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浮世剑圣 > 第250章 关山有月,风雪无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50章 关山有月,风雪无情

当那一抹霞光缩进天际的拐角,大漠便笼上了一层光泽,纵横龟裂的黄沙表面在孤风的侵袭下起了一层氤氲的水雾,如同梦中的呓语,在朦胧与虚妄间流淌,无尽的黄沙之下,埋藏着的是岁月的尸骸。

地平线处的圆日结束了一天漫长的巡视之旅,如今悄然沉入了不远处的沙丘之下。

黑暗倏然袭来,正当最后一丝光线消失之际,辽阔无垠的大漠尽头出现了一道人影,那人逆着残光缓步前行,光线拉长了他的影子,显得那么孤独与寂寥,如同天地中的一只蜉蝣,游戏晃『荡』的人生。

他是在追逐着什么,还是在寻找着什么,他是否从天涯来,又到天涯去。如若不是,那么他为何出现在这关外之地。

关外豺狼横行,漠北横尸遍野。这是此地深入人心的箴言。

当地无人敢独自出关,不仅因为关外大漠暗藏着各种凶险的妖兽,更为可怕的还有那杀人不眨眼的马匪。

妖兽不可怕,可怕是人心,尤其那帮视人命如草芥的亡命之徒。

然而那人却独自成功回来了,如若关山镇的人看到,定会惊诧于此人幸得上天护佑,有惊无险,平安归来。

一步,两步……他步伐虽慢,但却异常坚定,一步步朝着雄关走去。

此处的雄关当指位于圣元帝国西北方,与邻国天炎帝国交界处的号称天下第一雄关的天启关。

天下雄关千千万,天启当为第一关。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天启关坐落于关山山脉中,关山山脉是一条绵延千里、至西向东贯穿漠北之地的山脉。

而天启关即为这条千里险峰中的唯一一个缺口处建立起来的城楼。关门以北为一望无际的大漠之地,穿过大漠即为天炎帝国。

天启关以北即被称为漠北。

天启关以南有个小镇,谓之关山镇。

关山镇说它大,它其实也不过一条不足一里的长街小镇,说它小也不准确,每天却有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这里,当然这里的热闹指的是白天,晚上却是另一番景象。

如今已至隆冬腊月,天黑的极快,当太阳消失在地平线处,黑夜便已降至这座边陲小镇,以此同时,气温也骤降,路边的草叶当即附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宋轩牵着一匹白马行走小镇的街道上,只见他时不时地搓手哈气取暖。

苍天啊,你还真是待我不薄啊,白天热成猪,晚上冷成狗,我宋轩哪里得罪你了!

宋轩仰头望了一眼漆黑如墨的苍穹,看不到任何一点星光,口中依旧嘟囔不休。

此时的他一袭白衣,手持玲珑佩剑,再加上他的外貌清朗俊秀,肌肤白皙,如若放在白天,想必一副翩翩世公子的形象,必定引得众人侧目观望。

不过……此刻的街道寥寥无人,与白天相比大相径庭,人们全都躲进屋子御寒去了。

宋轩没有了白天那副正经公子形象,恨不得缩成一团取暖。如若靠得近,还会听到他牙齿打架的声音。

“嗤!”身后传来一道恰似嘲讽的声音,宋轩扭头一看,正是他身后那匹白马发出的声响。

但见白马口鼻冒出白气,神情倨傲,两只前蹄不断蹭着地面,头颅扬起很高,活脱脱一副蔑视模样。

得!就你不冷,小爷我跟你比不了,我认输!宋轩给了那匹白马一个白眼,而后便牵着白马继续往前行。

一人一马形成鲜明对比,人冷的瑟瑟发抖,马走得昂首挺胸。

没走多远,宋轩忽觉什么东西落在手上,他低头一看,只见手臂上有一片微小八棱状的晶体。他略一抬头,便看见天空中飘下了如棉絮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如烟似雾,『乱』舞梨花。

下雪了!

好多年没看见雪了!宋轩停下了脚步,任由雪花飘落,他仍记得第一次跟随他父亲去北域,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前了,当时他还小,他的父亲也没有失踪。

“轩儿!你觉得雪像什么?”

“像鹅『毛』,好多好多鹅『毛』!”

“还像什么?”

“也像棉花!天上一定长了很多棉花树!”

“那么你喜欢雪花吗?”

“喜欢,不过就是有点冷!“

“爹也喜欢!其实雪不冷,只要你认真感受,你就会发现她如火般炽热,如江南烟雨般温柔,就像你母亲一样你,对了,母亲名字也有一个雪字!“

……

每当说到母亲,他就会发现父亲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母亲长什么样呢?宋轩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见过她的容颜,待到他懂事时,想问他父亲关于母亲的事,可上天却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父亲失踪了,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毫无痕迹地消失了。

雪花真的是温暖的吗?宋轩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他身后的白马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的情绪波动,也默默地收回了之前的嚣张神『色』,默默地待在他的后面。

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关山山脉,只见冰雪连峰,飞鸟绝,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天启关城头。

两名帝国侍卫蹲在一堆篝火旁,一边取暖一边盯着火堆上方架着的那只肥鹅。烤鹅通体金黄,外焦里嫩,油渍滴落进下方的火堆中发出清脆诱人的响声。

两人各自切下一块肉放进嘴中,尽情地享受寒夜中的这顿美食。

“咿?关内下雪了!”

