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召唤勇者 > 第615章 家的倒计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巴尔的“拆弹”风格极具冲击性,以本体的模样出现后,一个大号的山羊头一口把那漆黑的光球吞入腹中,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没有卡住,没有消化不良,甚至连想象中腹内爆发的那一刻的鼓胀都没有,号称能够崩溃世界的东西就这样被巴尔波澜不惊的吞入腹中。这时李立才想起,巴尔的那副躯体是由生命之石构成,原本就是超出常规的稳定结晶,一颗半成品的爆炸自然不会对其造成影响。

【为什么...】

希望和绝望只有一字只差,对于黄昏的首领而言确实如字面上的理解一般,转眼间所有的希望都已经化为了泡影。

在这之前他想到了无数种可能,让人类的从者去执行关键的任务本身就是一场豪赌,但是在梦境世界破碎的那一刻,他已经别无选择。

令他无法接受的是,最艰难的豪赌幸运之神站在了他的身边,却在最后毫无意外的环节中失去了所有的筹码。方舟也好,毁灭也罢,全部被那张大嘴一口吞下,甚至连卷起的魔力风暴也逐渐平息,魔界之门依旧悬挂在半空中,什么也没有改变。

【稍微有点吃撑了,我去消化一下。】

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巴尔毫无义气的溜了,对于解释这份工作情巴尔显然没有什么热情,于是他很没义气的将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打包丢给了自己的搭档。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的目标吗?魔界降临?还是创造第二个魔界?】

危机已经解除,去侦查的艾利亚特也已经返回。

在另外的几处光柱处,除了提前放置好的巨龙心脏外什么也没有发现,这座简陋的魔法阵似乎只有在六处节点同时启动时才会生效,而关键处就在于吉文所启动的最后的节点。

当然,艾利亚特对于魔法阵的知识仅限于听说而已,以她勉强可以从魔法学院毕业的程度还无法接触到这样更加深奥的知识,其余部分需要卡伊随后确认后再能下达最终的定论,现在科洛特要做的是在眼前这位黄昏的恶魔消失前收集最后的信息。

【结束了...】

回答她的依然只是空洞的声音,科洛特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魔力核心损坏严重,让这位强大的黄昏恶魔变成了傻子,如果不是里德还能活蹦乱跳的在一旁为九先生解释那些鸟类的脑袋难以理解的部分,或者科洛特已经放弃了向一位痴呆症患者问询的举动。

黄昏为这一刻准备了多久?科洛特不知道,九先生同样也不清楚,哪怕身为执行者的吉文也只是粗知皮毛而已。

末日教派的行动姑且不论,除了潜入人类王国的“先行者”,黄昏的恶魔几乎没有和人类打交道的习惯,仅仅是圈养那些风龙就足以花费以百年为单位的时间。

前段时间兽人发动的冬季攻势,黄昏的恶魔们动用了一切力量突破了妖精森林的防线,甚至有恶魔直接参与其中,最终才换来了从外海方向穿越人类国度的机会。

当然如果说这些并没有给黄昏带来多少实际损失,那么接下来与侦探团以及黎明的数次交锋中,黄昏几乎每一次照面就要损失两到三名恶魔,甚至以人类的教廷为对手同样付出了两名恶魔的代价,如九先生所说的那样,黄昏的成员并不多,而且大多相互猜忌。在最后的叛乱结束后,依然还在执行元素之心计划的也只有吉文和他的石像鬼搭档了。

恶魔的从者在主人逝去后通常很难继续生存下去,来自灵魂契约的联系会让它们逐渐受到侵蚀,不过在此之上吉文和他的石像鬼搭档倒还算运气,他们彼此互为契约者,并没有与这位称之为主人的恶魔订立灵魂契约。

换句话说,出去一些从者外,躺在他们面前的是黄昏最后的恶魔,只是目前科洛特他们还不知道而已。

堂堂黄昏这样一个强大的恶魔组织走到今天这副模样确实令人唏嘘,连九先生都认为这样的结局对于宿敌而言并算不公平,然而历史通常是由胜利者书写,留在人类记忆中的大概也就是末年某月,利贝尔特的公主率领三大势力的先行者们粉碎了恶魔的阴谋...

