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气氛呈现出了一种很尴尬的状态,因为于耀文和文嘉宁,谁都没有再搭理于敏。

其实这几天,于敏说过很多次,让于耀文去找顾慕芸求个情但是都被于耀文给拒绝了。

于耀文给出的回答是,顾慕芸那种『性』格,是不会听他们的话的,要是一直去找她,说不定还直接把她给惹恼了到时候更麻烦。

但是于敏并不相信啊,于敏的想法就是大家都是朋友,既然要是真的将于耀文当做是朋友的话,不可能不给他一个面子的。

“而且,妈,我是施柔是什么关系、以及我们的关系为什么会恶化到这个程度,顾慕芸一清二楚,我都不拿施柔当妹妹,您觉得她会听我的话?”

于敏嘴唇抖了抖,还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性』格她其实也知道,这几天一直都在拒绝她,可能是真的不好开口吧。

但是她不想放弃啊,在她看来,现在这个事情唯一的转机就在于耀文这里了,因为除了他,她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能在顾慕芸那里说得上话了。

“阿姨,真的是这样,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施柔不对在先。而且芸芸也没有采取什么公报私仇的手段之类的,她直接将施柔交给了法律处理,其实已经是网开一面了,否则,施柔的情况可能比现在还要惨上一万倍……”

文嘉宁的话,可以说是很直白了。

直白到于敏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她现在除了哭,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自从上次施峰和于耀文打了架之后,于敏就没有和施峰联系过了,施峰倒是给她打过几个电话,但是于敏没接,施峰索『性』也就不打了。

于敏只是气,施峰那个老不死的,居然对自己儿子还要下这么狠的手。

她非得和他狠狠闹上几天才行。

施柔现在的情况,还是于敏从别的朋友口中打听到的,越是打听越是着急。

“妈,您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就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里就行了,您真不用陪着我了。”

于敏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于耀文看出她犹豫了,立刻补充了一句:“昨天去复查的时候医生不是也说了吗没有大碍了,您回去之后还能和那个人商量商量,看看施柔这个事情怎么办,说不定还能找出什么解决办法来对不对?现在您在这里情况也不知道,您这不是白担心吗?”

文嘉宁接到于耀文的眼神之后,也好心地帮他说了几句话,于敏听了觉得有道理,这才打算离开南城。

于耀文喜大普奔,亲自和文嘉宁一起开车送于敏去了机场。

于耀文是真的很开心,掩饰不住的那种。

于敏怀疑自己是不是生了个假儿子,自己要和他分开了他居然还这么高兴?

安检之前,于敏还拉着于耀文到一边,悄悄嘱咐了他几句:“妈看着小宁这孩子真的挺好的,你要是对她有意思的话就抓紧,不然等到别人先下手了,你后悔也来不及!”

于耀文是真的无奈了:“妈,您放心,我对她没意思。”

“你是我儿子,你是什么心思我会不知道?”

“但是如果您要是真的觉得我对她有意思的话,我可能要怀疑我到底是不是您儿子了。”

“你……”于敏扬起手,直接在于耀文头上来了一下子。

于耀文『揉』着脑袋,第一时间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美女注意到这边,这才松了口气。

大庭广众之下,他不要面子的吗?

“妈,您赶紧去吧,不然一会儿机舱都要关闭了。”于耀文一边说着,一边将于敏往安检通道里边推。

于敏无奈,只能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于耀文这下是真的放了心。

他几乎忍不住要欢呼雀跃。

在回去的路上,他在车里放了一首很嗨的歌曲,文嘉宁都怕他一个控制不住自己跟着蹦起来。

“就这么高兴?”文嘉宁问。

“当然了,我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了,不然她天天在我身边问那些有的没的,是真的烦。”

文嘉宁皱了皱眉头:“你也不经常和你父母生活在一起,你就不想他们吗?”

这种情况,好不容易能和自己母亲在一块儿,难道不应该很开心吗?

“没感觉。”于耀文耸肩,“你以为和你们女孩子一样吗?我们男孩子都不恋家的。”

文嘉宁没有多说。

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文嘉宁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接了起来。

于耀文能听到对方是一个男人,但是并不能挺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文嘉宁回话的时候也很温柔,而且这种温柔是于耀文很少见到的。

最起码在他面前从来都不会这么温柔。

于耀文撇了撇嘴,在文嘉宁将电话挂断之后,没忍住问了一句:“谁啊?”

