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吴语修真记 > 第一百五十章 弈阳神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五十章 弈阳神君

“那就说呗。”吴语没好气地回道。对于没经过她同意就附身在她识海里的残魂,她可没有好心情应对。

阿月说道:“主人一直觉得弈阳神君杀她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

“嗯,你停一下。”吴语一直以神识交流,还保持着一个固定姿势,那边萧霖等人都朝她看过来,似乎发现了她的异常,她连忙抬手示意他们保持安静,并指了一下脖子上的华丽法杖,然后用神识说道,“阿月你继续说。”

阿月继续说道:“无为神君提及弈阳神君被逐出天庭,说的是因为主人举报他用邪阵残害生灵。但真实的事情是这样的,其实是主人冤枉他了……”

吴语并没有太吃惊,截断了阿月的话,反而问道:“是不是她被人蒙蔽,冤枉弈阳神君,然后导致弈阳神君被逐出天庭,再然后将她诱进秘境杀阵?”

这下子阿月吃惊了:“小语姐姐怎么知道的?!”

这话跟主人要说的一模一样啊?

“无为神君说她曾经向天庭举报过弈阳神君,但是蓬莱岛之行,我们见到了一个完整的‘养魂护体大阵’,这可不是偶然,这是弈阳神君故意为之。”吴语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本事的,能让一个傲娇的器灵佩服。

那个大阵很重要,不然她不会进入蓬莱岛,不进入蓬莱岛她也就不会去闯三关拿玉简。

而且,这大阵也不是随意摆的,是故意要让她身上携带的残魂看见的。

由此可见,弈阳神君当年遭受了多大的冤屈和不公平。

阿月更吃惊了:“这你也知道?!”

小语姐姐也太神了,这话也是主人要说的。

“弈阳神君帮你家主人翻案,你家主人竟然还冤枉他,这是习惯了吧?”吴语平静地问道。

阿月急忙说道:“主人曾经听你说过一个理论,谁是最后受益者,谁就是真凶。目前看来,界域之神就被天庭降下神旨追杀,而弈阳神君没事,再加上之前的结怨,她才这样怀疑的。小语姐姐不要这么说主人。”

吴语心中呸了一声,以神识说道:“那是你家主人的旧毛病犯了,不要推到我身上。我说的‘受益者为真凶’是有条件限制的,是针对一局而言。这都过去三万多年了,还可以跨越如此长的时间合并成一个局来看?你家主人还真是……”

她都不想说缇萦了,那弈阳神君明明是帮她翻案来着,居然还好意思说是谋杀她的人?!

看来缇萦神女身陨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脑子不清楚嘛。

无为神君呢?他也这样认为吗?

难道他还没有搞定缇萦神女?

是了,阿月一开口说话,她就应该猜到无为神君没有说服缇萦神女。

从无为神君提起当年的旧事,说起缇萦神女揭发弈阳神君“以邪阵残害生灵”,她就可以肯定设这个局的就是“界域之神”神位竞选的胜利者——武易神君。

而“邪阵”之说,让她想到了蓬莱岛的“养魂护体大阵”,是因为萧霖问出的那一句“水晶宫是意在吸收海底的所有生气”,以及之后九木派杨师叔问出口的疑问“末法位面不再适合修炼是不是因为阵法的缘故”。

假设缇萦神女当年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冲动行事,那就说的通“邪阵”的意思了,也能知道蓬莱岛这一局背后之人想告知她的信息:这养魂护体大阵出自于第二代神之手,并非邪阵。

因为那块阵法玉简里记录了“养魂护体大阵”,而蓬莱岛整座岛连同水下的水晶宫就是一个现成的阵法范本。

这两相一结合,她当时就觉得不是给她看的,而是给“别人”看的。

她还没有听说特地摆个阵法范本给人看,然后再传一整部绝世阵法的做法。

很显然,蓬莱岛背后之人并不是想要炫耀能力,因为他实力很强大用不着炫耀,更不用说他的行为一直很低调。他的真实目的是想说明这个“养魂护体大阵”来历不凡。

那么,缇萦神女的冲动行为就有迹可循了,只要有人稍加误导就可以让缇萦神女去揭发弈阳神君,毕竟缇萦的脑子不怎么好使。

但是弈阳神君会用“养魂护体大阵”,还会用“逆转弈阳大阵”,这些都是来历不凡的阵法,还有上古位面发现“是非幻境”残骸的那处秘境之中的各种绝世阵法,禁止时光回溯的阵法……也难怪无为神君当初也误会了他。

阿月不说话了。

吴语估计无为神君和缇萦神女,还加一个器灵又去讨论“谁是真凶”的话题了。

她从神识交流中回过神,看见萧霖等人都关切地望着她,似乎担心缇萦的残魂又作怪,她笑着说道:“不要担心,我刚才只是跟阿玉讨论了一个问题。”

她想了想,还是主动把自己跟阿月讨论的内容以及想法都共享了出来。

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差一星半点了,她就怕吓着人。

听完吴语的述说讲解之后,墨子镜觉得她这说法很奇怪:“怎么就跟弈阳神君扯上关系了?你怎么知道背后那人是弈阳神君?怎么就不能是武易神君?”

