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天眼鬼警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厅长找茬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九十二章 厅长找茬

第一百九十二章

厅长找茬

我心说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呢。

突然又感觉哪点有些不对。

随又低声问站在身旁的苗柔儿:“这楚书记长什么样?以前怎么没见过呀?”

苗柔儿没有转头,只是轻笑的说道:“一副威严,满脸官相呗。”

说的挺模糊。

正说间,果然一长相威严,满面官态的五十岁许男子慢慢走上台来。

我头“嗡”一声!直感觉身体有些发麻。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呀,怎就这么倒霉!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原来来人不是别个,正是厕所那位被我逗耍的老家伙!

我头一阵阵眩晕,差点没当场坐地下。

我把厅长给逗了!!

那以后还不被他给整死呀!他捏死我还不跟捏蚂蚁一样,秒秒钟!

瞬间无数个厅长拿捏我,折腾我,蹂躏我的各种景像在头脑里翻滚而上……

脑子一片混『乱』,完全没听到台上讲什么。

还好我有了一丝清明,赶紧往身后凑。

紧挨我身后的唐晶纳闷道:“你干嘛呢师父?”

我没顾上解释,只是说道:“你站前边,你颜值高!”

唐晶难得一见的娇容泛红,小声道:“看你,怎么老爱说实话呢。”说着当仁不让的站在前边第一位,与苗柔儿并排而立。

唐晶和苗柔儿两大美女并排而立,个个美若天仙,容颜亮泽。立时引得不少雄『性』警官眼光“刷刷刷”扫『射』而来。

我自是不顾的那么多,站在唐晶身后,感觉还是不行,又让身后的悍豹往前站,接着又把谭林,赵大汉挨个往前换。

最后干脆把站在最后的金刚换到我身前,独把闪电留在我身后。

看到金刚雄壮如山的身材站在身前,如堵墙一般,我的心里才多了一丝丝安全感。

我悄声问身后的闪电:“刚才让你送纸,你可送到了?”

闪电道:“送到了呀,不过我正想问您呢,那人脾气可不小呀,对了,怎么看着那里边的人有点眼熟呀?”

这也是个晕蛋!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能不眼熟嘛。

我低声说道:“你看一下台上那位,是不是更眼熟?”

闪电看了一眼:“嘿,还真是,他俩别说,长的还真像!”

我照着闪电头上就来了一巴掌。怎么之前没发现他这么笨呢。还真像,那就是一个人!

闪电挨了一记,才猛醒:“不会吧,师父,您让我给厅长送纸去了?”接着闪电突然脸『色』一变。

我问道:“你给他送纸都说了什么?对了,没告诉他我的名字吧?”

闪电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支支吾吾的说道:“应该,好像,大概……没有吧?”

“我问你呢,你反问起我了?”

“不是,师父,您这一催,我给吓忘了。”

我正想再说什么,闪电却突然道:“师父,师父,好像楚书记点您的名字呢。”

我头猛然一炸,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时只看前边的队友都是朝我的方向看来,苗柔儿也朝我不住的挥手,好似让我上前去。

“师父,快上去,厅长点您的名字呢。”徒弟们叫。

“周队长,快点过来,楚书记不认识你,特意让你上去一趟。”苗柔儿也叫道。

我心里一惊,现世报呀!来的也太快了点吧。

没办法,躲是躲不了。

我顺手抓过闪电的作训帽戴在头上,其实今天打比赛,没要求穿警服,我一身运动休闲服饰,戴在头上颇有些搞笑。

苗柔儿领着我一起往台上走。

原来刚才楚明宇书记讲了一番激励的话后,突然提到,早就听说火狼队的队长火狼的大名,却一直没有见过,所以点名让我上去认识一下。

我尽力将身形隐在苗柔儿后边,但还是用眼角余光看到省委政法委书记楚明宇那透着深意和不怀好心的笑意眼光。想到之前在厕所戏耍他的那一幕,不由的心里发寒。

这边楚明宇一边招呼我和苗柔儿上台,另一边对方达宣布比赛开始了。

第一场是格斗比赛,分五场,每队各出五人,谁胜三场谁赢。

我都顾不上再向队员交待什么,只能跟着苗柔儿上台而去。

好在一早我们队上场的名单已经确定好了,到不怕出差错。

“这个就是那个火……狗吗?”楚明宇拍着脑袋,好似记不起来叫错了,引得一众厅官掩面而笑。

我心暗惊!这老家伙已经清楚的认出我来了,看来闪电已经报了我的名字给他了,否则他不会错叫火狗,哪有人取这样的外号!

