最后没有办法,他们又比试兵器。

南明自然用剑了,可程笑却用了一柄很重的大刀,那刀看起来便很吓人,可程笑拿起那刀竟然不觉得重,南明也开始佩服程笑的力气了。

程笑拿起大刀,便突然向南明砍了过来,南明一时惊慌,竟然被程笑划破了衣服,南明连叫好险,他有些不解,既然程笑这么厉害,刚才怎么会败给纪武?

而这个事情南明一想便了解了,定然是纪武和程笑商量好了,让程笑假败,让他留了力气和南明比,到最后就算南明胜了,他也没有力气跟纪武打了。

南明想到这里便觉得纪武很是卑鄙,于是他突然飞身来到程笑身后,而程笑的反应也不慢,他猛然转身便向南明杀来,南明见程笑杀了,便提剑刺去,可那剑快刺到程笑身上的时候,南明突然变刺为挑,一下子将程笑手中的大刀给挑的飞上了天空。

就在这个时候,南明一脚向程笑踢去,将他踢到了擂台之下。

这一连串的过程生的很快很短,而南明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要节省自己的力气,他不能跟程笑再耗下去了。

此间没有间歇,纪武便拿起一柄霸王枪飞上了擂台,他望着南明笑了笑:“没想到你还真的这么能打,不过没有关系,待会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南明笑了笑:“再能打也不及你纪大公子的卑鄙啊!”

纪武也不生气,笑道:“卑鄙不卑鄙的我不知道,但是今天你必须败却是我知道的。”

“哦?那就看看了!”

南明说完之后,心中却暗笑起来,难道每次打架之前,就要先说一些这样的话吗?

不过南明想想说这些话其实是很有用的,决定胜败的因素很多,而开场的气势便很重要,如果你能够在气势上压倒对方,那这场比试你已经赢了一半了。

只是很可惜,他们两人谁都没有在气势上占得便宜,所以最后还得看手上功夫。

纪武将手中霸王枪一挥,便向南明攻来,南明的剑与霸王枪相比,短了许多,而兵器上长讲一寸短一寸险,他用剑和纪武比是占不了便宜的。

可南明知道,剑有一个好处,那便是轻灵,所以南明提剑来攻,左右逢源,让纪武的长枪根本无出着手。

纪武见这样不是办法,便突然嘿嘿一笑,将自己的身子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挥动霸王枪转了一个圈,南明正好奇纪武这样做是为什么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眼前有东西飞过。

南明心知不好,便连忙闪身,当那东西落在地上的时候,竟然是无形的,南明知道那是一种很细小的暗器,如果不是自己闪的快,恐怕就要败在这里了。

南明知道自己不能再跟纪武耗下去了,先不说他的体力比纪武消耗的厉害,就是刚才那种暗器,他躲过了这次不一定能够躲过下次。

所以南明也马上后退,然后将自己手中剑突然挥起,那剑挥起之后,便脱离自己的手向纪武刺去,而剑刺去的时候,那剑竟然是舞起的。

试花第四式飞花乱舞。

南明知道自己很难近纪武的身,但是使出这招就不同了,这招的好处就在于自己可以控制手中的剑,而说的简单一些便是把内力注入剑中,以内力的乱撞来出剑招。

飞花乱舞一出,纪武连忙用霸王枪来挡,可就在他用枪挡剑的时候,南明突然以最快的度来到了纪武身旁,然后一拳打出,将纪武打下了擂台。

台下顿时爆出阵阵呐喊之声,而南明抬头向皇上朱棣望去,现皇上身边的纪纲脸色极其难看,那是那也只是能够看一个轮廓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太监来到台上对南明说道:“南少侠,你赢得了此次武比的大赛,请跟杂家去见皇上吧!”

那太监说完之后,便也不理南明,径直转身向皇上朱棣走去,南明心中有着些许无奈,然后便也跟在那太监身后向皇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