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召唤勇者 > 第五十八 家人和故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好,艾莲女士,我是艾利亚特的契约者李立,很荣幸见到您。”

“啊啦,这么快就带男孩子回家了吗?我家的艾利终于长大了...抱歉,我开玩笑的。”

艾利亚特的家中,除了穆拉家的母子外就只剩下老管家常住在这里,老管家的名字叫福德里特,李立原本以为管家这种高端职业一般都会叫个赛巴斯汀之类的,结果偏差太大一时间不太好记了,想试试用字母记一下,结果记成了foodlite,仔细想想这个世界上大概可能似乎...有知道英文的人在,万一被这位老人家知道意思就麻烦了,所以李立很亲切的使用了最传统的名字——福伯。没办法,老管家的年纪有点大,总不能叫福大爷吧,那样的话说不准以后穆拉家“扩编”还会排出来个福二爷...

李立的脑袋日常犯抽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艾利亚特的母亲看上去很年轻,实际年龄应该和贝拉院长的年纪差不多,而且『性』格也很有趣,习惯『性』的口语让李立感觉亲切而又熟悉,很难想象这样的母亲是怎样教导出艾利亚特这种死心眼的孩子,大概问题出在另外一方吧。

被自家女儿瞪了一眼的穆拉夫人开始介绍起自家的家庭,小家伙崔特·穆拉名字发音有点怪,所以被李立叫成了翠,这个极其女『性』化的名字倒是和他的长相十分搭配,对于比自己帅气的男『性』李立习惯『性』有些排斥,不过如果是可爱的小孩子当然没问题了。年龄一如外表看到的是五岁,一头淡金『色』的短发大概是遗传自母亲,似乎没有什么魔法天赋,加上年龄太小,所以前往自由都市学习魔法的重任就落在了艾利亚特的肩膀上。

实际上到现在李立都没弄明白,为什么艾利亚特要坚持学习魔法,而且为此特意准备了一场恶魔召唤,虽然看上去确实天赋不错,但是一方面年龄有些大,另一方面艾利亚特剑术上的天赋应该比魔法更好些,而且本人的兴趣似乎也在这个方面。

趁着艾利亚特不在的空当李立稍微询问了下,结果艾莲女士的回答是战士在作战时要在前方统帅,而魔法师可以留在后方,出于个人原因所以做出了这样的安排,当然她告诉艾利亚特的理由是魔法师的地位更高一些,在剑术无法做到出类拔萃的时候,魔法师的身份能够获得更多的支持,至于召唤恶魔的事情她倒是没想到,应该是艾利亚特自己的主张。

恶魔契约需要代价,所以身为母亲的艾莲询问了很多,最后确认李立确实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恶魔,而且代价也由李立支付后,她总算松了口气。面对一个担心自己孩子的母亲,李立实在没有撒谎的勇气,而且这次他要借阅穆拉家的笔记,隐瞒关键的事实也许会影响此行的结果。

“啊拉?莉莉你来自其他的世界吗?那么你的世界里一定也有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吧,那里也有人类国家吗?”

家庭主『妇』的观念果然和学院那些老古董不太一样,关注的重点放在了八卦上,至于人类的国家...李立似乎想不到有什么非人类建立的国家。

把自己知道的趣事挑出来一些讲了下,什么不用马拉也能跑的车子啊,几百米高的房子啊,有人在里面动的盒子啊,尽管已经尽量用对方能够理解的方式描述了,但是看样子这位女士还是把他说的话当做趣闻对待了,所谓趣闻基本上和诗人在酒馆里的胡说八道差不多,去掉加工后的可信内容连原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尽管这样艾莲女士还是听得津津有味,也许是这里的生活太无聊了,没有什么娱乐可做,所以李立暗自打算,除了扑克外顺便也把麻将弄一副出来,考虑到翠的年龄应该不适合碰触这些东西,所以可以建议艾莲女士邀请她的朋友一起玩,印象中似乎这种活动在家庭主『妇』间特别流行。

“我没有找到旧书的箱子,你先看这个凑合下。”

艾利亚特终于回来了,随手丢了一本装饰精美的书,那厚度看上去和新华字典差不多,吓得李立立刻闪身避开。

“想谋杀吗!这么大一本字典!”

