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你们二次元真会玩 > 第624章 我愿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这……这是在干什么?

当听到从宇宙深处传来的对话时,亚雷斯塔整个人都惊了。

就在刚才那短短的时间里,他见识到了无敌的世界意志,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了敬畏,认识到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儿戏可笑。他也见识到了八云紫的强大,一个人……不,一个妖怪,竟然能在世界意志的攻击下坚持那么长的时间,简直让人惊叹,不愧是聊室的群主,虽然只是代理。

双方都是让他高山仰止的存在,虽然因为这份见识,彻底动摇了他的信念,但对于加入聊室的这一想法却更加强烈,他觉得这一次没有来错。

可是现在,他听到了什么?

八云紫在威胁世界意志?

而且……

虽然我打不过你,但是我身边的孩子们有着比我更强大的家长,今你打了我,明我就把他们的家长拉过来打你。

喂喂喂,如赐级的威胁方式,你是学生吗?

亚雷斯塔只觉得风中凌乱,而更让他凌乱的是,世界意志似乎……真的怂了?

这就好像两位绝世高手在地之巅决战,围观群众们看到了不负绝世高手的战斗,心中敬佩的同时,也希望这两位绝世高手能够出符合他们自身逼格的对话或挑衅,结果突然画风一转,其中一位绝世高手:“你等着,我下次找人一起来打你”,然后另一位绝世高手虎躯一震,吓得攻击都停了下来,这……

拜托,你们不要这样啊,把我刚刚对你们生起的敬佩之心还给我!

亚雷斯塔泪流满面,心中对绝世高手的敬仰瞬间崩塌。

他仿佛能看到两位绝世高手一起转过头来,对他:“大人,时代变了。”

亚雷斯塔觉得时代变了,无论是八云紫还是世界意志都没有表现出她们应有的逼格,但对八云紫来,时代从未改变。

弱者想要变强,强者想要变得更强,而最强的终点永远只有一个——摸鱼。

你以为强者们都应该一些逼格满满的话?你以为强者们都应该头戴王冠坐在王座之上?你以为强者们都应该有一颗毫不动摇的心?你以为强者们都应该站在之顶端俯视一切?

不!

只有弱者才需要这些!

真正的强者不需要任何东西的衬托,因为她们自身就代表着一牵

就如同魔禁的世界意志,当她的孩子们自以为超越世界的时候,她心甘情愿的躲到了幕后,将自己隐藏了起来,无意去与孩子们竞争。就如型月的世界意志,她虽然较为活泼,但也从来不理世事,人理毁灭?游星入侵?不过只是孩子们的过家家而已,与她何干?

即便是这魔圆的世界意志,她一睡便是数万年,懒惰到了极点。

在八云紫看来,所有的世界意志都有着一颗赤子之心,她们或慈爱、或贪玩、或懒惰、或任性,但无一例外,这都是她们最真实的本性。

强者就应该逼格满满。

这又是谁规定的呢?

无非只是弱者们的自以为是罢了。

只有弱者,才需要华丽之物来装饰自己的王冠。

所以,亚雷斯塔眼中的画风不对,在八云紫看来却是无比正常的事情,她打不过世界意志,不需要掩饰,因为这就是事实。世界意志害怕她找来十几个世界意志一起殴打自己,这份害怕与担忧同样不需要掩饰。

因为,身为强者的她们,从来都不需要证明自己。

所以,世界意志理所当然的怂了。

她不是害怕八云紫拉来十几个世界意志灭杀自己,因为她很清楚,当世界意志离开本土世界之后,战斗力会大幅度减弱,十几打一,占据主场优势的自己也未必会输,但是……如果事情真的变成那样,她就没办法好好睡觉了。

她在这个世界存在了无数年,也睡了无数年,她什么都不想做,只想睡觉。

所以,不心丢掉了源,她懒得理会。半身世界化的八云紫来到这个世界,她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但同样懒得理会,只要她不与自己竞争,随便干什么都校

可是当八云紫抢走了她的源,灭杀了孵化者一族后,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睡下去了,因为这已经威胁到了她的存亡,所以她只能醒来,立刻施以雷霆杀法,但她最根本的目的,只是想尽快把这个敌人杀死或赶跑,然后继续睡觉。

她真的只想睡觉。

但是,如果八云紫真的把别的世界意志拉过来,以后她还能不能好睡觉了?