“既然这样的话,对他的处置可以委托给黎明来完成吗?”

恶魔的事情应该交由恶魔来处理,科洛特相信九先生能够处理好宿敌的问题,考虑到罗基身边那位跃跃欲试的协力者,或许眼前这位的结局早已注定。

“没有问题,虽然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恶魔是魔力的聚集体,降临于这个世界的恶魔虽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变化,但是虚弱到这种程度几乎已经没有办法了。

九先生亲眼见证了那场魔法大战,即便是远远的看去也能够理解那一发雷之斧的强大,更何况其上附带了恶魔最为畏惧的神罚的力量。至少黎明的首领可以确信,如果自己挨上一发,哪怕有重生这种强大的能力也未必能够恢复原状。

希瓦的战斗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他能够理解的程度,那么与之搭档的银骑士能够发挥出怎样的力量已经可以预见,如果可能,九先生不想与其中任何一位发生冲突。

对黄昏的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虽然结束的部分稍微有些戏剧性,但至少魔界之门还在,李立回家的道路还没有断绝,而世界的壁垒也依旧完好,这个世界依旧按照往日的样子运转着。

只是科洛特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因为双方此前已经有过协议,所以侦探团的工作已经到此为止了,祭坛附近的搜索和清剿工作可以交给黎明去完成,他们在外围依然有一些可以调动的成员,唯一的问题就是眼前这个意料之外的收获。

“那么关于魔界之门贵方有什么建议?”

“如果可能我们希望能够加以保留,附近的环境确实适合我们,但是...应该十分困难吧。”

里德露出了苦笑的表情,在黄昏这一巨大的威胁下,人类愿意与更加弱势的黎明展开合作,包括教廷方面也愿意在合作方面采取默认的态度,但是当这个共同的敌人被消除后,人类能否与黎明继续共存就成了一个问题。

要知道预定占据荒原的是以南方教廷为领导的圣战军,以恶魔的身份和他们做邻居原本就是一件考验心脏的事情,在加上一个可以连接魔界的大门,估计连南方议会都坐不稳屁股了,毕竟和其他两大王国相比,南方荒原上的邻居对他们可以构成直接的威胁。

“看来还是以研究的名义由自由都市方面提出比较合适,毕竟我们家的团长大人还需要保留这条回家的道路...”

看样子里德并没有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远在南方荒原的魔界之门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东西,即便是更加强大的黄昏恶魔,在各方势力的联合行动下也不免失败的下场,所以对于不太追求力量的黎明恶魔来说,回到他们熟悉的北方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在那里他们依旧可以与北方王国的人类共同合作,一起应对北方来自兽人的威胁。

“或者可以委托教廷的人代为管理,斯塔德大主教或许是个不错的人选。”

科洛特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对于教廷来说,通往魔界的门扉毫无疑问是邪恶的来源,哪怕已经很久没有恶魔从魔界之门中钻出,他们依然会对其保持警惕。以斯塔德大主教对于学术方面的好奇,将方舟的原理砸过去必定会引起他的兴趣,这样总比让一群狂热份子用各种手段试图把魔界之门“炸掉”来的安全。

战后的利益分配问题早已在圣战开始前就已经谈妥,但是意料之外的部分大概要经过一番谈判桌上的厮杀最终才能确定结果,比如眼前的魔界之门。

毫无疑问,连通魔界的门扉将另一个世界的魔力源源不断的注入这个世界,虽然祭坛周围有着看不见的魔法阵将其束缚在这里,但是从那些巨兽和雷鸟看来,散逸的魔力还是对周围产生了足够的影响。

