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当我醒来的时候,正是太阳落山的时候,我的身心都很酷。我打了个哈欠,突然发现一双水晶般的眼睛望着自己。毋庸置疑,这是我的妹妹黄小玉。“兄弟,兄弟,懒惰......”这个小女孩还没有学会“蠕虫”这个词的发音,只说懒言并寻求帮助。黄苍龙今天早早回家,取笑他的女儿。儿子睡得很好,他不忍心给儿子打电话。让他感到沮丧的是,这位小保姆今天辞职了,他说他必须与邪恶作斗争。几天后,新雇用的保姆将到达。现在轮到他照顾他的儿子和女儿了。但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件。两个小时后,黄仓龙立即接听电话,处理了公司的紧急情况。只有两个笨拙的保镖让他们的儿女换『尿』布。

夜晚,不是那么安静,突然在昏暗的灯光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黄玉田一岁,但他的智慧并不是许多宇宙神的触手可及。在他“抢断”了两名保镖和叔叔后,他传送到街道并开始了他丰富多彩的成长之旅。

夜市蓬勃发展,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街角的那个小人物,但是小小的身影背后有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那个凭空出现的孩子。这是一件狡猾,破烂的衣服,他常常用来遮盖重要的部位,而蓬『乱』的面容让人无法看到他的脸和年龄。

“我已经达到了极限?我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低声说,悲伤地闭上了眼睛,他的思绪不断地记住了他的生活:他的父母在一个偏僻的山村去世,他的叔叔big早早去世,只是读初中并外出工作,善良而坦率。他20岁时曾是一家外国公司的经理。他年轻,自豪。这位25岁的职业生涯更为成功。他有自己的公司,资产超过1000万。我还娶了一个漂亮的儿媳,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遗憾的是,在27岁时,他被肝癌晚期的医生诊断出来。他赔了钱,吃了很多『药』,让他的生命流连忘返。

然而,妻子的背叛,该公司被带走,并被指控“强『奸』和杀害”。虽然最终没有死亡证据,但后来有人帮他转过身。无辜他被拘留了两年。被释放后,家里没有一个家庭,没有人在那里,而且命中注定要使用它的命运多and的前任,甚至不敢回到叔叔那里,挽救了成为叔叔的拖累女儿。所以他失去了他的才华,他陷入了等待死亡到来的角落。天堂不是一个愿望,一年多过去了,上帝不会让他死,每天践踏他的尊严。对于一份出『色』的工作,这比死亡更令人不舒服。最不幸的是,三起『自杀』未成功,他们被折磨致死。由于上帝拒绝让他死,他开始再次挣扎,但现在他开始出现幻觉......“小偷,我扪心自己是良心,配得上这个世界,为什么这对我来说呢!”他心里傲慢。它不甘心,身体充满怨气。

“叔叔,你为什么不回家睡觉?你生病了,你需要马上就治好!”

那,那个差不多一岁的孩子居然流利的说出这么多话,还知道自己生病很重需要治疗,一副满是智慧的模样,一定不是阳间的人。“贼老天,你够狠,折磨我这么久,终于完了吗?哈哈,嘿嘿,咳咳……”由于过于激动而一阵猛烈的咳嗽令肝脏剧烈疼痛,整个身子也开始抽搐。“终于来了吗?”中年乞丐无力的闭上眼睛,等着大解脱的来临。然而忽然一阵温暖的气息『射』入自己的肝脏处,慢慢的,慢慢的,剧烈疼痛没有了,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向上漂浮,漂浮……“原来我是可以上天堂的!”这是他昏『迷』前唯一的想法。

