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三界之圣途 > 第144章 有病得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又是哪一头来『插』手,给我走出来。”

端木寒不耐烦说道,他看向人群中,那边有一股非凡气息散透出来,是个高手。

“大胆,不得无礼。”有人立马呵斥道。

“不用这样,想不到我宝树城真是藏龙卧虎,一处客栈洞天就隐藏着一位年轻天骄高手,着实惊人。”

说话间,来人在簇拥下走出来,是一个白衣男子,不过二十几岁,剑眉星目,俊朗英武,此时一脸微笑给人很好的印象。

他一出现,周围群众莫不自觉到让开一条通道,有人甚至不禁低下头颅,默默行礼。

他一身白衣,非常干净,好似纤尘不染,缥缈非常,他径直走过来,还边赞赏端木寒。

“果然年轻俊杰,年纪轻轻就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真元深厚,少有人可以媲美。”

“我宝树城不仅来了谈无双、扶英等道兄,还隐藏着你这位不凡道友,真是令我宝树城光芒璀璨啊。”

来者打量着端木寒,眼眸中有欣赏,但是这种姿态却让端木寒有些不喜,感觉对方是以上位者到身份来跟他说话。

“你是何人?”端木寒直接问道。

“呵呵,倒是在下唐突了,我名宝日龙图,为宝树国唯一的皇子。”

来者报上姓名,让端木寒也是一怔,这位身份确实不凡,虽然宝树国是个小国,但是有了这株灵根存在,也成为不凡的国度,一国的唯一皇子,未来岂不就是一国之主!

“请柬也是你发给我的?”端木寒问道。

“是的,请柬是我亲手写的,正是要给道友的,后天会有一场天骄聚会,我偶然间听到了道友的名字,这才让手下人来请你的。”

宝日龙图说道,随即他脸带怒容,直接一脚将那总管踢到一边,呵斥道:“我让你来请道友,可是你为何没有礼貌行事,却在这里闹出这些风波出来,还怠慢了我的客人。”

那中年闻言,立马惶恐到跪过来,不断磕头告饶:“皇子饶命,是属下该死,不该纵容底下人胡来,求皇子饶命啊。”

“来人,削他修为,免去府中职务,打入牢中。”

宝日龙图说道,非常干脆,当下就有数人从他身后走出来,将一直告饶的中年男子拉出去。

“将这些人也带出去,依*处。”

......

“道友,我为下面人的无礼向你致歉,我确实是有诚意的请你赴约的。”

一国皇子宝日龙图说道,他态度看起来很诚恳,姿态也放低,让人不由心生佩服,配合他身上的气质,倒是更加令人点头,无比向往。

“皇子这么说,实在令我汗颜,我也是太冲动了,这样吧,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我也没放在心上,就这样随风散去,一杯水酒泯恩仇。”

既然人家一国皇子都放低姿态了,端木寒也没有继续深究到道理,况且人敬一尺,我敬一丈,他即使心有怀疑,也就算了。

不过周围众人听到他这么说,却是一阵腹诽,什么太冲动,什么误会没放在心上,刚才动手的时候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没看那罗迟三人都惨不忍睹,奄奄一息的样子吗,修为被封,都不知道流了多少血,都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恢复过来。

“这少年看起来清秀俊朗,但是心地还真是黑啊,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厉害,我不及也。”

“嘿嘿,一个一言不合就出手的人,哪里会是简单之辈,没看那总管被废去修为,那少年都没有开口说一声吗?”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不管众人心中如何腹诽,都没有觉得端木寒过分,毕竟事情的起因,大家都看的一清二楚。

“道友真是好胸襟,这样吧,道友后天赴会,我再以酒敬你,大家也交个朋友,不是甚好吗。”宝日龙图闻言也是表情一怔,最后才说道。

“这样啊,好吧,皇子相邀,岂有不去之理,再说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其他英杰高手。”端木寒想了一下后点头答应了。

“好,那就告辞了。”

宝日龙图这便带人离开,这也出乎一些旁观者的意料,原本还以为这会是一场争斗呢,不想就这样散去了。

端木寒看着对方离去,脸上很平静,但是心中却感到有些不对劲。

“是我的错觉,想太多了吗?”