“没用的家伙。”

艾利亚特的心情看上不怎么样,大概是因为老旧的记录不知道被收拾到什么地方去了,李立所要的材料年代太过久远,已经可以追述到第一任屠龙者的年代,实际上穆拉家的记录从获得屠龙者的称号后才逐渐完善起来,之前的记录大多被当做趣闻留在某一代的笔记中,而那些价值不高的笔记本大多都被作为旧书扔在角落里了,离开领地时没有足够的时间携带,在那种情况下也无法注意到庞大的藏书库。好在王都的宅邸是地位的象征,一些历代居住者的琐事也有所保留,不至于毫无收获,就是找起来有点麻烦而已。

“这是什么东西?《屠龙者穆拉》?自传?”

李立手中的那本“字典”包装十分精美,放在书店里大概是类似“精装版”的感觉,从作者的名字看来似乎是第一任屠龙者的自传,大概是想留下什么让后代记住自己的事迹,只是在李立看来感觉上有些像格林童话全集差不多的味道。

“交给我吧,父亲大人。”

艾琳接过了“字典”,贵族的用词和书写方式有些特别,李立还没有接触过类似这种自传形式的书籍,所以考虑充分的艾琳接手了阅读和讲述的工作。

“崔特交给你了,母亲,帮我找一下宅邸的藏书,我记得有本笔记提到过‘龙枪’的来源。”

艾利亚特自然知道李立想要找些什么,“龙枪”作为异世界的武器肯定不是这里的工匠打造的,艾利亚特有些印象,从前似乎在那本笔记中看到过龙枪的轶闻,如果找到那个应该能得到一些线索。

“那么我先失陪了,崔特,要听哥哥的话!”

“是的,母亲。”

小家伙兴致满满,已经爬到李立身边老老实实的呆着了,看样子是准备听故事,李立把这个可爱的小正太抱到自己腿上坐好,哄孩子这种事他在行,用眼神示意艾琳可以开始,感觉好像是回到原来的世界,在机构中让年长些的大孩子给小孩子念书讲故事一般,这种感觉有一段时间没有体会过了,稍微有些怀念。

艾琳的语言水平很高,毕竟是图书馆的恶魔,书籍的内容也很简单,大概就是在领主穆拉的领导下,缺乏战斗能力的村落依靠智慧战胜了巨龙的事情,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只听到了巨龙出现的环节。

前面的描述大多是土地如何贫瘠,治下的人们如何穷困,当时的穆拉家并没有封地,只是在当地稍微有些名气所以被推举为村庄的管理者,有点类似于村长的感觉,负责的也只是税收而已。描述上似乎是一个依靠农耕的小村落,这样的村庄在南方十分常见,在北方却不多,北方的土地并不足以支持大规模的农作物种植,而经济作物的价格虽然昂贵,种植也同样困难,感觉上去除税收外勉强能够维持,因此偶尔需要去附近的山林中打猎或者去湖里捕鱼作为补充。

说实话,这种环境李立还是满羡慕的,有山有水有娱乐,至于穷,人家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有山有水非要去种地,这明显是决策『性』失误啊。

屠龙的勇者就这样被李立挂上了“经营不善”的头衔,至少目前为止李立还看不到他有啥聪明的地方。随后,龙出现了,书中出现的龙拥有锐利的爪子和坚硬的鳞片——这其实完全没有意义,所有的龙都是这个样子,感觉上有些像描述人有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样,毫无参考价值,体形约有三四栋房屋这么大,如果判断标准是以普通民房做参照,考虑到文学作品有可能的夸大,那么那头龙的体格可能还不如被艾利亚特干掉的那头骨龙,想到自己的伙伴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超越了引以为傲的祖先,总感觉有种微妙的喜感。

书本中的龙邪恶而又强大,不仅强迫村民们贡献出自己的一切,还将与其交涉的使者生吞入肚,完全是一副恶党的做派,坐在李立腿上的小崔特听的津津有味,而负责阅读的艾琳则『露』出古怪的样子。书里提到的龙是应该是没有智慧的野兽,虽然强大却随心所欲,古书中拥有智慧的古龙很少踏入其他生物的领地,智慧的积累要经验和岁月的沉淀,如果没猜错穆拉家的那位祖先应该是将文献中描述的龙当作现实,希望能用贡品将其劝离,结果连送礼的人都被一起吃掉了。

艾琳没有继续读下去,因为管家福伯已经来告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这种既有管理才能又会做饭的管家李立很想也雇佣一个,可惜的是他现在身无分文,钱基本都是由艾利亚特掌控,身上仅有的几个钢镚这个世界的人也不认识,仔细一想这似乎还真是个大问题,如果自己找到了线索要求查证,总不能一直带着艾利亚特在身边付账吧,穿越者最省事的赚钱方法是什么来着?火『药』指南针造纸术印刷术?

在福伯的引领下,李立带着艾琳和穆拉家的小家伙,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向餐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