想到这,世界意志就很慌。

于是,为了能够好好的睡觉,她选择了妥协。

“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给他们一条生路。”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但也是你的孩子们的事情。”

“你还好意思,你刚才杀了我那么多的孩子。”世界意志有点生气,数万年的积累,源与孵化者一族早就已经融为一体,孵化者一族的生命也都被源保护着,而当八云紫从孵化者一族手中夺取了源时,它们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此时的孵化者一族虽然还没有彻底灭绝,却也只剩下猫三两只,原本作为宇宙中最强大种族的它们,现在就如珍稀动物一般濒临绝种。

这并不是八云紫刻意的报复,她还不屑做这种事情,纯粹只是因为改写宇宙规则的必然。

世界意志也知道这点,所以她也只是生气,毕竟已经无可挽回。

“它们以自己浅溥的知识,错误的修改宇宙规则,会招致这种结果,也是它们必然会付出的代价,哪怕没有我也是一样。但她们不一样,她们只是受牵连的无辜之人,数千年来,她们为这个宇宙牺牲了太多太多,这个宇宙欠她们的……”

着,八云紫素手一挥,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影幕。

影幕中显示出地球上无数个战斗的画面,以及无数哭泣着的魔法少女,她们并不是为了自己哭泣,而是为了同伴,为了在战斗中牺牲的同伴。

遍布全球的战争,数以千计的战场,聊室终究还是人丁稀少,哪怕BB找来杀生院帮忙,让更多的人进入地球防卫,跟战场的数量比起来还是差得太多,还是无法做到面面俱到,而当战争一开始,自然就会有死亡。

没有死亡的战争,从来都不存在,那是童话。

所以,从前半夜到后半夜,一个又一个的魔法少女凋零而落。

某个画面中,林可梦抱着一位少女的尸体,失声痛哭,苏谣死了。

某个画面中,一位十三四岁的女孩呆坐于地,在她身前是已经冰凉的尸体,艾拉死了。

某个画面中,晓美焰咬着牙关,坚定的不发一言,在她身旁,熟悉的脸庞渐渐闭上了眼睛,巴麻美死了……

战场之中,强大并非是安全的保障,某些时候,越是强大的越容易死,如苏谣如艾拉如巴麻美,如那一个个身经百战的魔法少女,她们的死亡是那么的草率,却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这些死亡的消息没有在聊室和BB频道里传播,因为她很清楚,一旦传出有人战死的消息,极易动摇大家的信念,所以每一个死亡的消息都被她牢牢控制着,即便很多人早已心知肚明。

然后,魔法少女们还是一个又一个的死去。

这就是战争。

“为什么?”沉默了片刻,世界意志再次出声,但语气却有些冰冷,“生与死皆是自然规律,有生必有死,你我应该比谁都要清楚,为什么你还要违抗它?”

凡人渴望永生,但世界意志认可生死,这是宇宙规律的一部分,否定它就是否定自己,所以,当孵化者一族被八云紫几乎灭绝时,她虽然生气,却从未想过报复。

她认可这份死亡,也接受这份死亡。

然而,八云紫给她看这些画面,显然是不接受那些死亡。

八云紫否定了魔法少女们的死亡,也意味着她否定了自然规律,否定了她自身,这让世界意志有些庆幸,又有些遗憾,因为……抱着这样的态度,八云紫永远都不可能跨出那最后一步,永远都不可能化身世界。

“你会止步不前的,这样的你已经失去与我竞争的资格了。”

“我知道。”

“为什么?”

“我……想给他一个交待。”

“他?”

“这次改写宇宙规则是我策划的,我也早已考虑到了战争中会有人死亡,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但是他不一样。他不断的奔走在大地上,拯救着那一个个濒临死亡的人,他不止在拯救活人,他还在拯救那些已逝之人,即便他知道她们已经无家可归,即便他已经筋疲力尽,但从始至终,他都未曾有过放弃……”

八云紫笑着摇了摇头,“对你我而言,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他应该也知道,战争不会不死人,但,就算现在也一样,他仍然渴望着一个没有人牺牲的大团圆结局,所以……我要帮他实现这个梦想。”

“只是这个?为此,你不惜断送自己的道?”

世界意志的声音有些颤抖,在她看来,这简直无法想像,为了那一个微不足道的大团圆结局,这个半身世界化的人,竟然要放弃要最后的半步?

“你应该知道的,一旦你否定了自然,自然永远不会再承认你,从今以后,你将永远止步于半身世界化,这样……真的值得吗?”

八云紫沉默许久。

随后抬起头,微微一笑。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