“叔叔,叔叔。”黄宇天第一次救人,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方才那个光系的治疗术有没有效果他心中没谱。此刻感觉到叔叔身上强烈的生命气息,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街,还是那条街,角落还是那个昏暗的角落,中年乞丐叹息一声:原来自己还不够资格上天堂!“叔叔,你快回家吧,睡在这里还会生病的。”望着小家伙纯真的眼睛,中年乞丐苦笑着道:“家,我已经没有家了,况且死人哪还要什么家呀!小家伙你是阴间的接引吗?好吧,我跟你走就是。”于是街上出现一对怪异组合,一个小孩在前面蜗牛般的移动,他身后一个乞丐紧紧跟着,人们的目光一直跟着他们,直到两人消失在这条街的尽头。

公园里长凳上,这一大一小坐在一起。“原来阴间和阳间是一样的啊!”中年乞丐双目扫着公园里的景致,不由轻叹。要不是身旁这个成了精的小家伙,他定会认为自己尚在人间的。认识不到一个小时,他的祖宗八代都被小家伙掏了去。其实人嘛,都有好奇心,小宇天也不例外,叔叔认为他自己已经死了,小宇天也不点破,说穿了,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抢劫啊,抢劫啊,救命啊!”四个小流氓拖着一位中年大婶的手提包在小宇天和中年乞丐两人面前拉拉扯扯,这让中年乞丐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荡』然无存,真的死了,已经没人能够看见他!

“臭三八,再叫就杀掉你!”一黄『毛』扬了扬手中的小刀子一下向大婶的手割去。“啊!”大婶尖叫一声,手迅速后撤,也不知她哪来的一股力气拖得四流氓东倒西歪,那黄『毛』一个软脚,手上刀子不偏不倚的就扎向中年乞丐的大腿,而且秒钟之后就那么扎进去啦。

“嗷”剧烈的疼痛激得中年乞丐野兽般的一拳击向黄『毛』,少年时候有学过几招的他含愤出手,轰一声将黄『毛』击飞三米,还在地上滚了几圈。“快跑”另外三流氓见点子扎手,立刻扶起黄『毛』拔腿便跑,片刻就没了影子。

昏黄的路灯下,鲜血并不是那么刺眼,中年乞丐只是胡『乱』为自己包扎下,又坐在凳子上愣愣出神,今晚的际遇,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大兄弟,你没事吧,要不去医院看看吧!”大婶还挺义气,并没有嫌弃他是个乞丐。“不用,大嫂,天黑不安全,你快回家吧!”大婶见他脚上血已经止住,没有什么大碍,点点头,向人多的地方走去,又留下这一小孩一乞丐的怪异组合。

数分钟后,“我没死,我没死!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他是在笑,可怎么带着哭腔呢。过了半个小时,中年乞丐终于平静了下来,只是那气氛怪怪的。

“你是人?”中年乞丐问。

“白痴!”小宇天有些生气。

“你几岁?”“一岁多一点,你呢?”“恩,三十一。是你救了我?”“我只是治好你的病。”“谢谢!”“不客气。”“嗯……”

“你没有家了吗?”小宇天其实是知道的,中年乞丐摇摇头道:“没有,不需要了!”“既然过去那么痛苦,何不忘记过去,重新开始,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自己不珍惜的话,别人也不会替你珍惜的。”沉默,数十分钟后,“你说得有理!”“你有钱吗?建个新家是需要钱的。”“嗯,没有。你真的才一岁吗?”“你说呢!跟我来。”小家伙不准备跟乞丐大叔讨论他的年龄问题,而这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再次出现在街头。

“你身上有多少钱?”“……两块。”中年乞丐从兜里掏出两个硬币递给小宇天。“足够!”小宇天并不是惜字如金,他在思考发财大计,他那深沉的形象在中年乞丐心中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而且中年乞丐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是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他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身前那小小身影。

两块钱能做什么呢?中年乞丐脑中一直不停的思考,凭他多年的商场经验实在想不出什么赚钱大计。“既然身体已经治好,明天就可以去找工作!”如是想着,忽然前面的小家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眼中闪烁异样的光彩,两个人右手边,有一个小地摊。

