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落雪天 > 第200章 心有千千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侯王府里的美人蕉开得正好,红色的像舞女的裙,金色的像晚霞的边。

青苓在院子里赏景,听着鸟儿欢歌、虫鸣浅奏,心情愉悦了许多

“以前怎就没发现,这里这般美丽舒爽!难道是因为我要离开了吗?”

这王府的一花一草都被她看在眼里,心中生些惋惜和不舍出来,不过她是迟早要嫁人的,这一切的离别情绪都算是提前了而已。

终于等到正午时分,侯王处理好了公务回来,青苓笑着迎了过去。

侯王那般飒爽英姿、伟岸高大,气势足、气质佳,青苓为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此刻也最为伤别离。

离开侯府,青苓一切都可以割舍,唯独放心不下侯王。幸好,雪泽和刘礼都是好人,青苓放心且信任。

“爹爹,你事情办完了,可还顺心?”

侯王点点头,笑道:“还算可以,终于将那黑赌坊除掉了!我让你照看的爷孙呢?你可给她们安排好了住所和事情?”

“爹爹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她们就做些闲杂小事。郎中说小诺的嗓子可以治好,只需要几个月就可以痊愈!”

“那就好!”侯王四下左右寻了寻,“这时候该用午膳了,皇上回来了吗?”

青苓摇摇头,微笑着挽住侯王的胳膊。“没有,皇上还在外面忙。不如,女儿陪你用膳吧?!”

侯王愣了愣,将东西交给下人,看着青苓:“你为何想要和我用膳,可是有话要说?”

青苓轻轻摇摇头,眉目温顺而自然。“我大病初愈,想清了很多事,也向趁此给爹爹赔不是。毕竟,女儿有错在先!”

侯王满意地笑了笑,又有些疼惜生了出来,他笑着拉着青苓进了屋子。“那今日,我们就一起用膳!”

青苓温柔地看着侯王,又不敢多看,只得装作风轻云淡地笑着。“爹爹,今日这般操劳,多吃些菜!”

“好。这些菜非常合我胃口,想必是女儿亲手做的吧?”

青苓抿嘴一笑,“最近躺久了,闲来无事,便做了做菜,还想请爹爹品一品厨艺可有下降?”

“怎么会下降?你的厨艺可是得了你娘的亲传啊!”侯王说着说着,有些感伤。不过,当着青苓的面却未过发态,只是笑道:“近日天寒水冷,还是不要操劳于厨房了!”

“好,爹爹放心!”青苓低头吃菜,没有过多思量其他,若是惹着侯王对亡妻的思念就不好了。

侯王一向开明爽朗、心态良好,唯一放不下的过去便是青苓的母亲,那个贤淑温柔且做得一手好饭好菜的女人。

今天的饭菜,青苓无心勾起侯王的思念,而是想在走之前让侯王再吃一次这等味道。这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味道,也是青苓与其母唯一的交流传承。

席间,青苓不敢逾越半分,还是从前那边,尽量保持着原来的状态,生怕侯王察觉不对。

“爹爹,这顿饭报答不了养育之恩,我这个不孝子下辈子再报答你吧!我不能让你为难,也不能愧对广离,还请爹爹原谅!你就当做雪泽是你的女儿吧,就当我听话嫁了个你满意的人家!”青苓这样想着,丝毫不敢流露半点伤心难过。

这里的每一份味道都很特别,青苓用着最平和的心去铭记。女儿离开娘家,那种滋味无法明喻,却也多人共鸣、毫不虚假。

刘礼特意给了青苓这样一个机会,他与风行在来客轩吃着些饭菜,也交代些事情给风行。

“来,坐下!”

菜上齐了,刘礼想让风行一起吃饭,而风行像是受到了极大冲击一般木愣着不动。

“皇上,属下不敢!”

“不敢什么不敢?”刘礼轻轻一笑,“在侯府不就敢吗?此处无人知晓你我身份,你不入席倒是有些奇怪了!”

风行愣了愣,仍旧摇头。“皇上,属下不饿!”

“不饿也坐着!”刘礼为风行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民间的酒也不逊色嘛!”

风行尴尬地坐着,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刘礼微微笑着,思考着平梁一行。虽然大多事情安排好了,但细枝末节还是未做定量。

“此行,虽然有许多人的帮助,但我还是不甚放心。莲子的功力尚浅,你可想去帮衬一二?”

