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生生不息的世界 > 第51章 日子定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1章日子定了

“那也好啊,你可以带着春香了!白天我会来给你们做饭吃的。”叶新兰看着两个妹妹,她自己也觉得很无奈,不嫁人又撑不住门头,嫁人了又照顾不了妹妹,好在唐大家离得近。

国福再回家的时候听说叶新兰答应了唐老大的婚事,就要成了别人的婆娘,那天晚上国福把叶新兰拉到外面:“听说你要结婚了?”

“是啊,日子订在正月里。”叶新兰以为王国福是来祝福她的。

“新兰啊,你怎么就答应唐老大了啊,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你还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感情吗?”王国福抓住叶新兰的双臂。

“国福哥,你对我的感情?我一直都把你当哥哥你是知道的啊!”叶新兰听到王国福表白都吃惊了。

“哎哟,新兰啊,你知道我一直都喜欢你啊!怎么就说只当我妹妹呢?你嫁别人了我怎么办?”王国福很痛苦。

“国福哥,我就是你的妹妹啊,你能遇到更好的姑娘,你看我家这情况,我配不上你的,你就把我一直当妹妹吧!”叶新兰从来没想过王国福会对自己有这样的感情。

“新兰,退婚吧,我来娶你!”王国禄摇晃着叶新兰,几乎是在哀求着。

“退婚?不行啊,日子都定好了,再说你还要回铁路上去工作的,我只能呆在家里,明芝和春香都还要我照顾!”叶新兰冷静的分析了两个人的情况。

“我也可以回到寨子上来跟你一起的啊,我就是想娶你啊!”王国福几乎是咆哮起来了。

“哥,你好好想想,你真的愿意再回寨子来干农活吗?铁路上的工人生活你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你从小也没怎么干过农活,你能习惯啊?”叶新兰不想耽误了王国福。

“我,我,那你可以把春香她们都带到铁路上啊!”王国禄听了叶新兰的话有些犹豫了,只是他对叶新兰的喜爱让他不想放弃。

“国福哥,我们只是相处的时间久了你才觉得不会忘记我,但是等你去了铁路,时间长了就会好的!”叶新兰不敢动摇自己的心。

“你真的愿意就这样呆在摆咔寨一辈子啊?”王国禄觉得叶新兰应该是个有追求的人,要不铁路上的工作她也不会做得那么好。

“我只能呆在这里一辈子了,我有我的生活,你也要有你的生活,今晚回去后好好想想吧,以后我们还是兄妹!”叶新来也不想失去这个一直照顾自己的好哥哥,她说完挣脱王国福的手跑回家了。

“新兰,新兰!”王国福在后面叫了几声,叶新兰头也不回,回家就把门关上了,王国福也跑回自己的屋里,把自己关了起来。

“国福,国福,吃晚饭了!”祖德嫂在门外喊。

“我不想吃,你们吃吧!”王国福门也不开。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祖德嫂摇摇头走了。

“我看见大哥和新兰姐在外面吵架了!”王粉桃无意的说了一句,旁边的祖德嫂和王祖德都疑『惑』的看着她。

“你说你大哥和新兰姐吵架了?吵了什么啊?”祖德嫂拉住王粉桃问。

“我不晓得他们吵什么,只是大哥说话很大声,还摇着新兰姐的手呢!”王粉桃把刚才自己在外面看见的情景说了。

“啊,他们俩个?吵什么呢?”祖德嫂看着王祖德满脸的疑问,王祖德听了粉桃的话,忽然想到竹香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做亲家!”

“难道是他们两个好上了?”王祖德自言自语的说。

“好上了?不会吧,他们是一来到院子里就很要好,但我看新兰都是哥哥,哥哥的叫着国福呢!”祖德嫂没想到这层意思。

“可是,竹香去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要做亲家’呢,还说是华堂说的!”王祖德看着祖德嫂。

“有这回事啊,你怎么不早跟我讲啊!也许那时候他们就知道两个小娃的事情呢!”祖德嫂责怪的看着王祖德。

“我哪里想到这么多啊!我们再去问问国福吧,毕竟他们 两个在铁路上也有一段时间了,说不定已经好上了呢!”王祖德说着就要敲王国福的门。

“哎哟,你现在还问他有什么用啊,这新兰都已经答应唐老大了,日子也定了,你去问他又有什么用啊?”祖德嫂拉住王祖德。

“那总要把事情弄清楚啊!”

“明天再问吧,他们刚吵过架,国福心里肯定难受了!”祖德嫂看着王祖德。

“嗯,那我明天再问问吧!”王祖德说着先坐到饭桌前了。

第二天一早,王祖德就到了王国福的房间,可是里面却空无一人。

“国福,国福!”