我转首看了一眼闪电,只见闪电像触了电似的钻到人群里,不敢和我对视。

我杀人的眼光掠过闪电,再转向『主席』台上,却是一副笑脸:“报告领导,不是火狗,是火狼!”

“狗吧狼吧,都一样。”楚明宇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靠,这能一样吗。这老东西,是故意给我难看。

楚明宇的报复来了,我心知肚明,但却没办法,谁让人家官大呢,怎么之前没看出来呀。我也是眼拙。

突然猛醒一事,我立时运内息上眼,眼中景象突变。

果然,眼前众厅官头上都有盆景一样的气团。一堆堆,到显的特别壮观。

楚明宇头上更有一盆景一样的气团,明显的大于别人,格外壮观。底盘属红『色』,上边有四根线柱,比别人还多一根,而且每根线柱远比方达,苗柔儿及其他几位副厅长的粗壮好看。

唯有郑军常务副厅长头上的『色』彩和楚明宇的接近,唯一不同是头上线柱细了一丝丝,也是四根,只不过中间一根好似刚生出来,远比其它三根短了半截,但颜『色』还是挺亮泽的。

看来这头上的气团,还真是官运气呀。

以后一定记住这次教训,遇见陌生人,先看官运,省的惹了大官,给自已找麻烦呀。

这世人,唯小人与官人惹不起呀!

我暗自警戒自已时,却又听楚明宇道:“这个小同志,怎么老戴着个帽子呀,没脸见人了还是怎的?见不得人嘛?”

苗柔儿也对我道:“你看你,怎么现在戴个帽子呀,快摘下来。”

没办法,躲是躲不了,摘吧。

我把帽子摘了。

“你叫什么名子呀?”

“报吿领导,我叫周明水。”我立正回答。

“哦,周明水?不对吧,你不是姓雷吗?”楚明宇装糊涂道。

你才姓雷呢,我要是雷,第一个先劈死你!我心中暗骂楚明宇。

苗柔儿好似看出了些什么,怕我再失口说些什么,忙抢着道:“楚书记,他是叫周明水,外号也是叫火狼,不叫那什么。”

楚明宇对苗柔儿点了点头,到没再说别的什么,却又问道:“听说这次是你对战明辉?”

我点了点头:“是!”

“有把握吗?”

“没有!”

“那还战?”

“没把握也要战,战败不丢人,不敢战才丢人!”我大声道。

“呵,还满有亮剑精神呢,据我所知,明辉可算是我们厅里的第一高手,手上功夫,和腿上功夫都很了得。那我问问你,你都擅长哪些呀?”

“我,善长腿功和身法,有审案,还有……医术!”我脑子飞转,突然间灵光一闪,特意加了医术。

“胡扯!一个警察,又不是医生,还擅长医术,你怎么不说你还会看相看风水呀?”楚明宇猛然爆怒,可能是想起了厕所的事情,觉得我是在故意讽刺他。

楚明宇的勃然怒气,让身边的人都为之一颤,本来还都是随意站着的一些副厅长们,立时都站的笔直,面容也变的肃穆严整起来。

“报告,看相,和风水我也略懂一些,但没有医术高明。”我却不知深浅的接了一句。

楚明宇见我竟然在知晓他身份之后,还这么不知进退!不由的气极而笑。望左右而笑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怎么我们警队里还招来了个江湖术士呀?是谁给我之前说的他破案如神的?是谁给我说的他独闯开罗,一举拿下范胖子的?”楚明宇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高,显然有些盛怒的架势。

在场的人一时都不敢说话了。

我则有些气不过了。

你省委常委怎么了,省政法委书记怎么了,省厅厅长又怎么了?当然了,官是不小,很牛!

但!士可杀不可辱,你一上来又是狗了,又是没脸见人了,现在又质疑我做过的事情。

那些事情都是我做的,又不是造假来的。今天我还就不信了,你官再大,能奈我何!大不了我不干了!能怎样!

想到这里,我身子一挺,气势陡然升腾,迎面的那些人都猛然感觉气势不对,一股无形压力升出,使得不少人都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楚明宇也是一愣。

我面『色』一正,张口就要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