“一个医生,这次去京城开会的时候认识的。”

“那你们的关系倒是突飞猛进啊,这么快就可以打电话交流了。”

“也不是,就是他说他要找个时间来南城玩,所以和我说一声。”

“是吗?那什么时候来,你告诉我,我也好招待招待他。”

文嘉宁皱眉,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于耀文:“你又不认识人家,你有什么好招待的?”

“我是不认识啊,但是我是你兄弟啊,我这不是有你这层关系吗?”

文嘉宁翻了个白眼,不是很懂于耀文这货到底是个什么鬼。

于耀文半晌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没忍住又问了一句:“给你打电话那个人……年少有为?”

“挺厉害的,是医学博士,还不够三十岁呢。”

“哎呦呦,那可是相当优秀了呢。”于耀文挑高了眉梢,接着问了一句,“帅吗?”

“还可以,主要是气质比较不错。”

“还气质?”于耀文撇了撇嘴,然后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自己,接着问,“和我比起来谁更帅一点?”

他能这么问,文嘉宁真的一点儿都不惊讶。

他一直就是这个德行,见到好看的就要忍不住比对一下。

“他好看。”文嘉宁恶趣味地给出了这么个回答。

于耀文一下子就炸了。

“我要和他宣战!等他来南城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倒是要看看他有多好看!”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主要看气质。”

“你的意思是我没气质吗?”

文嘉宁真是要给这个逻辑跪了。

她放平了语气,拿一种罕见的好声好气的声音问着于耀文:“不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和他比?”

“你难道不知道你在说他的时候字里行间都是一副赞赏的语气吗?”于耀文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文嘉宁,你别告诉我你刚和人家认识你就喜欢上人家了?你就这么随便?”

如果说刚才文嘉宁还在和于耀文开玩笑,但是现在,这“随便”两个字,就让她很不爽了。

文嘉宁将手中一直在玩着的狗头『毛』绒玩具,狠狠砸在了于耀文身上。

“你干嘛?”

“你神经病啊你,你才随便呢!你们全家都随便!”文嘉宁的语气相当恶劣,“整天神神叨叨的谁知道你在干什么?别拿你那种龌龊的想法去揣度别人!”

“我怎么就龌龊了?这还不是你……”

“你给我闭嘴!”文嘉宁没好气地打断了于耀文的话。

真的是够了。

他凭什么质问她的事情?尤其还是感情上的事情。

文嘉宁忽然就想到了他说过的那句:喜欢全天下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喜欢她文嘉宁。

很好,相当好。

于耀文不知道文嘉宁为什么自己就笑了起来,而且还笑得这么阴测测的。

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顿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车子刚刚挺稳,趁着于耀文没主意,文嘉宁打开他那边的车门,一脚将于耀文从车上踢了下去。

于耀文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还有些恍惚。

“你干什么?”好几秒,他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文嘉宁下车,大步走到于耀文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他。

片刻,文嘉宁蹲下了身子,一只手还捏住了于耀文的下颚。

这个姿势,让于耀文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在被女王召唤的男宠。

“于耀文,你对那个男人那么感兴趣干什么?”

“放屁,我这不叫感兴趣,我对男人感兴趣干什么?我又不喜欢男人。”

“那你就是对我感兴趣了?”文嘉宁笑嘻嘻地凑近于耀文,“怎么,你别告诉我,你喜欢我?”

文嘉宁的语气是戏谑的,但是眼神却是认真的。

一时间,竟然让于耀文有些分不清,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了。

而且,在于敏面前那么铿锵有力的说辞,在面对着这一双灿如繁星皓月的眼睛的时候,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嗫喏了半晌,也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文嘉宁的眼神,愈发的亮了起来,脸上,也带着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希冀。

“啪”的一声,手背一阵刺痛,是她捏着于耀文下颚的手被他打掉了。

“卧槽,你是不是疯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呢,咱们兄弟之间你和我说这个?文嘉宁,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文嘉宁眼里的光,一点点地,灭了。