风行想了想,放下手中的酒杯。“皇上,此行有平梁皇室的人在,应该不会怎么样。太后今早传来懿旨,要你我处理许多要事。这种关键时刻,想必会有许多事情发生,我还是不去了!”

“太后?”刘礼轻声一笑,“若要真听她的,那我这辈子就留在此处好了!太后是想拖延时间,以待出手,你不要以此为由!”

风行想了想,低声回道:“正因为太后和二皇子时刻不松,我才不能离开,请皇上谅解!”

“请我谅解?”刘礼摇摇头,“虽然歌笑王子正直大方,但是这广离并非只是风寒一病,你就不怕莲子和南宫小姐解不了这病痛?况且,莲子也才好,你就舍得让她去闯那不凡之地?”

风行叹了口气,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并非我不想去,而是要事逼得紧。看病之事,想必恩人会帮助,而我亦帮不了忙。莲子的病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何必再去搅和呢?皇上,如今局势不稳,你不能再思量其他了!”

“好吧!你不去就留下来帮我吧,我也不劝你了!”刘礼未做劝解,只因他看见了二楼上的莲子,她正在忧愁不悦地看着风行。

莲子了解风行,她知道他的脾性。若是她有病有痛,他绝对会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但是她若安好,他的眼里心里就只剩下了家国大事。

“我知道,你并非只是在意家国安宁,但是你的思虑未免多了些!我有大劫未过,我都奋不顾身,为何你又退缩了呢?”

莲子忧愁不解,一动不动地看着风行的侧身,心中情绪难以言明。

正在思虑之际,雪泽将莲子唤到屋里。看着神情凝重的莲子,雪泽和灵儿都无话可说。

“你们喊我进来作甚?”莲子悠然问道。

“不喊你进来,难道要你在那里失落至死?”灵儿肘着脑袋,歪头看着莲子。“你说,你的劫难会不会是情劫啊?”

雪泽的眸子动了一下,莲子直接惊愕地瞪着灵儿。“你,你说我的劫是情劫?有何依据,该不会是你乱猜的吧!”

“嘿嘿,你别激动啊!”灵儿笑了笑,“是不是情劫你都得过情关!要我说,若不是情劫,为何你们的感情那么艰难?看起来毫无阻碍,但是你们的两颗心就是倔强地不肯合拢!”

“他有抱负,而且担心差距过大。我有劫难,而且怕连累他。我们虽然看起来简单,这感情其实很难啊!曲灵儿,你日后若是有心上人,一定不要这样思虑过多,直接大胆去爱,这才能坦荡潇洒、不留悔恨!”

灵儿低头一笑,看了看雪泽。“我,我其实有心上人,你们都没发现而已!”

莲子愣愣地看着灵儿,愤怒地问道:“你该不会是觊觎我师姐的美色吧?”

“说什么呢?”灵儿没好气地说,“我觊觎的是你师姐的师兄!”

雪泽看了看灵儿,温柔一笑。“我两位师兄都不食人间烟火,连下山都很少,又如何与你谈情说爱?你还是收心吧,这世间男子千千万万,总有适合你的!”

“对啊,你可别打我师兄的主意哦!”莲子傻呵呵地笑了笑。

灵儿不满地摇摇头,拿了桌上的帛书。“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如何将南宫小姐带去平梁皇宫吧!我哥刚刚寄来书信,想来是安排妥当了,医女可以登台了!”

“哎呀,我也可以当一回医女了,这可真是过瘾!”莲子满意地笑了笑,眼神中尽是欢喜的颜色。“这一回,我绝对帮师姐完成任务,保证漂亮利落!”

雪泽清浅一笑,“你先要保护好自己和青苓,万不可暴露身份。此去复杂,我会不定时来帮助。但是我也需要留守王府,所以大多时候还是要靠你,切不可使用法术!”

“这是自然!师姐你放心,不必为我忧心。刚拿到身份,你得尽快适应而不是忙着帮忙。若是侯王发现了就不好了,还是多留意一下这边的事情!”

灵儿也赞同,笑道:“此处有刘公子一行人,你大可放心。去平梁,也有我和我哥,都是可靠的人物。这件事情只会圆满,不会多事,你就好好地思量如何取走冰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