要知道,武易神君才是握着界域之神的权杖的人。

萧霖也是疑惑不解:“小语,你是怎么想到的?”

吴语拿出纸笔来,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划了三条线,边写边说道:“咱们分三路来考量。”

众人一看,她用笔在第一条线上写下:缇萦神女、九叶神君、弈阳神君。

接着在第二条线上写下:无为神君,归一神君。

最后在第三条线上写下:血魔老祖、武易神君?弈阳神君。

吴语用笔点着纸上说道:“第一路,是三万年前的界域之神的神位竞选,这一局是武易神君胜出,两个人被证实已经陨落,一个人销声匿迹。第二路,是无为神君寻找缇萦神女,归一神君寻找到缇萦神女被害的真相。第三路,就是血祭大阵与上古位面的真凶,还有逆转阴阳大阵,这是重点。”她抬头问道,“咱们目前看到的是这样的局面,是吧?”

众人都点头答是。

吴语开始推理:“先看第一路,假设缇萦神女被弈阳神君所杀,那么九叶神君是被谁所杀?假设他也是被弈阳神君报复所杀,那么武易神君白得了一个便宜登上神位。这合理吗?

“在这个前提下,假设之后是武易神君发现了秘境杀阵,发现弈阳神君是杀害缇萦神女的真凶,然后又突然失踪了。那么第二路的归一神君为什么会向天庭揭发是武易神君杀害了缇萦神女?但第二路的归一神君的立场是中立的,这很不合理,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

“何况天庭有那么多神君,都是有本事的人,想造假证据和线索误导神君们,估计应该很难做到。所以简单一点,归一神君揭发武易神君杀害缇萦神女一事就是真的。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武易神君确实是真凶,三万年前的渔翁得利者就是武易神君,而九叶神君也是被他所杀。

“而且,无为神君能找到缇萦神女,背后之人会是真凶吗?肯定不是。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背后之人是谁,但是听无为神君说起当年之事,我就可以肯定那人一定是弈阳神君,一直在谋划启动逆转阴阳大阵之人,也是蓬莱岛设局之人,还是引导归一神君发现秘境杀阵线索之人。”

对于真凶,萧霖有疑问:“为什么不能是弈阳神君控制了武易神君,制造了缇萦神女被杀的线索?”

那人可是手握大乘修士的玉简,还有绝世阵法玉简,既知道秘境杀阵,又知晓阴界漏洞,,更加有可能。

“先不提这个事,我一会儿再讲。”吴语说道,“第三路上的逆转阴阳大阵就是解开所有疑问的关键所在。缇萦神女举报弈阳神君以邪阵残害生灵是冤枉他,已经被她本人证实了,那个邪阵就是我们在蓬莱岛看到的那个以水晶宫为阵眼的‘养魂护体大阵’。

“很显然,当年弈阳神君是想复活一个人,但是被武易神君给利用了,拿缇萦神女作刀子来使,而九叶神君也不知道为什么中了计,也认为是邪阵,导致弈阳神君被逐出天庭。

“如果弈阳神君想复活谁,他不会堵上阴界漏洞,再花费数万年时间想办法弄出一个‘逆转阴阳大阵’出来。这不合理。

“我猜测是武易神君得到了那位大乘修士的传承玉简,然后杀缇萦神女之后,将其魂魄分而藏之,阴界就是其中一处。

“至于他堵上了阴界漏洞,有两个原因,一是断绝弈阳神君去阴界偷取生机复活人的可能,二是断绝缇萦神女魂魄归位的可能性,毕竟她身陨之后命魂缺失了,为了保证不泄密不被发现真相,武易神君将她的残魂藏了一部分在阴界。”

墨子镜问道:“为什么不能是武易神君想复活谁呢?”

吴语脸色一正,严肃道:“他没有要复活的人,他反倒是放出了人。”

“放出了谁?”众人都惊讶极了。

“血……魔……老……祖。”吴语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