“婆娘,国福不在房间里啊,这么早跑哪里去了?”王祖德走出房间大声的说。

“不在房间啊,看样子已经走了,你看床都理好了!”祖德嫂看了看王国福的房间,被子已经叠整齐,也不见衣服了,她知道王国福又回铁路上去了。

“哎,这孩子不说一声就走了!”

“那你去问问新兰吧!”王祖德看着祖德嫂。

“好的,我这问问!”祖德嫂说着出了门。

“新兰,新兰,今天去洗衣服吗?”祖德嫂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来问这件事情,于是她主动约新兰去河边洗衣服。

“好啊,我收拾一下我们就去河边!”叶新兰好像没事人似的爽快的答应了祖德嫂。

她们来到河边,叶新兰就摆开衣服开始洗了,祖德嫂却开了口:“新兰,我问你,你和国福是不是好了?”

“婶子,你是不是听国福说什么了?”叶新兰看着祖德嫂。

“就是他没说什么,所以我才来问你啊?你们两个要是好了,就跟我说吧!”祖德嫂也看着叶新兰。

“没有,我们两个没有好过婶子,我一直都当国福是哥哥的,你看我都已经答应唐大家的婚事了,我一直都当你们是家人的,我还指望你们能当我的外家客呢!”叶新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们真的没有好过,在铁路上也没好过!”祖德嫂再次追问。

“没有啊婶子,在铁路上,国福哥是一直很照顾我,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好过!”叶新兰坚定的说。

“哦,我晓得了,你的婚礼日子订在哪一天?”祖德嫂岔开话题。

“听老唐『奶』讲定在正月初十呢!”叶新兰微笑着说,对于自己的婚礼她还是很期待的,虽然对于唐大她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对她却有着和国福不同的感觉。

“正月初十啊,好日子啊!你说要是盼萍也在那天出嫁,小院子是不是更热闹啊?”祖德嫂忽然想到了个好点子。

“盼萍?好啊,那样真的就很热闹了,盼萍的日子也定在那天吗?”叶新兰看着祖德嫂,开心的笑了。

“我们还没去找她婆家商量呢,我觉得正月初十日子很好,我想把日子订在那天!”祖德嫂说。

“好啊,就定在那一天吧,我们姐妹两个一起出嫁,热闹点!”叶新兰说。

于是当天晚上祖德嫂把自己的想法跟王祖德讲了:“祖德,你说盼萍也选在那一天出嫁怎么样?两人一同办更热闹了!”

“想法很好啊,但是要跟耿明辉家商量一下啊!”王祖德看着祖德嫂。

“嗯,明天我们就跑一趟苦竹庄吧,把日子订了也好安心准备呢,现在秋收忙完了正好闲着。”祖德嫂想尽早把日子订下来。

第二天夫『妇』两一早就去了苦竹庄,把盼萍的婚期也定在了正月初十。日子定了两个准新娘便开始忙碌起来。

“新兰,你要打多少双鞋垫啊?”盼萍看着正在剪布壳的叶新兰。

“我只想送给小院子里的大人们,大概10来双就够了吧!”叶新兰笑着说,眼睛并没有离开布壳。

“你都打一样的花还是打字啊?”盼萍问。

“我觉得我们打花吧,好看点!”叶新兰有了注意,翻出一本小本子,那是春香学校里的练习本,上面用笔画满了各种鞋垫的花样。

“好啊,我跟你一样除了我自己家的人,其他的就送大人吧!”盼萍看着叶新兰,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我还想再绣一对枕头套子,不知道来得及吧!”叶新兰也笑看着盼萍。

“来得及的,我们两加把劲吧,绣一对鸳鸯吗?”盼萍也想给自己和耿明辉绣一对。

“嗯,就绣那个吧,明天我们就去扯红布买线去!”叶新兰说。

“好啊,明天买好了就开始绣!”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弄着自己的嫁妆,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那段时间正是年尾,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过年了,虽说是集体生产,但是过年的时候自己家还是要开火的。小院子的年夜饭照旧是几家人一起吃的,这次轮到老李公家。

“几年院子里少了叶兄弟和他婆娘,又冷清了!”王祖德看着叶新兰家的门,想起了自己的兄弟,叶家三姐们听着王祖德的话不免有些难过。

“王叔,今天过年,大家都要开开心心的,我爹不是都希望大家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吗?”叶新兰先站起来说了几句。

“是啊,谁说不是呢,当初还是他说年夜饭轮流着来吃的,没想到这才两年他就先走了!”老李公也感慨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