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虫屋 > 第499章 咕咕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管清彤看着杯子中的水,她忽而一笑,问:“你的那只灵鸟呢?刚才过来的时候,好像不在院子里。”

“你啾啾啊,”姜游推了下眼镜,“它最近迷上了逗鸽子,现在应该在文峰公园和鸽子玩呢。”

“鸽子?”

“对啊,最近它的叫声都变了,”姜游模仿着啾啾的叫声,“以前是啾啾啾,现在是啾啾咕,咕咕啾,可有意思了。”

“你挺有意思的。”管清彤。

“是么?”姜游靠在椅背上,视线与管清彤遥遥相交。

“你今为什么不去研究所?”

“要早起,还要爬山,太累了。”

“真的是累吗?”

“你帮我找个更合适点的理由?”

管清彤轻笑了下,接着表情严肃了起来,她:“纸片是在谢老师的笔记本里找到的,他在查孟元白的事,并且查到了罗镇这个地名。接着他便去世了。”

姜游也稍稍坐正了一些。

管清彤望着楼梯上的光斑,她的语气很轻却很清晰,她:“当年政府打击封建迷信,民间玄学家族,要么离开,要么接受政府的管治,管氏一族传到我这代,就剩我和我哥了,我哥主动将管氏秘法上交给国家,接着,我们便被送到谢老师那里。他收留了我们。”

“三十一年前灾变,我没有参与,发生了什么,我也只知道一个大概,我只知道死了很多人,都是我认识的人,去了就没有回来。我哥在那之后再也不能进行卜算了,再之后我们跟着老庄来了唐江,我们有了特科,我和老桑结婚了,有了诺,我哥终于撑不下去了,他走了。”

“为什么和我这些?”姜游问。

“谢老师是个好人。”

“所以呢?”

“他走的的时候,老庄就在他旁边,没有发觉异常,我看了谢老师的尸体,我感觉到一丝异常,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劲,”管清彤看向姜游,她的语气有些颤抖,“如果谢老师真是他杀的,凶手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你和庄泽坤了吗?”姜游问。

“没樱”管清彤。

“为什么?”

“我和他聊话,他一定会查下去的。可是凶手能在他眼皮底下杀死谢老师,就能杀死他,我不能让凶手察觉。”

姜游换了个坐姿,把右腿盘在膝盖上,他问:“所以你就打上我的主意了?”

“是的。”

“我要拒绝呢?”姜游喝了口水。

“我会当做我今没来过,”管清彤沉默了片刻,她又:“我会继续往下查,金澄预知的梦境我曾经窥见过,我一直无法解读它的意义,上次我在你这,借你的力量再次尝试去解读,他所看到的是这个世界在变化,有许多不属于这里的力量在泥土里挣扎,”她咬了下嘴唇,“道将变。”

姜游想了想,他:“法尺里封印的妖魔的确是被打散了,散的很彻底。孟显阳住的地方,我当时就留零布置,没有奇奇怪怪的东西进去过。那把法尺,我也确认过了,驱魔后就是一把普通的法器了,不然我也不会同意让他带回去的。”

“还有呢?”管清彤追问。

“法尺上的图案有些特别,画的挺丑的,”姜游摇了摇头,他抬眼看她,“我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知道了,”管清彤轻轻叹了口气,“谢谢你。”

罢,她站起来:“我走了。”

“行,不送了啊,楼下新进了些明信片,你看到有喜欢的,拿几张回去。”

“好。”

姜游看着管清彤走下楼,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侧卧的门开了,姜末抱着啾啾走出来。

“睡醒了?”姜游打了个哈欠,“给我织个吊床,我也要睡午觉,对了,你去趟研究所吧,把那个什么,腊肉土豆拿一锅回来……”

姜末蹲了下来,他把啾啾放在地上。

啾啾在地上跳了几下后飞了起来。

姜游把双手垫在脑头后,“特科应该招个会招魂的。”

……

管清彤走到楼下,她对林昱:“我走了,再见。”

“好。”

她从货架边走过,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张灰色山水的明信片,她停下了脚步,从货架上抽出了明信片。

见到管清彤的动作,林昱:“现在搞活动,买二送一,货架上的都可以选。”

“就这张吧。”管清彤拿着明信片走到柜台前,“多少钱?”

“直接买吗?”

“对的。”

“15。”

管清彤拿出手机正要付款的时候,电话进来了,是纪晓珍。她接起羚话,“纪老师……”

林昱看到她的表情一下凝重了起来。

“我马上过来。”管清彤挂羚话,沉吟片刻后,她再一次地走上了楼。

啾啾从她的身边飞过,飞下楼,飞出陵门。

管清彤看着姜游:“研究所出事了。”

……

研究所。

一个多时前。

林顺安想唐不甜三人介绍着他的研究,“镜湖会的‘院子’世界碎成了许多片,研究所用了一些方法,把其中的一些碎片拼了起来,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已经修复好的部分了。”

管诺往前张望了几下,他问:“我们可以进去吗?”

“等一会儿我带你们进去,”林顺安也往前走了一步,他指着木屋前的一棵枯树:“你们看这棵树,有绿色的芽了,它重新活了过来。”

唐不甜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树枝上有着零星的几点绿色。

“过去我们研究世界,一直无法解决一个问题,每一个世界都有维持它运转的基础法则,但这些法则,与我们现世的法则也许并不相融,这就导致我们无法在两个世界里进行物质交换,只有很少的世界,可以物质交换,比如山上,”林顺安看了唐不甜一眼,他继续往下着,“过去我们虽然知道法则的存在,但研究从未涉及到法则领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解决了吗?”管诺问。

“解决了一部分,”林顺安点点头,“这就是我要寻找导致异种灵力浓度上升的反应的原因……

唐不甜感觉到她的右手的伤疤在发热。

枯树上的绿芽蠕动着,枯枝也在转,树皮的缝隙中,似乎有细的虫子飞出又飞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