套圈圈,只要是在sc省,这种街头玩意儿随处可见,说穿了它也是一种赌博。在一个由竹竿圈成的横竖各四米的正方形方框里放上许多工艺品,玩的人站在方框外面,用手中的圆形小竹圈扔过去套大方框里面的东西,套中的你拿走,当然那是有相当难度的。不管怎么样一块钱一套,交两块钱,老板就让你套两次。

竹竿做的大方框只有一尺来高,因为玩这个的大多是小孩,只要将人挡在框外就好,高了,妨碍小孩们游玩的乐趣。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总是笑嘻嘻的给孩子们拿圆竹圈。大人们也偶尔玩玩,可那准头还不如他们的儿女。此刻五六个小孩央他们的父母买了大把竹圈,正玩得十分兴致。

大框里面的工艺品只比圆竹圈略小一点,所以难度很高。离人们近的小玩意不值钱,也是比较难看的次货,没人想要它们,大家的目标都是方框中间的“贵重物品”。为了吸引观众,老板也下血本,只方框最中间那尊精美的白玉观音就值三百块,然而他干这行五六年,白玉观音仍然屹立不倒。今天是他的霉运日,因为那尊白玉观音被小宇天看中,嘿嘿……

“哪来的乞丐,走远些。”“呜,臭死啦……”

小宇天挤进人群,没人说,中年乞丐跟着他过去,一下就将大家吓得远远的,他身上酸臭的气味没人受得了。中年乞丐苦笑,转头走向一个角落,黄宇天回头看他一眼,传去一个“等我”的信息,说也奇怪,中年乞丐居然看懂了。

“叔叔,玩,好玩,我也要玩。”小宇天结结巴巴的说,小手儿上还托着两个硬币。“这么小,才一岁吧。”老板笑容不减,伸手将他搂在怀里,“可爱的小家伙,你爸爸妈妈呢?”“那,那。”小宇天胡『乱』指着不远处一对年轻夫『妇』,他们还笑着和他打招呼呢!本来嘛,这么可爱的孩子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好,叔叔给你四个竹圈。”老板难得大方一回,五六年来,这是他最小的顾客。“小家伙,叔叔抱着你,投吧,告诉叔叔,你想要什么?”

“妈妈,妈妈。”小宇天指着最中间那尊精美的白玉观音,小手儿将刚才老板叔叔给他的四个竹圈一次『性』胡『乱』扔出去。“暴躁的小家伙!”老板摇摇头,这样『乱』扔能套中那才有鬼哩,但这更加符合一岁小孩的『性』格。

这么小的孩子玩套圈圈,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见他一气『乱』扔,都被逗笑啦,可是秒钟过后,他们再也笑不出来,那四个小竹圈沿着不同的轨迹,最后都稳稳套在那尊白玉观音上。取代笑声,所有人发出惊奇赞叹,“他的运气太好啦!”

“妈妈,妈妈……”小家伙挣开老板的怀抱,就要去抱白玉观音。老板抢先一步将它拿起,塞进小家伙的怀抱,让他先过过手瘾。“小家伙,叔叔把所有的玩意儿都给你,你把这尊观音留给叔叔,好不好?你看,这些东西好玩的很,这个变形金刚,还有这个恐龙兽,这个是奥特曼,他可以打小怪兽哦……”老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只觉得这样便有一线希望保住白玉观音,至于小家伙的父母似乎被他忽略啦。“妈妈,妈妈。”小家伙抱得很紧,生怕被人抢走。

“哇,小弟弟好厉害,套中四次耶!”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不可思议的赞叹,让老板如坠冰窖,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得赔四尊白玉观音,那值一千多块呀,他半个月的收入没了。

正在他心哇凉哇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叔叔,换,五百块。”惊奇的盯着怀中小家伙,老板几乎怀疑自己是听错啦。“五百,换,给我,可以。”有这么精的小家伙吗?老板差点大叫一声,然后把他扔出去。“四百五,叔叔,不能再少哦。”小家伙一句流利的汉语像一颗重磅*彻底将老板的心理防线击碎。“天才啊,天才啊。”他以前听说过,今天终于是见到了,从口袋里『摸』出票子,愣愣地递过去。

“叔叔,将妈妈收好哦!”小家伙说罢,挣扎出老板怀抱,一溜烟跑掉,那速度,恐怕大他十岁的孩子也办不到吧。看着大家惊异的表情,老板忽然有一种极想『自杀』的冲动,他今天被一岁的孩子给耍啦!