其中一名侍卫站起身,俯视着高低错落的青山镇以及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

“是啊,这还是今年的初雪。”另一名侍卫也站起身“似乎比往年提前了不少啊!”

“嗯?你看那边!“之前那名侍卫惊呼,指着关外大漠,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

两人一起站在城头,眺望大漠,只见近处的黄沙表皮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远处却依旧是一片黄沙。

两人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并非震惊于大漠表面形成一条壮观的黄白分界线,而是惊骇于天启关以北竟然也开始下雪了。

在这些长年戍守边境的侍卫们眼中,关山镇包括天启关以及关山山脉已经成为了他们第二个家,所以他们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相当熟悉。

哪怕是气候的变化和时令的更替,他们都了然于胸。

正如在他们的印象中,关山山脉以南的圣元帝国境内无论下多大的雨雪,北漠之地却丝毫不受影响。所以站在天启关城楼前的侍卫常常会看到这样一个奇观,自己的前面下着倾盆大雨、鹅『毛』大雪,而后面的大漠却一滴雨雪的踪迹都不见,两者相距不过半里的距离。

不过此时他们却震惊了,正如他们第一次看到北漠雨雪不沾,而关山镇雨雪漫天时的心境是一样的。

北漠下雪了,虽然雪下得不大,但还是下雪了。

城楼前不知何时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侍卫,是啊,又有谁看过大漠下雪呢!

浩瀚粗狂的大漠也有温柔的的一面,城墙上的众人不由得看呆了。

雪花纷纷扬扬,没有太多的微风相随,静悄悄地落在了黄沙表面,竟而溶解,滋润着早已干涸的砂砾。

雪花落下、黄沙溶解,周而复始,最后终究还是雪花占据了上风,黄沙表面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洁白的蓑衣。

关山镇的人大多数是看不到此刻的奇观,再加之夜『色』朦胧,更多的人选择待在屋内饮一壶烈酒解解暖。

宋轩自然也属于后者之一,在雪中冻了许久的他恨不得直接就地挖洞取暖。

他牵着身后白马行走于关山镇的街道上,雪花早已覆盖在了他的发髻以及衣裳上,雪下得越大,他身后那匹白马就越兴奋。

宋轩也不由得长叹一口气,或许它想起了它的故乡吧。

几个月前,宋轩在北域的冰灵山脉遇到它时,它浑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了,他观察它的伤势,断定是被冰灵山脉的强大妖兽咬伤。

宋轩不忍心看到此幕,便就近找了些许『药』材帮它治疗伤势,能不能活下去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几日后宋轩从冰灵山脉出来,他发现那匹白马的伤势竟然都好了,而且还一路跟随他,不管他如何威胁利诱,它依旧不离开。

最后宋轩无奈只能带上它返回人类世界,当他第一次骑上这匹白马时,宋轩惊呆了,它的速度之快超出了他的想象,日行千里不在话下,更为重要的是,它是乎已经通灵了,竟然能听懂宋轩的话语,而且,喝酒的功夫竟然不在他之下。

宋轩渐渐感到这匹白马的不寻常,于是取名“酒桶”。

马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好几次都将宋轩掀翻在地,它的气力甚至比一些妖兽还强大。

强大得让他怀疑它就是披着马皮的妖兽。

“是‘九统’,你听错了,‘九曲半应非禹迹,三山何处是仙洲!’中的‘九’,讲的是你来自于世间罕见的仙山,乃神驹是也;而‘统’来自‘统兵扞吴越,豺虎不敢窥’,说你是帝王的坐骑,帝者,天选也,很符合你的身份!”

宋轩好说歹说才让白马接受了这个名字,原本“酒桶”是宋轩随口说说的,但却忘记了这白马知人言,通人『性』,他不由得额头冒冷汗,这才瞎编将它忽悠了过去。

于是之后就一只叫它“小酒儿!”,不再叫“酒桶”,否则哪天『露』馅了可有得他受了。虽然不知道它的来头,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宋轩觉得它确实算得上一匹神驹。

“小酒儿!带你喝酒去!“宋轩看见前面不远处的一张旌旗,上面的“酒”字在雪中飘『荡』,显得格外醒目。

荒颜客栈,不错的名字。宋轩远远就望见了这家酒店的门牌。

店小二早就看到了宋轩,见宋轩朝着他这边走去,便快速地小跑过来。

“客官喝酒还是住店呀!”

“如此天气,当喝烈酒!”宋轩笑着说道“给我的同伴也来上几斤最好的酒!“

“您是说这匹马?”店小二疑『惑』地看着宋轩说道。

小酒儿听到别人称呼他为马瞬间就不乐意了,抬起双蹄就要朝着店小二踏去。

店小二吓得后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了雪地上。

马蹄落下,在地面踏出了两个深坑,一旁的树干上的积雪都被震落下来。

“我的同伴可不太喜欢这个称呼,哈哈……不过你只要拿来上好的酒水给它,再称呼它为神驹,它自然就会忘记你之前的不是了!”

“神驹神驹!”店小二额冒冷汗。

他哪还敢怠慢,连忙战战兢兢地带着小酒儿往后院行去。

宋轩则掀开门帘踏进了“荒颜客栈”,当他跨进门的一瞬间,便看到了那一头白发的少年,虽然少年从头到脚身穿黑袍隐于黑暗角落,但宋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经历过生死患难的兄弟,又岂会被岁月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