端木寒眉头一蹙,心中还是察觉不对,但是也无法肯定,便不再理会,径直回去了。

到了后天晚上,不等端木寒动身,就已经有人驾车来接他了。

很意外,端木寒还以为是要接他前往宝日龙图的府邸,结果发现一看,并不是。

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此时湖中波光嶙峋,灯火辉煌,定睛一看,那是数十艘船舫,灯火通明,彼此在湖中相互印衬,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乘着小船过去,在每艘船舫上,都有一个美丽女子在迎接,约间还有丝竹弦乐传来,很是好听,从船上还有欢声笑语,十分热闹喧嚣。

“端木公子,请,皇子将会出现在这艘船上。”为端木寒引路的人说道。

这是一艘青铜『色』古船,不知是什么材质造成的,恢弘又庞大,是这个湖泊中最大的一艘,这也彰显了宝日龙图身份不凡。

端木寒自己走了上去,里面很热闹,有不少青年才俊,大多都是结丹期修为,除了最里面的一两人,他们正在热烈的交谈,笑声频出,很是熟络,看起来又很和谐。

端木寒暗皱眉头,他『性』格一向不喜欢这种热闹到场面,走了进去,更加感觉格格不入,因为没有一人是相识的,这时候他发现,来参加这什么劳子聚会,是个错误的选择。

“咦,你也是受皇子殿下邀请来的人吗?”

这时候,旁边有人注意到端木寒了,是几个青年男女,一看过来,又是奇怪,对端木寒很陌生,而且年纪很轻。

“是的。”端木寒点头说道。

“小兄弟,看你年纪不大,却能够得到皇子殿下的邀请,必将有不凡过人之处,不知如何称呼啊?”

几位青年男女倒是很客气,打量着端木寒问道。

“在下端木寒,不过是一介散修,哪里有什么不凡过人之处?”端木寒微笑着谦虚说道。

“端木寒,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一个美丽女子闻言,疑『惑』着回想说道。

“端木寒,你不会就是昨天大打出手,将皇子殿下的一众手下打伤的端木寒吧?”很快,有人想起来了,登时惊呼道。

“如果宝树城中没有第二个人叫端木寒的话,那就是我了。”端木寒点头,没哟丝毫掩饰的意思。

“真的是你!”

周围几人感到很是意外,哗的一声都退后几步了,好像遇上蛇蝎一般,让端木寒很是无语。

“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连皇子殿下府里的人都敢打伤。”

“我说你这样冒犯了皇子殿下,等下他到了之后,可是要跟他陪酒致歉,不然太失礼了。”

旁边有人说道,有劝诫的意思,好似这是很不得了的事情。

“是非自有公断,我为何要道歉,难道按照你们的意思,我就要站在那边受辱不成?”端木寒脸『色』一沉,直接喝问道。

“嘿,你怎么不知好歹,皇子殿下是什么身份,你已经冲撞了他,就该赔礼道歉,再说皇子还没有追究你的过错,虽然皇子殿下宽宏大量,不再追究,但是于情于理,你都应该赔礼才是啊。”

身边几个美丽的女子立马不悦的说道,有谴责的意味,认为端木寒不识抬举,有些狂妄。

“哼,那或许是你们才应该做的事情,我可做不来。”

端木寒心情一下变糟,看着四周那些带着谴责跟鄙夷他的眼神,更加感到自己真是愚蠢,竟然会来参加这种聚会。

当下他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后面几人却不答应了,有几个青年男子站出来拦住他。

“小兄弟,你这是要离开吗?”

“不错,跟你们没有话题可聊,无趣的很,我要离开。”端木寒直接了当的说道,当时就让在场很多人脸『色』一变,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我说小兄弟,一看你就是刚出道不久吧,不然怎么会这么不懂规矩,要知道,尊卑有别,既然皇子不计前嫌的请你来此聚会,你就更不应该独自离去了,这样显得不礼貌吧?”

“不错,皇子殿下胸襟宽广,不与你计较什么,但是我们可看不过去,你若是要离开不妨等会敬皇子一杯水酒致歉,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周围青年男女皆说道,都要拦着端木寒,不愿他就这样离开。

“小兄弟,大家都跟你说话呢,这是在为你提供弥补过错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毕竟事关你今后的前途。”有人‘关怀’说道,脸上却带着嘲讽之『色』,有看好戏的意味。

“你们有病吧,而且很严重。”端木寒开口道,斜着眼睛看着他们,宛若看小丑一般。

话一出到,顿时场中一下寂静,出现了僵场,眼眸怪异的看着端木寒。

“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等好意为你化解过错,你敢这般侮辱我们。”

拦在端木寒前面到几个青年男子怒斥道,一脸阴沉,不怀善意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