街,换了条街,人,也换了些人。黄宇天还是慢悠悠的在前面走,不同的是后面跟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他算不得英俊,因为英俊的脸庞早已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个子还行,一米七八,走路沉稳,绝对是个人物,双眼精光闪闪,那是治愈他的光元素的功劳。

乞丐装已经换掉,头发也处理过一下,花去三百块,现在显得人模人样。那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他前面的小小身影,期望着他再次带来奇迹。果然,小家伙再次停下,他们身旁是彩票*点,又花去一百块买到二十张花花绿绿的彩票。那些号码是小宇天挑的,售票小姐打量一阵这对奇异的“父子”,最终决定卖给他们,虽然她手里那张身份证皱得不能再皱,可那“黄海祥”三个字仍然清晰无比,而且电脑中能够查出资料,与那身份证上模糊的编号堪堪能够对上。只是那股异臭憋得她实在受不了,这对父子都已经走远,心里还没有放下的她只觉得胃又在翻腾。

“有赌场吗?”小宇天不知道在哪里看见个‘赌’字,回身问黄海祥。

“有,就在前面不远,整个cd市也只有这一家公开赌场。”黄海祥回答。

“正规吗?”

“正规,没有人敢『乱』来,这是国家搞的试点之一。”

“五十块够吗?”

“五块的筹码可以换十个,至少可以玩十局。”

“哦,我走不动啦,抱我去吧!”

“嗯?”黄海祥抱起黄宇天,那股婴孩的气息强烈刺激着他的鼻子,不,是心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际遇,没什么可奇怪的!”黄宇天的解释倒也令他满意。

“你会赌博吗?”黄宇天问,黄海祥郁闷一叹,憋火的道:“十赌十输,没有运气。”

“别怕,我的运气不差,根据易经八字推测,我的命是十赌九赢,昨天与别人赌气已经输过一次,今天一定赢。”有这理论吗?黄海祥一辈子都没听说过,但今晚只要赢上几百块,就不用再回那个角落。

cd市第一家正规赌场,八年前开放,这也是华夏人引进西方文化的结果。这赌场经过八年的发展,已经是一座赌城,十八层的大厦,每层上万个平方,全是赌博的地方,越往上走档次越高,最顶层上的赌局都在千万华夏币以上。

黄宇天与黄海祥这对“父子”身上子儿不多,只能在最底层浪『荡』。玩牌的,玩麻将的,玩骰子的……换好十个筹码,只会买大小的黄海祥想也不想便抱着黄宇天进入骰子区。这里大约千个平方,没有电视里那般啸闹,反而是一阵奇怪的安静,只有荷官轻轻叫买的声音。

“开了,大。”清秀女荷官说罢,手脚麻利的收赔。一西装男士面『色』沮丧的离开,口中呸着,“妈的又是大,老子再也不来啦!”这个空缺出现得恰巧,黄海祥闪身占上去,而旁边的赌徒都奇怪看着他。赌场规定未成年人不得入内,有成年人带来的赌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带着孩子来的确也不多,黄海祥是那万分之一的其中一个。

“叮”轻微电流声响起,骰子已经电控在盅里摇好点数,“请下注”。这种赌局最简单,桌面上只有“大”、“小”、“豹子”三种选择,可供二十人一起玩。黄宇天不会赌,看一看之下也懂了,黄海祥扔一个筹码到“小”上,紧张的盯着那骰盅。待众人全部下注,骰盅在女荷官手中开启……