人类无适应这里的魔力环境,但是在附近做些魔法方面的研究还是能够做到的,这也是科洛特为魔界之门的续存所找到的理由。

就科洛特本人而言,魔界之门的存在或许才是这个世界魔法的源泉,人类最初的“魔法”只有炼金术而已。试想一下没有魔法的世界?或许没有这么美妙也说不定。

对于北方王国来说,没有魔法的支援,人类要如何与更加强大的兽人对抗?第一学院虽然偏向于炼金术方面的研究,但是对战场魔法的开发也从未懈怠,强大的战场魔法是人类对抗兽人的底牌之一。

毫无疑问,利贝尔特和北方王国都会支持保留魔界之门的想法,至于南方王国,一个距离他们更近的魔力源泉或许比起危险的末日论更加能够吸引他们的注意。

当然,抛去这两点外,科洛特也有自己的考虑。如果保留了这条“回家”的路,或许李立下次造访时会轻松一些...

战后的讨论在科洛特与里德的协调下已经有了初步的草稿,接下来只要联络上还在中央军团指挥的教廷和南方王国一行加以细化就可以了,方舟祭坛由自由都市方面接手研究是事先就达成的协议,因为这扇稳定的魔界之门或许最终归属会有些变数,但是并不妨碍李立一行借助其回家的计划,从现在开始就轮到黎明一方来兑现当初的承诺了:一个由那位贤者制定的完整版方舟计划。

作为当事者本人的李立并没有参加那边的讨论,这方面他完全是一窍不通,哪怕有一位学霸级的女友,在利益分配上的讨论他也不想牵涉其中。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他无法一直留在这里。

祭坛已经找到,通往魔界的大门就悬挂在半空中,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忽然近在眼前,让李立忽然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不会还是在做梦吧...

考虑到创造梦境的那位现在正躺在地上呻吟着,这种古怪的感觉稍微消散了一些,取而代之的则是兴奋和雀跃的感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在与林可儿汇合前也曾想过就这样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记录归回线索的小本子虽然在,但是象征的意义更多一些,大概只能让自己觉得并非没有努力过那种程度。

而现在,回家的大门确实就在眼前,只要等待盖亚解决梦境世界的问题就可以针对那扇魔界之门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

魔界有前往地球的通道,这点已经从巴尔那里得到了确认,毕竟与这家伙的相遇发生在地球那一侧的世界壁垒中,只要找到巴尔在魔界的临时居所,将其重现的任务由巴尔接手完成就可以了。

未能能够见识那个没有魔法也能创造奇迹的世界,巴尔和盖亚都有些兴致高昂,倒是李立这边稍微有些犹豫的想法。

【怎么了?不开心吗?】

林可儿轻轻挽住了李立的手臂,稍微复杂的想法她同样也有,只是和李立相比她在这个世界的羁绊要少了许多,而对于回去的想法却从来没有动摇过。

【稍微...有些犹豫而已,现在...不用迷茫了。】

李立也不清楚自己在犹豫什么,就像他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些一样,其他人的梦境都是对于畏惧的重现,而李立则是回到了最初到来的那一刻,虽然别扭的感觉从最开始就一直存在,但是李立却知道自己的不安不仅仅来自于那些违和感。

是畏惧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畏惧离开?李立现在都弄不清楚,倒是身边女友的手臂让他重新有了真实的感觉。

握住一旁艾琳的手,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中找到的“女儿”,仔细想想似乎也不算是彻底离开,至少艾琳还在身边,而两人脑袋里的羊头怪和森林女神显然也不会错过前往地球的班车,他们都是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的证明。

【多余的事情不用在考虑了,科洛特和...那个红毛早就和我商量过了。】

林可儿没好气的说到,虽然有些在意她们究竟商量过什么,不过考虑到自家女友不爽的态度,李立只能把好奇吞回肚子里,稍后向科洛特...还是向艾利亚特确认比较合适。

濒死的恶魔还在呢喃着,隐约中还能听到【回家...】这样的字样,或许从一开始这位黄昏的首领就拥有着和其他恶魔不一样的目标,只是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我比你幸运,安息吧...】

轻声念着谁也听不到的话,回家的倒计时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