“1,2,3小”第一把赢,但是好运不属于黄海祥,第二把,第三把都赔进去,此刻他额角见汗,可急的是黄宇天没有动作,只是木木的看着桌面,于是又押一把大,十赌十输的人能有啥好结果,又赔进去啦。手上剩下的五个筹码,似乎有千斤重,一个也不敢『乱』下。好的是小宇天终于从入定中醒来,关键技术被他摆平,“观察之眼”魔法放一个到那骰盅里,嘎嘎……

“豹子,全部压上!”小宇天小手一指豹子方格,趴在“爸爸”耳边说。对这个小人精,黄海祥没有丝毫怀疑,一下子全压上去,在大家奇怪的眼神中,他铁了心。他已经连输几把,这次扫清家当那是决心一赌,那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居然听“儿子”的话。站在他们后面的几位仁兄可是希望他尽快输光了滚蛋呢。

豹子几乎是一天开不了一把,赔率就比较高,一赔十。不过嘛,在女荷官怪异的眼神下,那骰盅被她的芊芊玉手打开,绿绿的十八点不正是三个六的豹子!“哇靠!”大家都叹那家伙走狗屎运,一下子赢去五十个筹码。

“大!”五十个变成一百个,“小!”一百个变两百个,桌子上换一些人,继续。“小”,“大”,“大”……有观察之眼的帮助,十几把下来,那五块面值的筹码在黄海祥面前堆成了小山,为不挡住小宇天的视线,他换成一百块的筹码共两千个,这两千个筹码赢得周围人眼都绿啦,女荷官赔的最多,她几乎是哭着送走这两个瘟神,交给上面的人去收拾。

四楼上还是这种赌局,只是换了人,更有免费红酒这种不同的待遇,小宇天要了瓶甜甜的牛『奶』,他和黄海祥的筹码被换成一千元的两百个。这种场面黄海祥是第一次遇到,心里有些砰砰跳,还是小宇天咯咯直笑,他喝着牛『奶』,一双眼睛还贼溜溜的盯着漂亮女荷官的酥胸,那里的汁『液』应该比手上的更甜更香。

“各位客人,请下注!”美女荷官向“小『色』狼”抛了个媚眼,这才微笑着开始她的工作。黄海祥微微一思索,五个筹码买大,第一局是试探,小『色』狼可不管,他流着哈喇子,目光一刻也没移开,全是盯在美女荷官身上。

“买定离手,开啦!一、二、三,小。”桌面上买大的居多,女荷官开小,赢得不少。骰盅里原本是四五六大,在美女荷官开盅时却成了一二三小。这不是个普通角『色』,小宇天咯咯直笑,小手猛拍,漂亮荷官甚是喜爱他,扔给他一个千元筹码,“可爱的小家伙,阿姨请你吃糖。”

“姨姨,姨姨,宇天要『奶』,『奶』『奶』!”

“小『色』鬼,人家还没有嫁人呢!哪来的『奶』?”美女嘴角微翘,又逗得小家伙咯咯直笑。这个美女黄海祥认识,他做乞丐睡的街角二楼上便是美女的家,每天早上她都从他身边经过,照例留下两个硬币,这两块硬币,就是他一天的饭钱。美女很有爱心,她或多或少听过楼下那个乞丐的故事。黄海祥除了扔筹码便死死的低着头,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自己的美女恩人。

有黄宇天的告密,黄海祥始终顺着人少的下注,果然他手上的筹码又不断增加,而小宇天『奶』声『奶』气的叫着“大”,“小”,他叫什么就开什么,因为他是顺着老爸下注的叫。以致于后面人们都不敢先下注,全部持观望态度。五个,买大,黄海祥被迫又试探一局,于是大家都随他下注,可想而知,全部赔进去,反复几把,人们终于认定他的好运到头。对黄海祥而言,却是过了倒霉区,于是继续赢,再几把后,他桌面上的筹码变到三百五十个。他的动作,美女荷官知道,而且还有其他人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